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 8 章(1 / 1)

第八章

铁门被关上了,别说进去,现在连看都看不见,被关在门外的摄影师无奈又没办法。

然而过了不到2分钟,摄影师不仅接受了现实,还在门边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直接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嘉宾手机被没收了,他的可没有。

带薪摸鱼开始嘿嘿。

约半个小时后,门开了。

摄影师听见动静,脸色失望地收好了手机。

跟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刚刚脸色极臭的小孩,人家此时脸上堆满了笑,崇拜又讨好地跟周景然说话,“那哥哥你记得哦。”

摄影师不由得想起一句话。

快乐不会消失,快乐会转移。

周景然点头,“好。”

走出去两步,小孩像生怕周景然会忘记似的,又大喊了一声,“记得哦!”

周景然回身朝他扬起笑容,再次承诺,“好!”

摄影师这才发现,周景然手上多了一根肥瘦相间的腊肉以及一只个头不小的腊鸡。

周南意估算了下,腊肉足够八个人吃两顿了。

两人便决定直接回去了。

沿着来时的小路,二人再次回到小屋,远远就看见导演守在门口。

当二人走近,他看见周景然手上提着的东西时,声调陡然高了几度,,“你25块怎么买到这些的?”

周景然轻飘飘吐出两个字,“刷脸。”

……

导演放弃跟他交流,转头问摄影师。

摄影师神情无奈地将刚刚的事情告诉了导演。

他没进去,他也不知道发生了啥啊!

不过刚刚公司大群里的瓜他倒是吃得挺饱。

导演把狐疑的目光投向周景然。

对方坦然地接受着,没有一点不自然。

尽管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导演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来。

片刻后,导演接受了周景然的说辞。

他安慰自己,没准真是他的粉丝。

毕竟听他女儿说,她们班的女生都喜欢周景然。

其他人也前后脚回来了,看见周景然拎着那么大的腊肉都很惊讶,好奇地问他哪来的。

周景然依然是那个答复,“刷脸。”

大家注意力都被腊肉吸引掉了,并没有人关注到任舟拿着两条鱼回来。

他原本准备好的台词只能烂在肚子里。

可就当他经过周南意身边时,却听到一声惊呼,“哇你25块买了两条鱼吗?还有一条鲈鱼!”

她的声音响起,大家也注意到了任舟手里的东西。

有人问起来了,任舟该高兴才是,可偏偏问的人是周南意。

任舟强迫自己扯了个笑,不愿多说,“鱼塘主说今天酬宾。”

一行人来到厨房。

村里厨房并不在主屋里,而是单独的一个小房子,就在主屋旁边的拐角处。

买到的东西被拿了出来,摆在了厨房的桌上。

乔初瑶买了一袋鸡蛋和一袋大米。

都是散装的,小卖部并没有包装好的。

倪立诚和倪子真买了蔬菜和西红柿,剩下的钱则买到了一小块牛肉。

牛肉还是回来路上恰好碰到从镇上买菜回村的大哥,从他买的菜里分出来的一小块牛肉。

倪子真看了眼桌上的东西,“本来以为今天不能吃饱,没想到还挺丰盛的。”

倪立诚点点头,“确实,就这腊肉和腊鸡这两顿都吃不完。”

站在边缘的任舟始终没说话,脸色快要与身后的灰墙融在一起。

回到小屋后,导演就把手机还给了他们。

他趁空闲时看了眼微信,他买鱼时直播还没结束,当时经纪人给他发消息,告诉他已经安排好了热搜。

本来确实是好热搜,可谁知道周景然能买回那么大两份腊肉,等播出时,就是狠狠打他脸了。

任舟后槽牙都差点咬碎了,简短地把事情经过告诉经纪人,让他记得让人控评,别吹太过,尽量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任舟压下情绪,又恢复往日那副带着笑意的样子,“好了,那我们开始做饭吧。”

他需要捉紧机会表现,等播出时就可以转移视线。

说罢,他撸起袖子,准备开始处理食材。

周景然和周南意默契地往后退了一步。

乔初瑶见状,拉着乔博延也往后退了一步。

大家都懂了,毕竟四人的家境几乎人尽皆知。

不会做饭很正常。

就这样,倪立诚父子和任舟兄妹留下来做饭,乔初瑶组被分配去打扫屋子,周景然和周南意则被分配去洗菜摘菜。

院里里没有水池,需要用大盆装水来清洗。

水龙头就在厨房旁边,也在葡萄架下。

周景然将青菜放在盆里后,打开了水管。

清水哗啦啦落在碧绿的蔬菜和西红柿上,水花飞溅,此时正值晌午,没有了高楼大厦和各种污染,抬头便是碧蓝如洗的天,颜色分明的画面莫名让人心情舒畅。

摄影师也给了盆里的青菜一个近景。

周南意先进主屋拿出来两张小板凳,放在盆子两边。

周景然看了眼椅子,若有所思了会,没有说什么就开始洗菜了。

两人同时把手放进水里,一股沁心的凉意传来。

夏日的暑气还未完全消散,晌午的太阳也似乎热辣如旧,奔波了快一个小时,两人背上都沁出一层薄汗。

周南意不由得感叹,“好凉快。”

因为就在山上,村民家里接的并不是自来水,而是山泉水,自然是更加清凉。

可将手泡在水里后,两人却没了动作,对着水盆发呆。

他们不会做饭,而洗菜……

也是第一回。

西红柿倒还好,可青菜就有点超纲了。

周景然比划了下,“是不是就是洗洗冲冲?”

周南意将手从水里拿出来,洒了洒手上的水珠,“可刚刚不是说,洗菜摘菜?那摘菜?”

周景然拿出一根青菜,疑惑道:“摘哪?”

话落,他直接把手里的青菜拦腰截断,“这样?”

周南意直觉不是周景然这样。

以前家里都是周景然做饭,几乎不会让她进厨房,从小到大周南意除了热东西外,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洗菜摘菜了。

倒是周景然仿佛十项全能,会的菜式多,味道也好。

曾经周南意还以为爸爸是天生会做饭的。

现在才知道,他原本是个连洗菜都不会的人。

两人拿着菜摸索了下,始终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明白过来靠自己是不行的,两人默契地将头望向了站在一旁的摄影师。

摄影师义正言辞拒绝,“导演不让提示。”

周南意的表情肉眼可见地低落,月牙般双眸盛着的光芒逐渐变暗。

摄影师有种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的感觉,四处张望确定导演不在附近后低声告诉他们,“把黄的和老的摘了就行。”

得到答案的周南意顿时恢复笑意,也学着摄影师的样子四处张望,确定导演不在附近后低声道谢,“谢谢。”

周景然音调慵懒,“不知道的以为你两是间谍接头。”

调侃过后,二人的目光又回到了青菜上。

其实不怪两人刚刚怎么看都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摘,因为倪立诚带回来的青菜,是村民大清早在自家菜地上摘的,摘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把黄的老的清理掉了。

山泉水刚泡进去时清凉,泡久了渐渐就觉得冷了。

周景然下意识扫了眼周南意的手,原本葱白的手指,指尖已经微微泛红。

少有的,内心涌上一丝愧疚。

就跟刚刚看见她拿椅子出来一样,周景然在那瞬间只觉得自己竟然没考虑周到。

他赶紧把周南意的手抽出来,扯下挂在一旁的毛巾给她擦干,“你别洗了,冷。”

周南意双手托腮,笑意盈盈“那就辛苦你啦。”

哪怕再检查了遍,菜也确实没什么需要摘的,周景然冲洗了几遍后就把菜都装到了篮子里,拿到厨房去。

不久后,饭也做好了。

节目开录前导演想象中的凄凉场景并没有出现,原木餐桌上摆了满满当当一桌子菜。

周南意正在帮乔博延整理清洁工具,刚从储物间出来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脱口而出“好香!”,目光投向刚放下袖子走进来的倪立诚。

接收到她仰慕的目光,倪立诚抿唇轻笑,解释道:“我只帮了点忙,大部分都是小任做的。”

于是周南意的目光又越过倪立诚,投向了他身后的任舟。

她的目光赤诚又热烈,目光相接的刹那,任舟的唇角不自觉地染上笑意。

转念想到她是周景然妹妹,那抹笑意又收敛了起来,偏头躲开她的目光

周南意也不觉得尴尬,一起帮忙拿了碗筷。

碗筷摆好了,嘉宾们落座。

乔初瑶夹了块腊肉放到嘴里,浓郁的肉香夹杂着烟熏香气扑鼻而来,“这个腊肉好香。”

倪立诚赞同,“农家自己熏的确实比较香。”

他又特地夸了下任舟,“这桌子菜几乎都是小任做的,尤其是这个腊味三吃。”

周景然由衷地感叹,“厉害。”

他的语气一如刚刚周南意的目光,就像他递给任舟钱时,似乎一点别的不好的情感都没有掺杂。

任舟有些搞不懂。

那么多年来的各种对比通稿,他不相信周景然公司没参与或者推波助澜,他现在在这装什么?

任舟其实不想理他,可想到摄像头还在录,仍旧朝他笑了笑。

话题很快转到了别的地方,一顿饭吃得还算融洽。

嘉宾吃饭的同时,微博上却几乎被这档综艺的热搜霸占。

#周景然任舟初舞台#

#周景然不尊重前辈#

#任舟鲍鱼买不到就鲈鱼吧#

#周景然莫名其妙的自信#

#任舟亲兄妹#

#倪立诚女扮男装#

#乔初瑶出道网剧#

其中讨论最热烈的是任舟亲兄妹这个话题,毕竟节目前大家还在猜测周南意的身世。

话题里热度最高的是一个对比视频。

前面是周景然介绍周南意时喊妹妹前的停顿,后面则是任舟输了游戏对任璇璇道歉那一幕。

【介绍妹妹都停顿?】

【对比好明显】

【而且周景然在这里还抢倪立诚的话,怎么也轮不到他第一个介绍吧?】

【你们看过直播了吗就在这骂?我觉得周景然跟周南意感情挺好呀!】

【综艺没剧本?不经意流露的才最真实吧】

另一个则是周景然不尊重前辈,广场上一片骂声。

还把周景然在之前综艺里公然跟前辈呛嘴的视频发了出来。

【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big胆!少爷你们也敢说?】

【上次林老师被气惨了吧,又不敢得罪长旭,还得发微博安慰粉丝】

【资源咖什么的真的很烦!】

任舟买了两条鱼的热搜讨论度也很高。

其实本来周景然开玩笑说鲍鱼已经被周南意转移走目光,可任舟一提,又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他真的好会哄长辈开心】

【勤俭持家,不说了,我妈一定满意,欢迎大家下个月参加我们的婚宴】

【周景然别参加综艺我看他就烦,8个人加一块就100块钱还鲍鱼?】

任舟的热搜词条,并没有多少周景然的粉丝点进来,那么些年来,任舟的粉丝对周景然也积怨已久,实时里除了夸任舟的,就是骂周景然的。

可以说周景然的黑粉里,就不少是任舟的粉丝。

网上的各种热议仍在继续,嘉宾们已经用完了午饭。

收拾过后,距离下午直播开始就只剩一个多小时了,忙了一早上的嘉宾们早已疲惫,都打算先睡个午觉。

然而却发现了更大的坑。

周景然进房把叠起来的被子抖开,空中霎时飘出了不少棉花。

……

他仔细观察被套,发现被套是坏的。

坏得离谱,直接能走破碎流苏风。

好,被套坏了没关系,有关系的是被芯也是坏的。

上面上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洞,稍微动一下棉花就往外飞。

周景然挑眉,抓起枕头看了下。

果然,枕套也是坏的。

他开门的瞬间,其他嘉宾的门也打开了。

大家难得如此有默契,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想刀导演的情绪。

他们签合同的时候说好是个生活慢综!!

任舟也很无语,没床垫就算了,连棉被都是坏的。

他带着任璇璇直奔购物间。

其他嘉宾紧随其后。

一进门,就看到节目组挂在显眼位置的实物枕套和被套。

早上参观的时候还没有实物呢。

感受到大家的死亡目光,导演直接选择装死,眼神飘忽四处看看,恨不得把天上几朵云数清楚,就是不理嘉宾们。

乔初瑶上去看了眼价格,“枕套10个积分,被芯被套25个积分,你怎么不去抢?谁身上还有钱?!”

乔博延扯了扯乔初瑶,“姐,我们还剩一块。”

乔初瑶翻了个白眼,“一块跟没剩有差?”

巧的是,倪立诚也剩一块。

任舟本来就有1块,周景然给了25,买鱼花了25,所以他也剩一块。

……

这凄凉的,还不如不剩。

然而更凄凉的是,三组人发现,这钱加起来他们也买不起一个枕套。

最后三组众筹,买了个透明胶带,打算先把被芯粘粘,将就用着,后面赚了积分再买。

刚刚周景然没说话,他的钱是最多的。

因为腊肉是免费的,所以他还剩25。

他琢磨了下,打算先给周南意买张被套,枕头可以先将就着。

正当他要摸钱时,周南意的目光被后面的桌布吸引了。

她去摸了下布料,都是不错的柔软的布料。

好像可以,缝缝补补?

有了想法后,周南意看了眼桌布价格,一张只要1个积分。

她拉着周景然过来,挑了五个颜色,“买这个买这个,我要5张。”

挑完桌布,她又拿个一个针线盒,一共6积分。

周景然给钱时,导演再次激动起来,“你们怎么还剩那么多?!”

周景然悠悠开口,“你不懂我这张脸的含金量。”

……

各自买完东西后,嘉宾们就回房了。

周南意拿着针线,麻利地先将被芯破洞的地方打了补丁,又处理好了被套。

她掂量了下大小,发现可以缝一个新的枕套,不需要打补丁,于是又缝了个新枕套。

周景然看得一愣一愣的,他都没看清针法,周南意就把他房间的东西都补好了,不仅补好了,在色彩搭配也有讲究。

周景然说不出什么鉴赏词,他只会夸,“好看。”

话被出来上厕所的乔初瑶听见了,她探头进来,“什么好看?”

进去便看见了周景然已经焕然一新的床品。

??!!

她指着周景然的枕套,“我也想要!”

周南意眨了眨眼,“可以,枕套5积分一个,补被子10积分。”

对比节目组的价格,周南意堪称良心店铺。

乔初瑶痛快的答应了,把下次游戏的积分给她。

达成共识后,周南意拿着针线包来了乔初瑶房间,给她先把被子补好了,“枕套现在来不及了,我晚上给你。”

乔初瑶送她出门,“行,我要粉色的!”

周南意答应了。

回房后,周南意迅速先处理好自己的被子,抓紧时间午睡了会。

很快,她沉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导演的咆哮声由远及近。

周南意意识回笼,紧接着她发现自己刚刚不是在做梦。

导演的声音中气十足,回荡在整个山里。

“周景然!!!!!!”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提前啦,一般是凌晨零点更新,提前的话就是晚9点,啾咪

最新小说: 这女主角我不当了 和好 弄蔷薇 Alpha就不能咸鱼了吗?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这破女主她不当了[六零]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 和忍者恋爱吧! 京港撩惹 女配也可以是万人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