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只有星星经过 >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1 / 1)

第十三章

从别墅区出来后,盛灵就一直在抱怨。

她搞不懂许南星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占用休息时间,去做什么练习,并且还是拉着她一起!

许南星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去盛氏不单单是想做什么口语练习,但具体为什么,她又有点说不上来……

她只知道自己是听了盛灵提起盛铎以前的事,心里面就忽然有了想去盛氏看看的冲动。

想到这里,她语气十分的理直气壮,对盛灵道:“你这是什么话,我看起来是那么自私自利的人吗?找外国人练口语这种好事,我怎么样都要拉着你的啊!”

盛灵被震惊了,回:“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得谢谢您?”

许南星微微一笑:“不客气。”

盛灵气的在旁边骂骂咧咧,许南星倒是心情很好,她将自己这边都车窗全都按了下去,夜色和晚风一块灌进来,她的心情跟着额前的刘海一块愉悦轻盈的舞动着。

后来车子开进了市中心。

在路过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区时,许南星隔着一片河,在最那边的街头,看见了刚刚亮起的巨型大屏幕。

那是北城最具有影响力的地标性建筑,几乎与M国时代广场的那块大屏幕比肩,很多外国游客过来玩都会打卡拍照,也有不少商家或明星投广告放在上面。

许南星以前就听过这里,这会儿瞧见了,下意识就多看了两眼。

大屏幕上碰巧画面跳转,上一秒还是花花绿绿的界面,下一秒忽然就亮起了一片亮色的黑。而正片黑色里只有中间的位置有一个设计过的字母S,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许南星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没等到这个广告的其他后续。

她莫名其妙的,转身和盛灵吐槽。

“刚刚那边大屏幕上投放的那个广告也太装了,那么大个屏幕,又那么久的时长,居然随随便便就只放了一个字母S,谁知道他们是干嘛的啊?”

盛灵听完她说的,下意识朝窗外瞧了一眼,接着她明显一顿。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看见的那个'S',其实就是人家公司的logo呢?”

“就算是公司logo又怎么样?这么大的一块屏幕,又买了这么长时间,什么也不放,就只放了一个logo?就算想搞品牌形象也用不着这么浪费吧,这公司老总脑袋肯定有点什么毛病。”

说完这些,许南星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回头看向盛灵。

“你看一眼就知道那是logo了,你很熟悉这家公司?”

盛灵点点头:“熟悉啊,那是盛氏的logo啊。”

“……”

“你刚刚说的脑袋肯定有点什么毛病的老总,应该就是我小舅舅呢。”

“……”

许南星明显感觉到了盛灵的幸灾乐祸,她干笑了两声,极其生硬的转移话题。

“哈……哈哈!你小舅舅啊……那他这广告放的还挺牛的。刚刚过去那么多帧画面,我就对那个S印象深刻来着……哈哈……”

许南星笑的非常心虚,她自己听得出来,盛灵更听得出来。

盛灵不再逗了,笑着又看了外面一眼。

“其实盛氏的广告是宣发部在弄的,我小舅舅压根没空管这些……我之前听我妈也吐槽过,宣发部那个部长整天就想走什么高端品牌的路子,弄得广告都是极简风,一点也不接地气。”

这话明显是顺着许南星之前的意思在吐槽了,但是许南星却不敢再跟着一块了。

她默了默,直接转移话题:“我之前听说这个大屏幕的广告费还挺高的,你们家广告在那边挂那么久,你小舅舅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盛灵随意瞭了外面一眼,回:“别的地方广告我不知道,但是广场那块大屏不用钱。”

许南星这下有些疑惑了,她“啊?”了一声,问:“为什么?”

“因为那栋大楼都是我小舅舅的啊。”

“……”

许南星那一瞬间,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以前看过的一部狗血偶像剧中的台词——

女人,你对我的财富一无所知。

盛氏的总部大楼,就立在市中心外圈的一条街道上。

那条街道很宽,两边都是主干道,盛氏的大楼处于中间的位置,旁边还有一些写字楼和咖啡厅。

许南星下车后,第一时间仰头朝大楼看过去。

她有种直观的震撼感,几十层高的楼体矗立在夜色里,自己明明离它只有十几步远了,但是却依旧有种遥远的距离感。

一旁的盛灵并没有给她太多反应时间,她拉着许南星进到一楼大厅,没管太多,刷了掌纹后便一路绿灯地乘电梯去了顶楼的总裁办。

许南星有点懵,她没想到盛灵会直接带她去找盛铎,心里面有些不安都兴奋感。

她装模作样地问了盛灵一句:“不说你小舅舅最近很忙吗?我们就这么过去麻烦他好吗?”

盛灵不以为意,回:“他忙他的呗,我又不是带你去找他。”

许南星神色一滞。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顶楼是总裁办吗?”

“对啊,但总裁办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盛灵一副大姐大的样子,搂住许南星的脖子,“放心吧,我既然带你来了,就一定会帮你把事情办妥的。姐在这里,人脉很广。”

“……哦。”

许南星跟在盛灵身边,一路拘谨又有些好奇地走进了顶楼办公区。现在是下班时间,工位上的人走了大半,只有小部分依旧留在那边加班。

大家似乎都很认真,没人注意到办公区多了两个陌生人,她们安静的继续向前,没走两步,又瞧见了一间会议室。

会议室是露景设计,一大扇透明的玻璃密闭,门虽然关着听不见里面在说什么,但是里面坐着的人,外面倒是能瞧得一清二楚。

许南星一眼便看见了盛铎。

他的存在感太强了。以往在家里,许南星只觉得这个人特别的帅特别的好看,却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在他周身感受过这样强烈的气势——

他此刻正坐在会议室的主位上,前方有高管在做着汇报。黑色的西装套在身上,他整个人有种清冷矜贵的精英气质。

这样的盛铎许南星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好像此刻他只是随便坐在那,哪怕是一动不动,周围也无形中弥漫着一股强压。

许南星不自觉被里面的人吸引,脚步缓缓停住。

盛灵此刻也看到了会议室里面的人,她反应平平,十分平常的语气道:“小舅舅最近还真的很忙啊,这么晚了都在开会……”

许南星感觉自己好像听清了盛灵的话,又好像没听清一样。她目光一动不动地朝里面望着,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她有点不对劲,她怎么感觉里面那个男人在!发!光!啊!

啊啊啊!他在发光!!

她一开始确实是有点好奇盛铎工作时是什么样子,可是她也没想过会跟平时反差感这么强啊!而且这也太帅了!西装很帅,翻文件的姿势很帅,就连不经意抬眼的动作,都!很!帅!

许南星觉得自己真是要疯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还来不及深究,里面的人就忽然不经意回过头。

四目相对时,许南星在盛铎眼里看到了还没来得收回去的锋利和严肃。像是很意外在这种时候看见她一样,片刻后他眉头微皱。

他微微抬手招来助理,人过去后,俯身将耳朵凑了过去。

隔了两三秒,助理也抬头朝许南星她们这边看了过来,眼底明显有种猛然的惊讶。

隔了一会儿,助理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上去有点着急的样子。

“两位小祖宗啊,这个时间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盛总还没下班呢!”

盛铎的这位助理姓庞,平时私底下大家都叫他庞特助。他以前就和盛灵很熟,在她来公司的时候没少帮她安排吃吃喝喝。

而跟许南星呢,也是最近几次去到别墅那边给盛铎送文件认识的,一来二去见过了许多次。

听见他的话,许南星还没想好怎么回呢,盛灵在那边倒先开了口。

“没下班就没下班呗,我们来又不是找他的。”

庞特助一脸莫名其妙:“不是来找盛总……那你们来公司干什么来了?”

盛灵扬了扬下巴,一副很高傲的模样:“练口语。”

庞特助:……什么玩意儿?

许南星和盛灵后来被安排在盛铎的办公室里。

庞特助反复和她们确认了“练口语”这件事,确定她们并没有开玩笑后,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出门了。

再回来时,他身后跟了两名外籍员工,领过来时,他十分公事公办的语气。

“是这样的,因为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们想找外籍同事练习口语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是属于临时加班的。

“我刚刚问了一圈,只有这两位愿意过来,然后这件事我也上报给盛总了,他的意思是,两位同事的加班费……”

说着,庞助理看向盛灵:“从盛小姐你的零花钱里面扣。”

盛灵一脸震惊,下意识就指了指旁边的许南星。

“不是,我们是两个人一起来的啊!凭什么只扣我的零花钱,不扣她的!”

庞助理一脸为难,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时许南星在旁边有些无辜地开口:“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没有零花钱呢?”

“……”

那两个外籍人员是非常典型的那种老外,中文说的磕磕巴巴还带口音,但英文发音却是相当的不错。

虽然一开始许南星说要来盛氏找人练口语有点胡扯,但这会儿听见他们开口讲了两句英文之后,她便真的兴致勃勃开始对着他们开始练习了。

那两个人先是说了几句简单的英文,考验了一下许南星和盛灵二人的水平。在听见许南星对他们的问题对答如流时,他们目光中都露出了少许惊喜神色。

“Your English very good!”(你英文很好)

许南星同样用英语回了句感谢,对面的两个人也适当的加了难度,开始和她聊一些不那么日常的对话。

一开始盛灵还能听懂的,偶尔还插个一两句,之后渐渐的,他们的对话就开始往她完全听不明白的方向发展了……后来她隐约好像听到了“盛氏”这个单词,这才有些急了。

“不是,这课是我付的钱啊!你们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

对面的两个人非常默契的一起沉默了两秒钟,接着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像是彼此都心领神会了一样。

片刻,一个人继续和许南星对话,一个人则用蹩脚的中文,磕磕绊绊的给盛灵做起了翻译。

“他们在说,盛氏集团近几年,的发展……很……”

盛灵:……很好,确实能听懂了呢:)

……

其实一开始许南星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话题练习的,对面的人看出来她的英文有一些基础水平,便说她可以聊点内容稍深的话题。

不知道怎么,她想着想着,就开口问起了和盛氏相关的事。

盛灵那边听的百无聊赖,早就让对面停了“翻译”,许南星刚听那人说完上一个问题,末了,她顿了顿,再次开口。

“So,what kind of person do you think your boss is?”(那你觉得,你们的老板是什么样的人呢?)

而那个外国人这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I think this qusetion might be more appropriate for you to ask him personally。”(我想,这个问题或许你问他本人更合适。)

说完,还笑着朝许南星身后瞄了一眼。

许南星像是一瞬间有感应了一样,猛的转过身。

盛铎果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他身上这会儿只剩下一件白衬衫,西装外套搭在一边手臂上。从许南星的角度看,他的腰线十分劲瘦明显,衬衫的衣摆完全掖进了西裤里,看上去干净利落。

她有点懵地向上看了看,目光和他对上时,她看见男人笑了一下。

清浅的灯光打在他眉眼上,他唇角微微向上抬起,一张清隽脸庞好看的刺眼。

“怎么着,就几天没见着,你就需要从别人嘴里重新认识我了?”

对面的两个人此刻都站起了身,像是想和盛铎打招呼。

他抬手比划着阻止,笑着说:“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是你们的老板了。”

两个人笑了笑,而这时盛林也回过头来,看到盛铎站在那里时,立马对着他哭嚎。

“小舅舅!!你可算回来了!!我这钱花的可太冤枉了啊,他们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其实盛灵也不是多想练这个口语,毕竟她要是这么热爱学习,也不会等到现在……她呢,就纯纯是做生意思维,她觉得自己付了钱,却什么都没得着,心里面大大的不平衡。

不过盛铎却没多在意她说的,他只是闲闲地笑了下,往她那边看了一眼:“听不懂才能证明这钱没有白花,要是他们说的你都能听懂了,那我估计都要怀疑他们有没有认真教了。”

“?”盛灵气鼓鼓的转过身,打算单方面和盛铎绝交几分钟。

盛铎笑着没再搭理她,抬起手一边揉了揉许南星的脑袋,一边对对面的让说:“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吧。”

盛铎的掌心温热,许南星发顶被他揉的有些乱,连带着她的心情……也有些乱了。

她余光看见他走向了那边的办公桌,先是将外套搭在旁边的衣架上,又抽出椅子坐下打开了电脑。

他私底下办公时,会戴上眼镜。无边的镜框架在鼻梁上,原本一张好看的脸,又平添一丝清冷贵气。

刚刚一直和许南星对话的那位外籍人员,这会儿也看了看盛铎那边。

片刻,他用刻意压低过的音量,朝着许南星开口:“Didn't you ask me what kind of person a boss is?”(你不是问我boss是什么样的人吗?)

“In my opinion,he is perfect。”(在我看来,他是完美的。)

“Appearance,physique,personality,wealth,social status,and all aspects are impeccable。”(长相,身材,性格,财富,社会地位……方方面面都无懈可击。)

这无疑是很高的评价了,能从手底下员工嘴里听见这样的肯定……看来盛铎平时在公司里,应该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板。

许南星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笑了笑。

那边的人也并没有太在意,他也跟着笑了笑,又用英文问她还要继续吗?

许南星其实感觉今天做的练习已经够多了,盛铎又突然回来,虽然她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但就是忽然有种畏手畏脚的感觉。

想了想,她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我今天的练习差不多够了,你们陪她再练一练吧。”

这个“她”当然是指盛灵。

盛灵一听这话,立马也来了精神。她刚刚一直听许南星和这俩人流畅对话来着,心里面也有了一些求知若渴的心情。

她看上去还挺期待的样子,端坐直身体。

“来吧来吧!到我了!你们说点简单的,我能听动的那种!”

对面的两个人一脸为难,其中一个人后来犹豫了一下,对着她来了一句:“How are you?”

盛灵:……倒也不必这么简单。

……

许南星在旁边等着的时候,余光一直不自觉的往盛铎那边瞄。

她总觉得今天的盛铎格外的帅,尤其他这会儿戴着眼镜办公的样子,帅到她看过去时……都会莫名其妙的心虚。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虚什么,反正就是一会儿不自然的拿起水杯喝了两口果汁,一会儿又扣扣沙发一角……最后实在不知道干什么了,她瞧见了刚刚庞助理给她们准备的那两支圆珠笔。

笔是按压式的,她上学时只喜欢的那种款式,每次听课无聊又不能睡觉时,她都会拿着笔屁.股有一下没一下的按在桌面上玩。

这会儿她也像上学时候一样,拿起圆珠笔就开始“咯噔”“咯噔”的一下一下往沙发扶手上按。

扶手是柔软皮质的,圆珠笔按在上面,并不像在普通书桌时那么容易控制力道。

不过许南星并没有多在意,她就是随手做点小动作缓解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情绪而已,其他的她根本就没考虑。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么一支她并不在意的圆珠笔,会在她按了几十下之后,突然失控,以一种绝不回头的姿势,一路射向了对面……

其中一个外国人的头上。

许南星:……

旁边原本一直磕磕绊绊的英文对话声在这一瞬突然停止了,四周一瞬间安静下去,许南星呆坐在那里,片刻后,她感觉办公桌那边似乎也有视线压过来。

她尴尬的下意识笑了两下,“这笔的弹跳力还挺好的呢……哈,哈哈……”

安静,死寂一般的安静。

两秒钟后,许南星以最快的速度站起身,弯腰朝对面探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真的对不起!”

许南星一边说话一边抬手去拿那个人头上的圆珠笔,她动作真的很急切,所以抓住笔的时候,一不小心也连带着还抓住了人家的一缕头发。

一开始她并没有发觉,只急匆匆的想把圆珠笔拿下来稳住局面,可哪想,下一秒,明明应该好好长在那外国人头上的……头发,也跟着圆珠笔,一块抓在了她的手里!

那个瞬间,许南星感觉自己眼前好像忽然多了一颗巨大的卤蛋——

还是会发光的那种。

她绝望地闭了闭眼,心中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有什么一键去死的方法吗?在线等,挺急的:)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就要入v啦~然后下章要卡一下时间,所以明天白天不更,然后晚上凌晨12点更新哈!

你们赵一年多没写文,这次回来还蛮忐忑的QAQ

大家明天能不能都来帮我捧个场呀,鞠躬感谢!

以及明天v章都有红包哦~

放一个下本书的预收,宝贝们感兴趣的可以去收藏呀!

《落入他掌中》

文案:

外人眼中,谢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一个是谢家炙手可热的少东家,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

一个是寄住在谢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

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

谢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

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我以为,位高权重的谢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谢大少——”

那人声音慢条斯理的:“就喜欢,强人所难。”

沙雕治愈系×狗东西

最新小说: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她是全球领袖 怎奈她姝色动人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娇娇小青梅 云泥之别 陷笼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