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傍上大佬后炮灰躺的更平了 > 第17章 末世生存第十七天

第17章 末世生存第十七天(1 / 1)

虞晚微微睁目,差点没咬住自己的舌头。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隔壁房间是一个小型储物间,里面存放着日用品,食物以及纯净水……

用纯净水洗澡,这狗男人的身子莫非是金子做的不成??

不对,现在的水比金子更珍贵!

可面前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问题所在,反而懒懒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随机无视她,径直走到衣柜前。

“老大,我们都已经停水停电那么长时间了,水我也就囤了这么一点,咱们是不是要省着点用呀?”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

虞晚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惹他不快。

于是,斟酌着语气,商量式的开口询问。

末世中的水资源尤为宝贵,在物资贫瘠的境地中更是千金难求。更何况,就算她存储的水足够他们用上一段时间,但早晚会有耗尽的一天。而他们身边又没有水系异能者,到时候可真的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万俟弥山有时候真不知道,这只蠢老鼠是真蠢还是假傻,明明脆弱到一根手指就能弄死,还偏偏浑然不觉,瞪圆着眼睛往他身边凑。

难道他看起来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吗?

细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吵,但也没什么意思。

“唔——”

正期待男人回应的虞晚刚伸长着脖子追随着对方的身影,下一秒,头上便忽然罩下来什么东西,眼前一黑,她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股无法辨别的清淡气味萦绕在鼻尖,带着丝丝生硬,有些像冬日雪松散发出的味道,清冷色调中含着淡淡苦涩,但与雪松不同的是,这股味道更霸道,更富有侵略性,就像男人幽深锐利的眸光,令人心尖颤颤。

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的虞晚小脸燥红,赶紧手忙脚乱的将东西扯下。

重见天日,手里的白色浴袍也闯进了她愠怒的视线。

红晕从面颊晕染到耳根,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的。

虞晚手指动了动,想直接把浴袍扔在地上,再上去愤愤躲两脚,踹不得主人难道连一件破浴袍都踹不得吗!

还真踹不得……

打狗还得看主人,当着男人的面踩他的衣服,这不就相当于当着本尊的面嫌弃他吗?

她还没胆大包天到这种地步。

抱着男人的浴袍,虞晚心里隔应的要死,却仍然挤出一个灿烂到不行的微笑。

将视线重新放在万俟弥山的身上,对方俨然已经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衫,黑色长裤,浅灰色短袖,看起来人模狗样的。

虞晚觑人脸色,能看出来对方并不想搭理自己刚刚说的话,她也就懒得再说了,反正到时候要真是断水了,渴死的不止她一个。

“老大,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的天气是越来越热了?空调和风扇也都用不了,屋子里简直跟个大蒸笼似的……”

虞晚一边说,一边睁着亮晶晶的圆眸悄悄打量着男人的神色。

“要是我一个人的话,其实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是老大您可不行!您怎么能受这苦呢!”

男人疏懒的坐在她穿越来专门置办的超软单人沙发上,听到这里,终于有了点反应。

微湿的头发略有些凌乱,趴在那张锋利阴戾的脸上不显柔软,反而带着些潮气更显冷硬。冰冷目光忽然投射过来时,虞晚还有一瞬间的心慌。

“老大,以咱们两个的关系,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其实,我在地下室里还藏了一台发电机。”

虞晚身子微微前倾,却又不敢离对方太近,声音拉低,神神秘秘的,尤其是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

女孩长睫眨眨,蝴蝶扇翼似的,灵动又漂亮,还带着几分自以为隐藏很好的狡黠。

虞晚眉间漾出些许倨傲之感,就等着看这男人不敢置信却又欣喜若狂的模样。

可等着等着,就等到了三个字的回应。

“所以呢。”

所以呢?!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自己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不懂吗?

在停水停电的环境里,发电机意味着什么,去问一问戴小黄帽的小学生都能得到个答案吧。

“有了发电机,您就可以开空调啦,就不用受着闷热的苦了!”

一来一回,拉扯的时间也不短了,虞晚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偏偏还得耐心的给出回应。

“哦。”

“你去拿吧。”

万俟弥山这下眼皮都懒得抬,手上把玩着一颗绿色水晶状的东西,修长骨节被泛着光泽的翠绿衬得更加冷白好看。

可一贯喜爱美丽事物的虞晚,却无心注意这美景,她感觉自己温婉贤淑的主人格(bushi)都快被暴躁的另一面给挤下去了。

她赌两包方便面,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她要是能整的动那发电机,还用着拐弯抹角的来请他帮忙吗!

但是虞晚都已经杵在这儿了,还费了那么多口舌,不达到目的怎么肯罢休。

不甘心的又磨了许久,最后也不知道男人是被虞晚说服了,还是被她说烦了,总之,终于迈动了他的金腿,跟着虞晚去了地下室。

去地下室其实从一楼走是最方便的,但因为楼下的一群人还在,虞晚不想将地下室的物资暴露人前,于是,便带着万俟弥山从二楼另一处隐藏楼梯走的。

虞晚身量在女生中其实并不算矮,一米六五,要是穿个高跟鞋,怎么着也有个一米七几了,虽然地下跟地上修建的高度不一样,但她走地下室楼梯的时候并不会觉得矮。

可当万俟弥山一踏进,因为高度问题,被迫弯腰,将入口光亮挡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的时候,她才发现,地下室的楼梯确实修的矮窄了些。

一阵穿透衣衫的冷风袭来,虞晚身上的燥热被扫去了不少,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像一只被疏懒的布偶猫。

不得不说,地下和地上完全可以说是两个季节的温度。

上一秒还觉得热的身体粘糊,下一秒地下通风处的冷风吹来,瞬间感觉沁人凉爽了不少。

没有电灯的照明,地下室伸手不见五指,幸好虞晚带了个手电筒,才不至于摸着黑东碰西撞。

最新小说: 逃婢 上船暴富,但下不了船 他的暗卫 卷柏 嘘,门后有鬼 望月 白人饭、荞麦面和意大利面之柯学料理 漂亮知青分手后赢麻了[七零] 平平无奇恋爱游戏NPC而已 巫女她过分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