第7章 提不动(1 / 1)

以普遍理性而论,一只海獭,它应当离不开海域。

它身体的构造天生适应在水里的生活。

它的祖祖辈辈呆在辽阔的水底。

而不是——

“十星暮对水过敏。”

提纳里沉痛地宣布。

他一连更换了好几种水质样本。天臂池,离渡谷的小溪,枫丹的陆上之海,甚至有托人去稻妻的无想刃狭间采点水的冲动,被艾尔海森及时制止。

“那恐怕就不是它对水过敏的问题了。”艾尔海森冷静地制止他,“大概率是水本身的问题。”

之前冗长的数据分析,图标表格和趋势总结柯莱迷迷糊糊地都是听了个似懂非懂,反而在提纳里做出最后结论的时候睡醒了。

她非常吃惊地发出感叹。

“哇,是一不注意就会死掉的物种诶!”

“好稀奇。”卡维看向十星暮的眼神带上惊叹。

“居然能活到现在。”艾尔海森说,“真不容易。难为你了。”

十星暮:……

她心情复杂地吐了个泡泡。

艾尔海森继续发表他的见解:“或许应该更改它隶属的种类。不是海獭,是旱獭。”

十星暮:……

她似乎对这个好心的老实人性格错误地预估了。

柯莱顺着艾尔海森的思路说下去:“可是我觉得旱獭这个名字叫起来不好听诶。”

“哦?”艾尔海森放下了阅读书目,今天他从图书馆借阅的是《元素生命拟态类型》,缓慢走到了水缸面前,“那还是得问问本人意见。”

十星暮觉得这话听起来哪哪不对劲,遂保持沉默。当然,她目前的身体结构也只能让她保持沉默。

所幸天真浪漫的卡维出声解救了她:“艾尔海森,海獭怎么可能开口说话啊。”

卡维!

十星暮默默流泪。

不枉她刚刚舍身救君子!

今天起他们就是过命的交情!

“不过我感觉它怪聪明的。等它眼睛好了,我要试试教它认字。”卡维信心满满地说,“我明天就去借点书。”

艾尔海森看了一眼明显呆滞住的小海獭,又看了一眼满腔热情的卡维,难得保持了看好戏的心态。这次没有反驳。

而沉浸在未来畅想的卡维并没有在意艾尔海森不同寻常的沉默。

他甚至已经拟好了教书计划,安排好一天的学习时间。

十星暮:。

十星暮撤回一条消息。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在水里和在岸上各待半天。

提纳里和柯莱走后,心灵手巧的大建筑师很快借助手边的工具搭建了一个简洁风的小窝,并且迅速做好了一个防水眼罩。

“在这种事情上,你的效率一直很高。”艾尔海森观察片刻这个到他膝盖那么高的小窝,做出这样的评价。

卡维撇撇嘴,就当他在夸赞了。

还是十星暮可爱。他小心地把手放到十星暮的咯吱窝,回忆起提纳里的嘱咐,先试探性地抚摸,让它渐渐适应有人的触碰。

但是十星暮好像跳过了这个步骤。它相当配合地张开两只爪爪,一双豆豆眼没有聚焦,但看上去就是在跟人对视。以一个十分坦诚的姿势,它对面前的人抱有绝对的信任。

卡维愣在原地。卡维心脏受到重击。卡维开始胡言乱语。

“好想趁月黑风高把它偷走……”

艾尔海森:……

不提他能偷到哪去,首先,现在他这个不论是房子还是海獭的主人,就坐在他们身后的沙发上。

艾尔海森顺手从沙发拿了个金纹装饰的软垫,走到十星暮的小窝前。卡维的设计风格一贯保持着他本人特有的美学,精准、精确、精美,像一个真正的家。

艾尔海森把手中的软垫塞了进去,调整了一下角度,将小窝的边边角角都充斥着羽毛的柔软。以免那位对水都过敏的,格外脆弱的生命体不幸磕碰到某处坚硬的木板而过早夭折。

毕竟他本人并不想背负“谋杀枫丹珍稀动物”的罪名。

做完这一切,艾尔海森相当反常地没有回书房,反而是好整以暇地坐回沙发,仿佛在等待什么。

不远处,卡维终于从毛绒绒的强烈诱惑中脱身,想起正事。他兴致勃勃地握住十星暮的咯吱窝,十星暮同样也期待满满地张开两只爪子。

即将迎接陆地上的新生活——

在要脱离水面的一瞬间,十星暮感受到了久违的地心引力。

以及咯吱窝下这双手,微不可察地在颤抖。

她困惑地仰头,轻轻叫了声。

卡维笑容逐渐变得僵硬,深吸一口气,说:“没事,我们再来一次。”

这回十星暮感到咯吱窝的两只手更用力了——更用力地颤抖。

她终于明白了什么。

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她有点自闭。

卡维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原本超级兴奋的小海獭缓缓地,缓缓地萎了下去,像一抔注定挽留不住的流沙一样从掌心滑落,默默缩回水箱底。

他这才恍惚地想起,之前所有的检测,好像都是由艾尔海森将十星暮从水箱里捞起进行转移,测试的仪器,也是由艾尔海森和提纳里一起摆弄。

他又恍惚地望向艾尔海森不知从哪锻炼出强壮有力的胳膊。据他本人自称是图书馆。

“海獭的皮毛非常吸水,将它从水里捞出来时所需要比它本身的体重超过几倍甚至更多的力量。”

艾尔海森合上书本,毫不意外地看着这一幕。他将书本反扣在桌上,拿起之前送提纳里出门时顺手买的毛毯,放在水箱旁边,铺了柔软的一层。

他运用了不愧于拥有照顾十星暮两周的经验,作为一个拥有资深经验的前辈,相当娴熟地伸进水箱,从水箱底部捞到背对着他们缩成一团的水蓝色毛线团。

借助艾尔海森的胳膊,这个蓝色毛线团缓慢展开成长长的一条,湿漉漉地被放置在艾尔海森铺好的毯子上。

艾尔海森把毯子边边角角都往十星暮上盖住,毫不留情地搓了搓,然后像剥开含苞待放的劫波莲一样,一瓣一瓣地展开。

露出的小海獭抖了抖毛,这下不会甩水甩得到处都是了。

艾尔海森向卡维伸出手。

卡维神情恍惚地递给他防水眼罩。

艾尔海森手指温热,但戴着的黑色指套不知道是什么布料材质,冰凉得如同他本人。

他绕过小海獭的脑袋,在后面打了个结。

“你居然会打蝴蝶结?”卡维难以置信道。

“这应该是基本的生活技能。”艾尔海森云淡风轻地回道。

不,奇怪的不是艾尔海森会打蝴蝶结。

卡维盯着十星暮脑袋后面现在有点显眼的,迎风招摇的小蝴蝶结。

——而是艾尔海森居然会给小海獭打蝴蝶结。

这种极具感情色彩的意象居然会出现在一个曾发表“神明不过是一种更高级别的生物”的人身上。

“别多想。”艾尔海森说,“只是顺手。”

他环视了一圈房子。

突然皱起了眉头。

搁置的花瓶,桌角的边缘,散落在地的书籍,沙发脚……

似乎对于一个双目失明的小海獭来说,这间他住着极其舒适的空间现在变得无比危机四伏。

而十星暮显然不知道将面临什么。

它忽然感到身子一轻,被人塞进了某个很软的垫子上,然后面前是什么东西关上的声音。

“先呆在这儿。别乱跑。”

原本被关在狭小空间里稍微有些无措的十星暮便不再恐慌。

平静好听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具有令人安心的力量。

作者有话要说:“期待伤口上新生的肌肤将如同蝴蝶破茧。”

海子哥,你之前可是说不如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呢(指指点点)

昨晚失眠,放松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来

转生成章鱼,然后夜访岩王帝君

转生成团雀,然后碰瓷降魔大圣

转生成苹果,然后诱捕巴巴托斯

转生成帽子,然后盖帽流浪者

转生成海鸥,然后骚扰稻妻浪人

转生成奶茶,然后不给家主加啵啵

转生成裁订机,然后审判水龙王

转生成特许券,然后打劫大公爵

……

好了,现在更睡不着了:)

感谢在2023-10-14 14:40:21~2023-10-14 23:32: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团子、moarte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王妃死的第二年 我在编外当刑侦教科书 我听晚风 失忆后前夫骗我没离婚 娘娘她貌美心狠 怎么会爱上了她 甜文女主 清穿之佟贵妃 起风了 春意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