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1 / 1)

第二章

坐在医院贵宾休息室里,周景然也没想通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周南意来做亲子鉴定,更荒谬的是自己心里竟然觉得万一呢?

万…一…呢?

他竟然觉得那种荒谬的事情会真实发生?

在心里吐槽了一阵后,周景然的目光投向了坐在旁边沙发上安静看报纸的周南意。

尽管对她印象不太好,可很难否认她五官长得很好,洋娃娃般精致,大而圆的眼睛笑起来却会弯成月牙,很有亲和力。

很不巧的是,他的五官也长得挺精致,细细观察了下,好像还真在她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可这也不能证明是他女儿吧?

谁知道自家爹妈有没有什么流落在外的女儿啥的?

周景然突然觉得自己真相了。

害,他果然聪明。

莫如风那呆子说什么世界无奇不有。

再次开口,周景然语气也稍微好了些,“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周南意从报纸里抬头,“周南意,南风知我意的南意。”

周景然点头,“那你是在谁家里长大的?你的父母……或者说是养父母呢?”

周南意看着他,“我就在你家长大的啊。”

……

这孩子没准脑子也有点问题。

周景然放弃跟她交流了,摸出手机点开小游戏玩了起来。

才玩了会,微信就一直弹窗,游戏玩得一卡一卡的,气得他索性开了免打扰。

免打扰一开,手机瞬间安静下来,周景然重新投入到了游戏中。

也许二人都没有察觉到,两个可以说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各做各的事情,在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气氛竟也不尴尬。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口被敲响。

医生拿着报告走了进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几乎同时起身。

这家私立医院是长旭集团投资的,周家的私人医生平常也在这边任职,现在走进来的就是其中之一,林医生。

他将报告递给周景然,“鉴定结果出来了,确实有亲缘关系。”

说罢,他皱了皱眉,“就是……”

周景然接过来翻了下报告,发现上面的数据没几个是他能看懂的,唯一能看懂的就是底下跟林医生刚刚说的话几乎一样的结论,他索性放弃了,“就是什么就是,说话说全。”

医生挠了挠头,“就是这重合度,不像兄弟姐妹,像父女……”

说罢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笑了笑,“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往外说一个字的,走了。”

周南意走到周景然面前,笑眼弯弯,“说吧,我没骗你,未来的一些大事我都知道的,比如下届世界杯冠军?还没公布的奥运会举办城市之类的大事,我都记得一些。”

其实周南意说什么,周景然已经不太能听见了,林医生刚刚的话简直像个晴天霹雳,砸得他当场懵圈。

像父女……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越看周南意越觉得她跟自己长得像。

过了好一会,周景然深吸一口气,打电话通知家里司机到地下停车场来接他。

不管周南意到底是谁,总归是他们周家的人,先带回去再说。

医院离家不远,周景然算着时间,估摸着司机差不多到了,就带着周南意提前到地下停车等人。

耽误到现在,已经下午4点了。

周景然扫了眼身旁的周南意,只穿了条背心裙,身形有些单薄。

北方的九月末已经有些凉意,尤其是现在外面还飘起了雨丝。

周景然把来医院路上的牛仔外套脱下,随手递给她,脸还不愿意看她,只留给她傲娇的侧脸,“给,穿那么单薄,别着凉了。”

可语气终究还是称得上是温柔的。

那瞬间,周景然的语气难得跟未来的他有点像。

周南意微愣,接过他的外套,给自己披上。

南方的九月还十分炎热,她这身衣服在家的时候还热到不行,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都来不及注意两地的气温差别,现在突然觉得有点冷了。

披着周景然的外套,周南意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那时候生活还很艰难,一些短期债务压得周景然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可即使生活很拮据,他依然会在能力范围内给周南意最好的。

别的小朋友有的玩具,娃娃,裙子她也会有。

尽管数量不多,很多也不精致。

明明自己忙得脚不沾地,可依旧每天都会花时间把她收拾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

直到周南意上幼儿园大班了,周景然终于把那些短期债务还清,还攒了些钱盘下了小卖部,两父女的生活才稍微好了些。

思绪间,车子到了。

当那辆豪车停在周南意面前时,她使劲眨了眨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

即便她对车没有研究,也看得出眼前车子的价格不菲。

上次看到这个牌子的车,还是去年去市中心参加同学生日派对的时候。

那位同学家境不错,地址选在了市中心商圈某个商场的一所卡拉ok里,马路对面便是当地出名的的奢侈品商城,流光溢彩的,楼下停了不少这样的车。

等公交车的间隙,能看见不少穿着时尚的人拎着印着大大奢侈品Logo的袋子出来。

当时她隔着马路的车水马路遥遥望去,并不像身边女孩子一样有着各种声音,她甚至连羡慕都没有,平静地看着一切。

因为她清楚,这种生活跟她没有关系。

遥不可及到根本没想过。

见她不动,已经上车的周景然又把头探出来,“怎么不上车?要我说公主请上车吗?”

当前的网络梗周南意可不知道,她啊了一声后赶紧弯身坐进了车里。

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时,周景然总算是缓过来些,“你的出生日期是什么时候?”

周南意如实回答。

周景然一脸惊恐,“啊?那不就是三年后吗?算上怀孕的时间,那不就是两年多点就怀上你了,加上恋爱时间,我的美好单身生活竟然结束得那么早?”

“我不相信!”

周南意撇了眼旁边发疯的周景然,又想起陪自己长大的爸爸。

重重地叹了口气。

果然,有时候人还是要吃点生活的苦。

就在两人回家途中,网上早已吵翻了天。

周南意的出现自然瞒不过大家,也瞒不过现场长枪短炮的媒体和站姐们,那位黑粉也因为周南意的出现变得无人问津,几乎全网都在吃瓜周南意到底是谁。

她跟周景然有肢体接触的那几张照片传遍了微博。

同时,#周景然恋情#词条登上微博第一,后面还跟了个爆字。

点进词条,广场的讨论速度飞快,每秒都能冒出好多讨论。

【真的是女朋友吗?女朋友该藏好吧,那么多媒体呢。】

【肯定是吧,周景然那个脾气,你见过哪个除了工作人员外的女生靠近过他?】

【感觉像是地下嫂子,吵架了或者没谈妥特地挑今天出现的。】

【我投地下嫂子一票。】

在超高的讨论度下,#地下嫂子#这个词条也上了热搜,也越来越多人相信这个猜测。

【我原本以为周景然只是脾气臭了点,没想到……】

【周景然也不算小了吧,有女朋友很正常啊。】

【我寻思也没什么特别亲密的行为,怎么就按头嫂子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还有人做梦自家哥哥二十好几还是守身如玉的老处男吧?】

【乱造谣的蒸煮糊一万年[调皮]】

很快,前排几个热搜都跟周景然有关。

尽管粉丝在努力澄清,但大家都更愿意相信是嫂子。

毕竟周景然出道那么些年,一点绯闻都没传过,跟合作的女星也都保持着距离,这突然冒出一个拉拉扯扯的。

大家都不愿意相信公众人物会守身如玉,大多都是没爆出来而已。

很快,也不知道营销号推出来博眼球的还是浑水摸鱼的,还出现了好些个自称是周景然女友的人来,发了长篇控诉,还有po聊天记录的,看起来真真的。

言论至此一边倒了起来。

不止是路人,连原本团结的周景然超话都开始吵了起来。

网上言论持续发酵的同时,周景然完全无心看手机,他现在倒是反应过来刚刚周南意说什么她知道下届世界杯冠军是哪个队,正在拼命问周南意关于足球后面的事情。

“啊?他明年就退役了?不是吧不会吧!”

“什么?下届世界杯冠军是他们?我不信,你的消息不真实。”

“对吧我就说他厉害吧,嘿嘿。”

快到家时,周景然才反应过来,“你一个女孩子那么关心足球?“

周南意早就被问烦了,对他露出个职业假笑,“那当然是因为亲爱的爸爸你对足球的关注啦。”

周景然一愣。

完了,好像,怎么越看越真像是他女儿……

交谈间,车子开进家门。

周南意再次被眼前豪华的别墅震惊了一次。

不久后,又被地下车库排排队停着的豪车震惊了一次。

周景然朝后摆了摆手,示意她快跟上,“你那么震惊干什么?难道二十年后的车不如现在?还是说更新迭代太快,这些对你来说已经是少见的复古收藏类型了?”

显然,周景然并不觉得在未来,他们家会穷成那样子。

周南意没说话,小跑跟着他上了电梯。

电梯门一打开,两人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莫如风。

他双臂抱胸,盯着周景然冷笑一声,“手机不用可以扔了,我以后飞鸽传书联系你。”

周景然摸出手机一看。

好家伙,未接来电几十个,大部分都是莫如风。

不仅如此,微信也炸了。

一开始在医院的时候调了免打扰,后来震惊一个接一个,忘了调回来。

周景然摸摸鼻子,“咋了?”

莫如风扫了眼两人,氛围已经跟起初嘉宾休息室时完全不一样。

周南意还穿着周景然的外套。

他突然觉得,公关方向可以换一换了。

最新小说: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和忍者恋爱吧! 这破女主她不当了[六零] 京港撩惹 弄蔷薇 Alpha就不能咸鱼了吗? 女配也可以是万人迷吗 和好 这女主角我不当了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