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白鹤涉水而来 > 第3章 第三滴水

第3章 第三滴水(1 / 1)

第三滴水

天气一日一日地冷了起来,当初在船上推窗而望,湖心正是晚秋。章明郡离鹤鸣山不算近,她们光在路上就费了半个月的功夫,到时已是初冬时节。

山下草木零落,山上则不然,在十一月的天气里,朝露还能每日同洛清嘉一起晒太阳。

鹤鸣山顶有一张巨大的结界,据来给她把脉的小医童讲,这结界十分神奇,隔绝了冷气,却不会隔绝风霜雪雨。

洞天福地,四季如春,她所居之处又是钟灵毓秀。上山住了没几日,朝露便感觉胸口处的滞闷之气一扫而空,虽不能与上一具健康的身体相比,但着实是舒坦了不少。

怪不得人家都说风水宝地好修炼,住在这里,感觉能够多活十年。

唯一叫朝露烦恼的是,她至今都没有寻到机会去见男主。

医童说她的弱症不能在寒日里长久步行,建议她等到冬季过去、万物复苏之际再去前山跟随众人一起修习。

得知武陵君的两位弟子不会出现之后,朝露亦懒得去听课,闲来无事,她便去离住处不远的藏书阁中,先捡一些《黄庭经》《坐忘论》之类的书籍来预习一番,也好解闷。

来修行自然不能携带婢女,洛清嘉本想陪同她一起去藏书阁,只是朝露瞧出她对学宫师兄送来的书箱和铁剑很感兴趣,便叫她一人先去,不必担忧她。

“师姐去听课,也好提前修习一番,等我去时,便可给我补课了。”朝露冲她眨了眨眼睛,洛清嘉本就比她年长,自上山后,她就改口叫起了“师姐”,“我每日只去藏书阁中看看书,或是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不会有什么事的。”

洛清嘉纠结一番,最后还是先去了。

她对此十分愧疚,每日都早早回来,同朝露分享今日的见闻,并汇报朝露托她打听的桃源峰情报。

只是武陵君实在神秘,纵然洛清嘉已经与众人处得十分融洽,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两人凑着头在火笼前吃烤栗子,一直吃到夜里才昏昏睡去。

朝露十分想告诉她,不必愧疚,她巴不得一个人多待一会儿。

也好仔细思索一番上回失败的经验。

之前她一想到男主就来气——当时他才十四岁,表面装得花言巧语,对她感激涕零,恨不得连心都掏出来,结果反手就背后捅刀,害得她白忙活了一场。

……好似很符合最后会黑化的人设。

这些救赎文或追妻火葬场的男主,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种白切黑。

生气过后,朝露又不免惆怅。

攻略方式出了错误,还是思索如何改进、避免重蹈覆辙更重要。

单纯“对他好”起的效果似乎不大,但不对他好,难道要虐待他?

好像没有男主是受|虐|狂,这一招更不靠谱。

她本欲等望山君某日想起来后带她和洛清嘉去见男主,或者等鹤鸣山有什么大型活动,将众人都凑在一起,也好显得她与男主的初见不那么刻意。

毕竟上次的失败或许就有太过刻意的缘故,男主虽是个小可怜,但长大后会变成大魔王,有个人上来就对他掏心掏肺不计回报,怎能不叫他生疑。

朝露每日在藏书阁写写画画,始终想不出靠谱的策略,且她左等右等,十一月山中平静,竟什么集会都没有。

想要顺遂地遇见男主,真是难如登天。

鹤鸣山共有五座藏书阁,离朝露近的这座中,藏书多为仙门旧史和入门典籍,自然比不上有实用功法或时兴秘籍的旁处吸引人。她在藏书阁中虚度了半个月,除了进门处看守阁子的盲眼道人,一位同门都没遇见过。

十一月中,鹤鸣山上下了第一场雪。

傍晚时分,朝露从藏书阁推门出来,同盲眼道人打过招呼后,她站在楼阁的飞檐之下,感觉到一片雪花落在了她的脸上。

柳絮一般,顷刻便融化了。

寒风吹得檐角的铃铛叮当作响,朝露看得有趣,忍不住多留了一会儿。她的视线随着那摇摆的铜铃落在更远一些的山坡上,却意外发现了一片粉白颜色。

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桃源峰上的桃花居然还开着!

当初,她和阿怀分别住在那片桃林的左右两端,时常自花树下穿行。听说这片桃林是当初武陵君尚未闭关之前种下的,从山脚的一侧一路绵延到山腰,开得美不胜收。

只是上回是春三月,花开也寻常,如今再见,她才知这桃林原是四季开花的。

朝露当即心思一动。

她伸手带上莲蓬衣的兜帽,径自走入雪中,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贪看桃花——算不算一个闯入山中的好借口?

藏书阁地势高,恰好能看见桃源峰上那一片粉色花林。她刚上山不过半月,见此胜景不免新奇,于是情不自禁地走入林中,误打误撞,闯入了男主的居所。

多么圆满的理由,听起来还带了些凡俗话本子中的浪漫。

打定主意后,朝露便直奔离竹喧院不远的桃源峰而去。

——再不行动,她恐怕真要等到天荒地老才能回家了。

桃源峰正门处设了禁制,但她知晓,那片桃林在后山脚处绵延到了另一座低矮的坡上,从此处上山,看起来更像误闯。

她心中算盘打得叮当响,唯一没料到的就是,这看似很近的桃源峰,居然需要走这么久!

雪越下越大,她没有撑伞,只好系紧了斗篷的帽穗儿,顶着风雪绕了一大圈。

所幸算不得太冷,要不然这具脆弱的身体恐怕走不到地方就会一命呜呼。

朝露在桃林中匆匆行走。

四季不败的桃花在雪中灼灼开放,自是一番奇景,只可惜她现在无意欣赏风景,一心只想着若是待会遇见了阿怀该说些什么。

……如果“展晞”还存在,他能认出她吗?

刚刚变成“展朝露”时,她对着船上的铜镜照了许久,三年前她是十四岁,如今仍是十四岁,除却面色苍白了一些以外,她的容貌与从前并无半分差异。

若是上一回目的事情已被抹去,“展晞”也随之消失,就算她今日能够借口看花蒙混过关,以后可怎么才能与男主混熟呢?

朝露越想越紧张,险些一头撞到桃树上。

她回过神来,发觉触目所见皆是茫茫的花海。

她居然真的迷路了!

印象中阿怀住在桃林的东侧,方才她进山之时,沿着花树一路往落日的反方向走。走到这里,天色已暮,大雪并着桃枝沉沉地压在头顶,连星辰都瞧不见,她转了好几圈,发现自己彻底迷失了方向。

……夭寿了。

她心急如焚,竟然连带着脑子也不灵光起来,幸亏山中不冷,要不非得冻死在这儿。

朝露循着一个方向走了许久,没见到屋舍,只遇见了一座题名为“忘别”的亭子。

走得太久,朝露筋疲力尽,一时间顾不得许多,抱着亭柱坐了下来。

如今正是十一月中的月圆时,若是运气好,等到雪稍小些、月亮出来,应该能寻回方向罢。

此时亭外寒风呼啸,吹得桃花朵朵离枝,散入风中。一时间眼前桃花与白雪共舞,似入瑶台仙境。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注视,落花忽而在空中打了个风旋,朝她的方向簌簌吹来。

朝露拉紧了斗篷,伸手去接,一朵桃花转着圈落入她的手中,花瓣上晶莹雪粒顷刻融化,留下一阵沁凉的触感。

她拈着那朵花,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

自上鹤鸣山来,她和洛清嘉吃的都是山中素食。山中的内门弟子就算不曾辟谷,在拜师时也会得望山君一粒“餐风饮露丸”隔绝口腹之欲,故而从来不和外门弟子一起饮食,外门弟子虽不全然禁荤,饮食也以清淡为主。

朝露身体弱些,得了望山君的额外照拂,每三日领一例鸡汤。

前些日子,她和洛清嘉夜半起意、一拍即合,第二日便将鸡汤中的半只鸡捞了出来,抹些香料,在小院后偷摸烤了。

洛清嘉于饮食一道颇有心得,那鸡虽已煮熟,肉质有些死,但她烤得香喷喷、油津津,火候正好。朝露被烤鸡的香味儿勾得魂飞天外,洛清嘉却顾念她的身体,只许她吃一只鸡腿。

朝露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含泪啃了两大口。

如果她今日没有一时起意跑到山中来寻找男主,就算没有心心念念的烤鸡,也总能吃到洛清嘉带回来的饭食。她们二人说话时,时常在面前的火笼中烤栗子、烤橘子、烤红薯,在这样的冬夜中,吃上暖烘烘的食物,不知有多舒坦。

想到这里,朝露不禁悲从中来。

正好雪景看得太久,眼睛有些难受,她抬手揉了揉眼睛,竟意外揉了两滴眼泪下来。

困意袭来,眼睛有些疲倦,朝露打着哈欠继续揉眼睛,被刺激得眼泪越来越多,想找块帕子擦拭,又左摸右摸找不到。

手忙脚乱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她猛地睁开眼睛,瞧见有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朝露本坐在忘别亭的阑干上,此时骤然受惊,手边一滑,便往身后栽去。

那人倒眼疾手快,飞快地拽住了她的斗篷。

可他显然没有什么救人经验,拽住的是她斗篷的缨穗儿。

于是朝露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把扯开了她的斗篷,她则穿着单薄的襦裙,仰面摔进了背后的雪地。

作者有话要说:露:呵呵:)

-------------

感谢以雷砸我or投喂营养液的宝贝儿,抓过来挨个贴贴!

最新小说: 云泥之别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怎奈她姝色动人 她是全球领袖 娇娇小青梅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