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1 / 1)

第五章

方也别默不语,表情很委屈,不想说话了,并且侧过身,背对方枭,这就是他的抗议方式。

如此沉默的抗议,震耳欲聋!

作为儿子,方枭的内心已经笑死了,嘴角都是压不下来。

‘噗嗤’一声,方枭到底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角,发出了笑声。

哪怕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小的地下室,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响。

方枭在虚弱的灯光下都能够看到父亲‘僵硬’的背影,更加的僵硬了,好像就石化了一样。

小小的地下室,似乎也变得温馨了,方枭手脚轻快的洗漱,他的肚子其实很饿了,在外面舍不得吃饭,中午的时候也就是吃了两个馒头。

每次回到家中,方枭就会很放松,没有胆战心惊,没有尔虞我诈,不用躲避阿sir。

尤其是看到父亲度过了难关,现在他们的生活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在港城这个地方真的是充满了机遇!

父亲在的地方,就是家在的地方,亲人在身边,哪里都是家。

别看每天特别劳累,方枭的内心中有一团火,每天让他动力十足。

“爹,赶紧吃饭吧,再不吃饭菜就凉了?今天是出去逛菜市场了吗,怎么有这么多东西?”

方枭一番洗漱之后,搬来了小桌子,放上了煤油灯,嘴巴一直没有闲着,不停的在说话。

其实方枭也不需要父亲多么热情的回应,自己问了一长串话,给自己个回应就可以。

“没有去,别人送的。”方也清冷的声音响起,声音十分好听。

回答的语句十分的短暂,但是吧,方枭完全不在乎,因为有问有答,这样有回应让他很开心。

“爹,咱们要不要租个房间?我现在已经攒了500块,押一付三的话,需要2000块钱。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咱们就去住真正的楼房,不在潮湿地下室。”

方枭满脸美滋滋,看似小狼崽子一样凶狠的眼神,此时眼睛里充满了光芒,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一点一滴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生活,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牛了!

洪婶送来的饭菜,有鱼,有青菜,有饭,虽然已经凉了,但是方枭不在乎,大口大口的吃饭,很香甜。

方也点点头,他不喜欢吃肉,他更喜欢吃水果,方婶给的几颗龙眼,他吃的觉得很甜很好吃。

‘自己是父亲,是不是需要给孩子钱。需要养孩子。’

方也在脑海当中琢磨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洪婶的命运线,他看到了‘母女之情’,看到了亲情的无私奉献。

他没有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看到了,洪婶省吃俭用,每次都掏钱给两个孩子。

方也的脑海中的想法:给钱,给钱,给钱!

于是方也用两根手指,表情嫌弃的捏出一沓钱,看情况,有整有零,应该数量不少,直接递给了方枭,“给你。”

方枭愣住了,还想推辞,然后就看见他爹嫌弃的扔给自己,钱都要掉地上。

“爹,你自己留着花……”

方枭特别感动,将钱收拾出来之后,就想塞给爹,就看见爹在不停的用毛巾擦刚才捏钱的手指。

方枭:不理解,但是大受震撼。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嫌弃钱的人吗?

钱是多么美好的东西,想买什么都能买到什么。

“不要就扔了。”方也冷漠的语气,甚至都加重了。

“爹~你真好~你放心,我以后肯定被你养老送终~”

方枭感动的想哭,以己度人,他真的是觉得挣钱难,钱是个好东西。

方也听到儿子,如此感动,竟然发出了哭声,张了张嘴,到底将自己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这钱是藏在了臭袜子里……’

‘算了,这件事还是藏在自己的心里,不要让方枭知道了。’

方也真心觉得自己成长了,看看他都想向天道炫耀自己,都已经学会了善意的谎言了。

哭完之后,方枭擦擦眼泪,再次行动起来,将屋子收拾的干净整齐。

方枭打地铺,唯一的单人床给方也入住,睡觉之前他在想着自己再努力一把,争取下个月,就让父亲住进‘楼房’。

有电梯的楼房,向阳的房间,电视,马桶……

方枭将钱放在自己的枕头下,就觉得特别的踏实,躺下就睡着了,打着小呼噜。

方也超级嫌弃他,闭上眼睛之前已经想了:这辈子不碰钱,谁知道钱在拿到手中之前,前一任主人到底给放在了哪里?

***

清晨,天刚蒙蒙亮起,方枭就已经行动了,他先去买了早餐,自己舍不得贵的食物,

但是给父亲买饭菜都得用心,要不然父亲可能是一天都不吃东西。

方枭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养了一个‘娇气’的父亲,但是那又怎样?自己乐意!

方也已经起身了,他不用睁开眼睛就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有粥有鸡蛋,还有烧卖,而方枭就大口大口吃着馒头,就这咸菜,噎的直喝凉水。

方也只喝了几口粥,煎鸡蛋和烧麦递给方枭,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凡人很容易生病,万一死掉了怎么办。”

方枭直接通过这句话开始联想:父亲这是觉得自己吃的不好,会生病。这是父亲在关心自己。

他就知道自己父亲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这就是父亲在关心自己呀!

这种别扭的关心,让方枭更开心了,但是他不愿意自己吃这么好,他想多攒钱。

“不吃就扔了,我不吃剩下的东西,不新鲜。”方也已经冷着脸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他决定去附近的公园,感受一下草木气息。

他不是和几个中年妇女一起玩,而是和几个老大爷一起出去公园锻炼。

没办法,长得好看就是如此的受欢迎。

方枭送走父亲,看看时间,然后连蹦带跳的一脸开心的带着鸡蛋和烧麦,去交押金,再去推一辆人力车。

人力车租赁公司的朱经理,人如其名,长得胖乎乎,一副和气生财的样子。

要是真以为他是个好惹的人,那就想错了,他兄弟在‘和气庄’当个小头目。

陈虎带着方枭像孤狼一样的小少年过来干活的时候,朱经理其实是想拒绝的,但是当年欠过陈虎的人情。

后来则是看见方枭的‘潜力’,这少年有一股狼的狠劲儿。

干活狠,会动脑子,主要是对自己都狠。就这像狼一样的性格,方枭肯定能闯出一番事业,至少在港城站稳脚步是没问题!

而且了解这孩子之后,发现这孩子还孝顺,小小少年养‘卧病在床’的父亲。

朱经理多多少少有恻隐之心,也不需要掏钱,只是帮着说上几句话,比较锦上添花,永远比不上雪中送炭。

朱经理看不惯一些年纪大,几十岁的人,还欺负小孩子,就是看方枭挣钱挣的多。

‘老油条们’觉得这孩子初来乍到,怎么还不买点烟买点酒,大家好照顾方枭。

朱经理直接一顿训斥,直接骂这些老油条,痴心妄想,直接表示这是自己家的侄子,以后再敢闹这种事情,小心自己翻脸!

方枭也将恩情记在了心中,他今天一来就很开心,朱经理还问了几句。

本来话很少的方枭,眼睛都亮了:“我爹非得让我把鸡蛋还有烧麦带着,以后不准瞎吃……”

方枭就像话唠一样,像朱经理说自己父亲对自己到底有多好,感动的又要哭了。

朱经理的耳朵嗡嗡的响,真是无奈了,他感受到这少年如此的兴奋,也替他开心。

“好了好了,赶紧去赚钱吧,赶紧带你爹去住有阳光的房子对养身体好。”

朱经理笑着说道,像弥勒佛似的小胖手拍拍自己的圆肚子。

方枭点头,兴奋的拉着车离开了。

倒是有一群老油条心不甘情不愿的磨磨唧唧的离开了。

****

九龙公园,距离岙村小区不远,里边有山有水有树木,不少的人都在里面晨跑。

九龙山有几块比较大的石头,方也就往石头上一坐,闭着眼睛盘着腿直接打坐。

闹中取静,方也呼吸新鲜的空气,真的要比小区里的空气强太多了。

‘不想回家了,可不可以在这里住?找个山洞,听很多道友说过:外出历险可以找山洞居住的!’

方也点点头,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大聪明。

‘和气庄’是一个建立20多年的社团,算是新兴的社团,人数不是很大,但是也有自己的生意。

遍布港城的人力车租赁公司就是‘和气庄’的产业之一。

社团老大就是谭武,当年建立‘和气庄’,到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了。不管怎么说,至少在港城站稳了脚跟。

谭武年纪大了,也喜欢养生了,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爬爬山,最近才来到九龙公园。

太阳升起,他终于爬到了山顶,本来想站在石头上看一看日出,但是今天位置竟然被人占了。

谭武还没有生气,他身边的小弟们,倒是想要动手,他直接伸手拦下了,他也不是无礼之人,这地方又不是自己的地盘,谁来的早,谁就坐。

谭武没生气,方也却很生气,因为他觉得这些人一身臭味!要死的味道熏死人了。

方也皱着眉头,心想烦死了,直接下了石头,离这些人远远的,臭死了。

谭武看着自己左看右看也没觉得哪里出问题了,怎么这个人看着像位高人,怎么看自己这么不顺眼呢?感觉自己浑身散发的臭味,把人家都要给臭跑了。

“这位先生别走啊,不知是否认识我谭武。”谭武刚一开口,他身后的小弟就开始叫嚣了。

“老大给你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老大问你话呢,你倒是说……”

“唉,你这不知好歹的人啊,我非给你点颜色看看……”

小弟们的话又密又急,眼看就要搞事情了。

方也直接呕了一口,几个找茬的小弟立刻后退几步,生怕被吐到身上。

“离我远点,我不跟要死的人说话,太臭了。”方也捂着鼻子,说的大实话,令别人胆寒。

谭武和小弟们:我们就是找茬,有点小麻烦而已,至于发这么大的诅咒吗?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已经写完了,但是又多加了300字,写到一个节点。感谢在2023-11-08 21:08:02~2023-11-09 21:08: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琉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荒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不烫不灼的抚慰 朕的小青梅不争了(重生) 万人嫌拒绝成为救世主 合欢宗妖女和她的狗 [K]潘多拉盒子 魔尊的大鹅只想作死 边缘 反派魔主爆改白月光 第一道具批发商[无限] [武侠]反派的白月光不好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