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堂堂正正女炮灰 > 第5章 专业打工人

第5章 专业打工人(1 / 1)

营地的烧烤区,马甜甜和季也两人在烤炉旁忙上忙下。

马甜甜看见赵沅等人过来,招呼道:“你们怎么才来,我们这都烤完一轮了。”

她说着,等祝语橙走近,把一根烤好的排骨递给她。

祝语橙笑眯眯收下,咔嚓咔嚓,排骨真好吃!

祝语森看着她,表情嫌弃地从旁边的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塞给她。

闻夏走到烤炉旁,接下马甜甜的工作,马甜甜退到一旁享用烤肉。

赵沅双手叉腰,左右张望。

祝语森看他,“赵沅,你在找什么?”

赵沅问:“石时人呢?”他抛出这个问题时,视线停在季也的身上。

季也置若罔闻,将一串烤香菇递给马甜甜,他倾身附到小姑娘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逗得她大笑。

赵沅又道:“喂,我问你,石时去哪了?”

这次话明显是对着季也说的,可季也依旧装作没有听见。

反倒是马甜甜作了回答:“石时帮我们把东西搬来就走了,我还问他为什么不留下来一起吃烧烤。”

季也温柔地注视着马甜甜,“甜甜,这是因为石时不是来和我们露营的,他只是搭下我表哥的顺风车。”

马甜甜:“啊?难道他住这附近?”

季也扬眉,语调有点怪异:“这就要问我表哥了。”

赵沅说:“他J市人,住学校宿舍,他来这是为了——”他停了停,声音里有几分不确定,“呃,上班?”

听见赵沅这么说,众人都有点发蒙,难得的国庆假期,男大学生千里迢迢来S市郊区,竟然是为了上班?!

闻夏评价:“亏他能找到这么偏的工作。”

祝语森问:“他来这做什么工作?”

季也轻笑一声,附和道:“是啊,表哥,他做什么工作?”

赵沅面向祝语森,支吾了两下,摇头,“我不知道。”

季也又笑,“哎?我还以为表哥你对他很了解呢。”

这回不搭理对方的人变成赵沅,他紧蹙着眉,低头兀自道:“我去营地的管理室问问,看他在哪上班。”

季也放下手中烤串,脱下手套,“我陪你一起。”

赵沅:“不用,我自己去。”

季也:“一起。”

赵沅:“你烦不烦,说了,我自己去!”

赵沅的这句话声音极大,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只有祝语橙还在啃排骨。

祝语橙已经悟了,赵沅、石时锁了,他爱他,又不想被他的表弟发现。

男人,喜欢男人的男人,他们的心真好懂。

赵沅彼时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尤其是在两位女士面前,他慌忙回过头,对马甜甜、祝语橙展出一个笑容。

他看起来还想再补充个wink,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马甜甜成功被他的笑容击中,祝语橙仓鼠般抱着排骨啃,看上去完全游离在外。

赵沅松下口气,对季也说:“你留在这,为我们的两位公主殿下服务。”

季也点头,没有提出异议,他盯着赵沅,一直到他离去。

闻夏这时将第二波烤完的烤串送到桌上,马甜甜、祝语森围坐过去。

眼看烤炉旁无人,祝语橙走过去,准备接手烧烤工作,季也伸手拦住她。

“怎么可以让公主殿下做这种事?”季也朝她眨眼睛。

祝语橙的后背起了几个鸡皮疙瘩,季也,你不对劲。

她本来心中的直男竞赛已经得出结果,排除掉赵沅、石时这对,只剩下季也。

现在,她犹豫了。

祝语橙思索时,听见季也如同自语的感叹:“我表哥和石时的关系真好。”

祝语橙回:“毕竟是舍友嘛。”

季也抿唇,不知在想什么地沉默下去,祝语橙站在原地,走不是,留也不是,手里的排骨还吃完了。

她停顿半天,看到一串快要烤好的土豆,视之为救星地拿起,打算用吃掩饰尴尬。

她就要下口,季也说话了:“你真的觉得只是舍友这么简单吗?”

祝语橙:“……”她不关心,她不在乎。

季也盯着她笑,用轻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小橙,男人的关系远比你想得要复杂。”

祝语橙:“…………”拜托,她只是想吃片土豆。

祝语橙没胃口了,她放下土豆,感觉自己整个人在风中凌乱。

季也的话信息量好大,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消化。

对,男人的关系很复杂,赵沅喜欢石时,可那又关你什么事,你们不是表兄弟吗?

还是说,你也喜欢石时?不,不对,不是这样。

祝语橙脑内疯狂分析,cpu都快要烧焦时,她看见了一道真相的曙光。

哦,她懂了,季也喜欢的人是——

祝语橙心下一凛,啊这,这种内容可不能过审啊!

祝语橙急切道:“季也,你和赵沅真是表兄弟吗?”

季也“诶”了一声,笑着靠近她,“如果我说不是,你觉得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季也说这话时,和她的脸只相隔几厘米,她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闻见他身上的木质香气。

但她的内心不仅不为所动,还愈发冰冷,冷得像在大某发杀了十年的鱼。

祝语橙背过身,无视季也地走到桌子旁,将土豆塞给祝语森。

“干净的,放心吃,我出去转转。”

世界好给,她想静静。

营地超市,祝语橙从冰柜里挑出一支巧克力雪糕。

她拿着雪糕去柜台结账,“四块八。”店员说,声音是异常好听的男声。

祝语橙好奇地抬起头,视线逐步上移到男人的脸上,接着,她顿住了。

这、这不正是赵沅在找的石时吗!!!

祝语橙头痛,她为了逃离季也出来,没想到又会在这碰见石时。

她已然忘记系统说的“三人里有一直男”的前提,在她眼中,这三个人都不对劲。

祝语橙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付完款,提起雪糕匆匆逃离。

超市外的树荫下,摆了几张白色圆桌,她挑了一张坐下,边啃雪糕,边码字。

一刻钟后,祝语橙听见声音,有人在朝这边靠近,她警惕地坐直身体。

按理说,国庆假期,像这样的露营地应该人挤人。

然而,从早上开始,除了他们几个,她就没有看见其他游客。

这里就像是被他们包场。换言之,此刻的动静极有可能源自她认识的人。

果然,下一秒,她听见赵沅的声音。

“你别再跟着我!”

祝语橙不用看,都知道赵沅这句话是在和谁说,和季也。

她有种预感,接下去,赵沅、季也、以及超市里的石时,他们三人将爆发一场大战。

恋爱即是战争!

而她,想要静静。

祝语橙咬着雪糕棍,起身寻找逃离路线,左边是空地,右边还是空地,走哪都会被赵沅、季也发现。

那么,她就只能选择……诶,超市?!

可超市里有石时哎!祝语橙郁闷,她心怀侥幸走近超市,向里望了眼。

透过玻璃门,她窥见超市的柜台后空无一人,石时他这是已经出发参战了吗?

祝语橙困惑,她没多想地走进去,顺手将雪糕棍留到门口的垃圾桶里。

她目标明确地奔向柜台——的后方,她几步抵达目的地,动作灵巧地蹲坐下去。

此时,赵沅、季也的声音已离这里非常近,祝语橙得意地想到,她真机智!

只要他们不来超市,就万事大吉了!应该不会来吧?

祝语橙屈起手指,抵住下颚思考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她觉得她的藏身地好像不太对劲。

这里的温度为什么那么高?这里的空气为什么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还有,她刚才是不是在柜台后看到一个黑箱子来着……那,真的是箱子吗?

祝语橙顿住,她迟钝的神经终于运作,她脖子僵硬、缓慢地转向右边,看向“箱子”。

“箱子”是个抱膝、坐在地上的全身黑色的男人,黑衣、黑裤、黑帽。

她之所以看错,是因为这个人从她来这、到她蹲下都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他一动不动,像睡着、更像死去,几乎要人担心地想要拿起手机,拨打120。

万幸的是,他还活着。感觉到她的盯视,他从膝盖上抬起脸,微微侧过脑袋,安静地看向她。

祝语橙明知他是谁、知道他的取向,这一瞬间,她还是被他那张俊美的脸击中心脏。

尤其是他的眼睛。那双桃花眼,无意识地向外释放出含情的目光,如同在说:你在离我近一点,好不好?

祝语橙咬唇,努力抵制住他外表的诱惑。

然后,她有了一个疑问:他为什么不出门参与战争?

还没等她想完这个问题,屋外,战争已经开启。

“季也,你这样让我觉得很窒息,要我说多少遍,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赵沅的声音。

“普通朋友?我怎么记得,你说,你们是舍友,朝·夕·相·处的那种。”季也的声音。

赵沅沉默。季也的声音冷了冷,“怎么,被我说中?”

赵沅道:“你明知道,我不太住宿舍……”

季也笑了,“哎?前天晚上,你不就住了吗?”

“……”

“嗯?”

“我住的宾馆……”

季也长长地“哦”了一声,“那你那天发给我的照片是?”

赵沅小声道:“普通合照。”

“你发给我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我,我,我。”

赵沅“我”了好几声,还没说出下文。

祝语橙这边哈欠连天,就快睡着时,外面响起了一串哭声。

啊?怎么就哭了?她错过了什么关键情节吗?

赵沅嚎啕大哭,“我只是想要你在意我。你明白吗?你不明白!”

季也又笑,“为了让我在意,就做出这种事?‘表哥’真是幼稚。”

“不要这么叫我,我们明明早就不是兄弟,所有人都知道,就只有你还在装傻!”

“嗯,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就不会和她订婚!”

“那是季家的决定,不是我的决定,相信我,赵沅。”

……

祝语橙的脸埋进膝盖,她维持着这种和旁边人相同的姿势,已有好一会。

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关进电影院的VIP房,被迫看完了一部狗血电影。

她不想看,又不能离场,就算捂住耳朵还是能够听见。

电影的后半场“演员们”甚至愈发肉麻,她整个人也跟着麻了。

祝语橙关于这部“电影”,唯一感想是,那位和季也订婚的倒霉女孩,她还好吗?

祝语橙不用想都知道,在季也、赵沅的故事里,那个女孩也是炮灰。

炮灰,炮灰,这个世界怎么有那么多炮灰啊!

另一方面,祝语橙对于身旁人产生了诸多疑问。

石时同学,你听到了,你只是赵沅、季也这对小情侣PLAY的一部分。

作为他们故事里的男炮灰,你有什么感想吗?

祝语橙心怀这个疑问,抬头看向石时,而石时在看手机。

他们两人同时清晰地听见,从手机里传出的女音播报声。

“支付宝到账一万元。”

“支付宝到账两万元。”

祝语橙:???

最新小说: 婚内恋情 过分痴缠 你妈求我和你处对象[六零] 等不来那场雨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机甲] 今日农场不打烊 年代文里做极品 这个世界不太对劲[现代女尊] 像鱼[暗恋] 潮湿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