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拒绝魔物表演(1 / 1)

名字是“万物生论,妙手机巧”的联合展览会很快布置好了场合。横幅由因论派的阿帽同学友情布置,还请来了知论派的珐露珊前辈作为特邀嘉宾,往来维护人群秩序的风纪官里,似乎瞧见了素论派大风纪官的影子。

学院门口的留言板上也在为这次展览打广告。

今日展览安排:今日上午,生论派与妙论派联合举办的“万物生论,妙手机巧”科技成果展览将于须弥城举办,欢迎大家前去参加。

风纪官的留言:请大家注意身为学者的言行准则,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失去在教令院求学的资格。

不知何人的留言:可是遇到可爱的毛绒绒后控制不住也是情有可原吧……是它先动的手!

“大家好像都听说了呢,关于代理贤者大人的拟态机械。”柯莱跟在提纳里身后,仔细看过公示,她认的字还不算多,磕磕绊绊地看完,稍微有点担心地说,“应该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吧?”

“没事,柯莱,有赛诺在呢。”提纳里安慰她,“安心逛展览吧,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好的师父。”

他们还没有走到展览内,已经看到了精心的布置。左边一侧布置着生论派的植被,右边一侧则是妙论派的精巧机关,自然生命的蓬勃朝气与冷淡的电路部件组合在一起,相当具有反差感。

再往前,两种截然不同的造物开始组合。

灌溉机器在认真地给植物浇水。

一名明显是妙论派的学生站在人群汇集之处,挂着耳麦,相当热情地在宣讲:“由课题组研发的最新自动控制装置展开锋利的刀片,以纳米级别的精度,误差小于0.01%的准度,和自适应的负反馈调节,用于裁剪植物多余的叶片!”

“你这跟生论派有什么关系啊?”人群中传来质疑的声音,“不会是为了蹭这个展览凑经费,随便乱选的课题吧?”

“怎么能随便质疑我们的劳动成果呢?”那位学生涨红了脸,“我们这是合理方向,智能家居,有很大的前景市场的……”

“哦?”那名质疑的女学生走上前来,平静道,“可在我看来,这就是擦边课题。你既然说它的用处是裁剪叶片,那有没有考虑过裁剪什么样的叶片?不同种类的植物要以什么适应的条件去裁剪?水生还是陆生有做区分吗?”

“这、这……”

女学生最后总结道:“希望你好好考虑这些问题。不可否认,联合课题确实是现下新兴可以捞经费的方向,但我希望还是有研究基本的严谨。”

还不是大贤者倒台之后,都揣摩不准新任代理贤者大人的喜好。一听说他成天挂脖子上的小海獭是联合课题的作品之后,大家都一窝蜂地跟风……

但这话,那位学生只敢腹诽。他反驳道:“本来研究方向就应该有所侧重,我只不过更加专注机械改造而已。”

“咦?这不是提纳里前辈吗!”

越来越多看热闹的学生里,嘈杂的讨论声中,忽然有人惊讶地喊了一声。

原本还泰然自若的女学生同样转过头去,跟提纳里对上视线。提纳里温和地笑笑,那位女学生不知为什么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想法不错。”提纳里对着妙论派的那位学生说,“不过确实可以依照不同的植物种类做出区分,在这基础上,还得考虑一下周围环境的因素。单纯做好机械对处理植物枯枝败叶没有太大用处。”

他话说得并不委婉,大家已经听出了言外之意。学生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好的。”

看热闹的学生们也逐渐散去,往展览深处走。毕竟这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最吸引人的还是代理贤者大人的那只海獭生命。

“教令院现在的风气,依旧是这样啊。”提纳里感慨道,“不过还好,现在有人愿意站出来说话了。”

“师父当初选择离开这里去道成林,也是因为这个吗?”柯莱好奇地问。

“不全是。”提纳里摇头。

“打扰了,提纳里前辈。”刚刚那位女学生追了过来,“刚才谢谢前辈帮忙说话了。”

“这没什么。不过没想到最近联合课题这么火热,交叉研究也不使用于每一个人,你能站出来,已经很有勇气了。没想到生论派的后辈这么优秀。”

那位女学生更为心虚,说话声音都弱了一些:“其实,我不是生论派的……”

柯莱:“啊?”

“对不起!刚刚班门弄斧了!”女学生“啪”一下双手合十低头抱歉道,“我其实只是一个平平无奇路过的‘放学后料理兴趣小组’成员!”

抱歉了组长,当初加入兴趣小组就是因为听说在外闯祸可以报上你的名号。

柯莱:“啊??”

“我已经不在教令院了,你不用那么紧张。”提纳里好脾气地笑笑,好奇问,“那你是哪一个学派的?”

女学生支支吾吾一会,才说:“我叫西尔,是明论派的学生。”

“那你来这个展览,也是为了参观十星……小海獭吗?”

出乎提纳里和柯莱两人的意料,西尔果断地摇了摇头:“不是的。其实是我昨天晚上观测星象的时候,推演出了一个很吓人的结果——”

“这个展览,好像混了跟圣骸兽差不多等级的魔物进来啊?”

热心肠的“放学后料理兴趣小组”的西尔成员,是教令院中罕见的富有正义感的学生。

她能当众指出联合课题中有浑水摸鱼的捞经费的课题,也对即将面临的危险很有责任感。

星象导向的结果,甚至让她放弃了每日例行的推算,来到了与她专业毫不相关的展览。

而即使是有魔物入侵的可能性存在时,这位正义人士仍然闲不下心来,挤进了人数最多的摊子。

展览的参观者们起初都抱有着看热闹的心情来参观代理贤者大人的小海獭,然而到最后却真的沉浸在了里面。

珐露珊前辈正在展示的,是根据须弥睡前童话故事里做出的玻璃迷宫,以兰纳罗为主角形象,以不同长度的路径抵达终点后,会得到小海獭不同的反应。

“哦哦!你看它在转圈圈!”

“啊啊啊搓脸脸,居然一边转圈圈一边搓脸脸!”

“不行了我今天就要偷海獭——”

“大风纪官也在看呢,你收敛点。”

西尔同样紧紧盯着被人群围绕起来的小海獭。

提纳里干咳了一声:“怎么样?”

从艾尔海森那听说了十星暮是水元素魔物,他现在相当担心这位明论派的后辈发现异常。

西尔眉头紧皱,抱臂沉思。

提纳里不断思考着如果真认出来了,他该以一个怎样合理的方式让西尔闭嘴。

片刻,西尔面色相当凝重地开口:“这,应不应该算动物表演?”

“?”

提纳里:“这是妙论派做的拟态机械生物。”

“即使是拟态的机械生物,现在看上去也有了生命的样子。”西尔继续说,在发现提纳里似乎跟教令院联系并不紧密之后,她说话越来越没有顾虑,“虽然导师们都说着机械生命不算生命,但我觉得并不是——”

旁人诧异的目光投来,西尔惊醒似的住口。

“抱歉,失言了。”西尔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在她的视野前方,粉嫩的小贝壳被高高抛到空中,以一个优美的弧线落进水箱里,溅起一阵不小的水花,洒到旁观者的身上。

但大家只是善意地笑了几声。

十星暮待在玻璃水箱里,两只前爪捧着卡维送给她的贝壳,已经能够准确地根据风声判断位置。就像蒙着眼睛的大魔术师。

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其实十星暮已经能够自如地控制要不要向世界推开观看他人情绪的窗户。

这是个很有用的技能。

遇到故意来刁难找茬的人时,十星暮就悄咪咪地潜藏在水里,默不作声地靠近,然后啪一下甩尾巴。

溅起的水花好几米高,浇了对方一身。

哼哼。

她可是要给珐露珊前辈撑场子的!

十星暮深藏功与名地继续捧着小贝壳到处敲敲,觉得脖子上的勋章(其实是铭牌)更加鲜艳了。

珐露珊同样惊奇,但仍然保持着平静的神情,在心里直犯嘀咕。

艾尔海森,到底给它设定了些什么奇怪的程序啊?

十星暮依旧在乐呵呵地搓脸脸。

一旁的珐露珊前辈接下来要展示的是柔性海绵,有很高的延展性和柔韧性。

小海獭认真而细致地搓着脸,原本被养得鼓囊囊的脸蛋像发酵很好的奶团子一样被她揉来揉去,原本就小的豆豆眼这时更加看不到了。

在珐露珊给学生们分发柔性海绵实验品到时候,有位学生一时手滑,不小心掉到了水箱里。

“诶!小心些啊!”珐露珊教训道。

“抱歉抱歉!前辈,真是不好意思!”然而在那学生赶紧想要把海绵捞出来时,却愣住了。

十星暮本能地去接住了那块海绵,爪子捏了捏。

然后相当心安理得地用那块柔性海绵继续搓脸。

柔软的海绵覆盖住她鼓囊囊的脸蛋,原本就被挤得奇形怪状的小脸这时更像一滩液体了。

被盛进什么形状的容器就表现出什么形状。

学生真情实感地说:“确实柔性很好啊。”

围观了一切的西尔:“……”

拒绝动物表演。

拒绝不了动物非要表演。

作者有话要说:拒绝魔物表演

下次更新得等我过完剧情捋完大纲啦~

感谢在2023-11-05 23:05:56~2023-11-07 21:11: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年华不转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成为邪神的恋人后 我的旅馆 [猎人同人]无处不在的龙套生活 王妃死的第二年 起风了 我听晚风 我在编外当刑侦教科书 甜文女主 春意阑珊 失忆后前夫骗我没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