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白鹤涉水而来 > 第7章 第七滴水

第7章 第七滴水(1 / 1)

第七滴水

——怀。

抓着萧霁衣襟的手指逐渐松开,朝露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见江扶楚二话不说地拔了剑,动作之快甚至叫萧霁没有反应过来。

剑风将他鬓角散碎的发丝激得晃了一晃。

江扶楚盯着他,目光很冷:“我说过,你不许叫这个字。”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目光从朝露身上缥缈地掠过。

朝露脑中瞬时便浮现了许多旧日里的记忆,这些记忆模模糊糊,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个干净,此时回想,却极为清晰。

……难道是见到他之后才会触发?

上一次,她在去往鹤鸣山的路上被蛇沼族的妖怪抓走,恰好撞见被囚禁在西山洞穴水牢中的阿怀。

那时他也只有十四五岁,身量清瘦,被吊在崖壁上,鲜血顺着他蝴蝶骨和锁骨处穿透的锁链落入水中,引发一群水蛇翻涌着争抢。

她拨开被困少年身边凌乱的锁链,天光从洞穴之上的小口处倾泻而下,映亮了他半张脸。

他听见动静,掀起沾了血污的眼皮,朝她看了一眼。

万籁俱寂。

他眼珠的颜色很浅,天光照耀下澄澈如琉璃。

那个眼神、那张脸,竟与面前之人渐渐地、奇异地重合在了一起。

朝露伸手按了按自己胸前伤口的位置。

伤口早已不存在了,此时连痛楚都消逝得干净,她只摸到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是他,她斩钉截铁地想。

可惜江扶楚只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很快从她身上移开了视线。

直到此刻,朝露才确定,上一周目的事情真的被彻底抹除了。

因为他并不认识她。

萧霁被他的挑衅激得勃然大怒,当即也要拔剑,朝露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他的剑柄,口中道:“两位师兄,有事好商量,何必如此剑拔弩张?”

江扶楚又瞥了她一眼,反手收了手中的剑,萧霁被朝露突然的动作整得有点懵,不可置信地道:“是他先挑衅我。”

朝露有点头疼,但事已至此,她只好苦口婆心地劝道:“江师兄或许是心情不好。”

萧霁突然转移了炮火:“哈,你倒是维护他,你们不是刚见面吗?”

朝露没想到他又把话题引回了自己的身上:“萧师兄误会,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师门情谊着想……”

两人争执了几句,转头便不见了江扶楚的踪迹。

……估计是他不愿意加入这种没有意义的争执,干脆直接走了。

朝露攥着手中的香囊,心中乱成了一锅粥。

今日若不是那一句“江怀”唤醒了她从前的记忆,她还不知道要错到什么时候。

先前她一心以为萧霁是男主,制定了许多计划来接近他,如今看来,此前的设想的接近方式已然无用,今日江扶楚捡到了她的香囊,本该是个好机会的。

可是他竟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

下回她来找江扶楚,该用什么借口?

他在山门的传闻中、在萧霁的嘴里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相见的难度恐怕比萧霁还高。

而且下次再来,她还得想办法避开萧霁。

瞧他如今一点就炸的模样,若再撞上,必定要生出更多意外的事端。

萧霁见朝露神思恍惚,最后干脆不答话了,怒极反笑:“好好好,你见到他就失魂落魄,看来先前我说你是冲着他来的话果然不假。既然都见到了,你怎么还不追过去,与我在这里废什么话?”

认错这事原本就十分尴尬,如果再把人惹急了就是她不厚道了。

眼瞧江扶楚已然消失了踪迹,朝露晃晃脑袋,立刻开口哄道:“萧师兄误会,我不是……”

但萧霁如今根本听不进她的话,他冷笑一声,忽然打了个响指。

周遭的桃树窸窸窣窣地挪动了起来。

萧霁抱着剑朝他们的来路扭头就走,几株桃树拦住了朝露欲追过去的脚步,将他的身影遮掩在一片茂盛枝叶中。

“那你便自己去寻你的江师兄罢。”

“喂……”

朝露本想从桃枝下钻过去,不料她刚弯下腰,那桃树便像是成了精一般,伸出两根树枝把她拎了回去。她不死心,尝试着往桃树处伸了伸手,可那两根树枝灵活得像两条蛇,跃跃欲试地往前试探。

她和萧霁遇见江扶楚时,原本是在一片空旷之地,此时周遭的桃树却越来越多,活活将她头顶遮了个严实。

恰到正午,太阳升到最高处,从桃枝的罅隙中漏下一丛一丛的白光,再想依靠它判断方向,可谓是难如登天。

这人究竟和江扶楚有什么恩怨,怎么说一两句话就能把他气成这样?

朝露只好勉强捡着略微稀疏一些的地方走。

她本还打算试试能不能寻到江扶楚,后来却发现,武陵君布下的桃林大阵果然十分复杂,失却了法器的她没有任何女主光环,连出山都很困难。

朝露四处摸索了半天,眼睁睁地看着天色一点一点地黑了下来。

她精疲力尽,却连忘别亭那样能歇脚的地方都没找到,最后只好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

朝露恨恨地想,江扶楚就是阿怀,那萧霁便是她原本设想中的炮灰配角了,这种喜怒无常的中二病,作用果然是用来衬托主角的完美。

这么说来,一切就变得十分合理了。

只是她在心中咒骂萧霁一万遍也改变不了如今被困的事实,林间的光线从晃眼渐渐变得昏黄,最后归于一片暗压压的深蓝。她隐约感觉今夜有月亮,却无论如何都瞧不见。

朝露饥肠辘辘,瘫倒在树前,一步都不想再走。

她甚至眯着眼,想要在识海中学猫叫把那只猫叫出来。

按照她看过的怪奇话本子来说,主角穿越到异世界中,不是应该有个帮助她解决问题的随身法器吗?就算没有法器,也总该能随时沟通罢?

……不过上次她出差错死掉的时候,好似也没有人跟她沟通。

她尝试了许久,没有人回应。

没有声音,没有猫,什么都没有。

如果萧霁没有良心发现回来寻她,她不会困死在这片桃林中罢?

那可真是梅开二度,这次还不如上次,这次她连真正的男主的边儿还没摸到。

而且就连洛清嘉都不在山上,望山君日理万机,盲眼道人和小九都不靠谱,还有谁能想起她?

朝露凄凄惨惨地想了半天,越想越觉得绝望。

她只好打起精神,鼓励了自己两句,重新爬了起来。

只是还没走几步,她便一时不察,被横亘在地面上的粗壮树根绊了一跤,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朝露忍着痛看了一眼,发现膝盖正磕在树枝的倒刺上,还被刮出了点血。

……等她出去,一定要把萧霁千刀万剐。

就在朝露心如死灰之际,风中骤然吹来了一阵微小的乐声。

好似……是笙。

乐声不绝如缕,漂浮在夜风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朝露听了一会儿,忽而发觉,这乐声似乎是在为她指引方向。

她喜极而泣,一瘸一拐地顺着乐声的来处走去。

说来也怪,这次行走,那些碍事的桃树纷纷听话地为她让开了道路,也不再伸出树枝树根来拦她了。朝露走一会儿歇一会儿,还分心发觉,这首古乐曲她曾经听过,好像叫《佩兰》。

兰生空谷,无人自芳。苟非幽人,谁与相将?

穿过最后一片密林,朝露终于走到了声音的来源处——也是桃林的尽头。

桃树稀疏,视野豁然开朗,她顺着尚未停息的乐声看过去,只见一白衣男子背对着她,倚在一株开得格外繁盛的花树之下,专心地吹奏着手中的玉笙。

月华如水,倾洒在他半披的长发上。有风吹来,将桃树上的花簌簌吹落在他的肩头。

他全然不觉,乐曲正奏到最激昂之处。

朝露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猛跳起来。

她绕到那株桃树之前,果不其然地看见了坐在树下的江扶楚。

他应该听见了她的脚步声,却闭着眼睛,没有理睬。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没有这支曲子重要。

直到一曲奏罢,他才拂去了眼睫上沾染的花瓣,抬眼看了过来。

此时朝露的形象与午间见时全然不同,精心束好的发散了一半,嘴唇干裂,脸上沾灰,裙角还擦破了一块,隐约渗出些血迹来。

她连忙抬手理了理,露出一个笑容来:“师兄。”

江扶楚盯着她的伤口,右眼无端地跳了一跳。

他伸手捏了个咒,面上表情却是淡淡的:“既非内门,不必唤我师兄。”

朝露看见他指尖的白光逐渐凝出了一朵小兰花的模样,兰花旋转着朝她飞来,落在腿间的伤处,顷刻间,她膝盖上流血的伤口便消失了。

好神奇的疗愈术。

还不等朝露再次开口道谢,他便起了身,朝桃林深处走去:“天色已晚,快些回去罢。”

他顿了一顿,欲言又止地道:“若无人引路,不要再来桃源峰了。”

朝露捏着手中的香囊,追了几步:“但是今日师兄助我两次,我心中实在……”

江扶楚回身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算是致意。

“不必言谢。”

今日天色已晚,她又累又饿,再说这是她和江扶楚初次见面,还是不要太过热情,以免把人吓到。

朝露看着深幽幽的桃林恋恋不舍,最后还是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走了一会儿,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伤已经好了,于是健步如飞,匆匆回了竹喧院,一头扎进了被褥中。

……

入夜时分,萧霁摩挲着冰凉的剑柄,垂头走回了桃林深处。

水仙花的气味已经消失殆尽,横亘的树根上还蹭了新鲜的血迹,他左右环顾了一周,桃林静默,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他茫然地转了几圈,自己险些被那树根绊倒。

可是人确实已经走了,好似还受了伤。

他仰头看了一眼今夜银亮的月亮。

远方传来若有若无的笙乐,散入风中,一会儿便听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鲍溶《怀仙二首》

我对朋友:一个温柔善良的男主出现了!

朋友:温柔善良,指见面就拿刀砍人O.o

我:www

注:

[1] 《佩兰》其实是宋末的古琴曲,借来一用。“兰生空谷”那句出自《大还阁琴谱》。

最新小说: 她是全球领袖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陷笼 怎奈她姝色动人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云泥之别 娇娇小青梅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