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1 / 1)

夏夜露深,幽然寂静。

萧臣夜话音刚落,众人觉得身上一阵凉意窜过。

周湛:“什么?”

他汗如雨下,强行镇定下来,试图保留“智囊”应有的体面。

“呵呵,你们不进去吗?”

萧臣夜垂了下眼。他终于正眼看向周湛,认出他是谁,拧着的眉头并未舒展,道:“没必要了。”

“有人收拾过现场。”

“不会留下痕迹。”

原涛和文之昭默契对视。

眼神交汇,未尽之语,满是对萧臣夜天赋的艳羡之情。

他们从不像他这样,对玄学、非自然具有天然的敏锐机警,单凭在外头一看一嗅,便能确定内部情况。

这也是为什么,萧家本家至今仍在劝他回去接受家业。

文家和原家的地位逊于萧家,几百年前附属其下。

时代发展,社会变化,自然没有过去的封建阶级之分。文家、原家亦是出了不少优秀玄士,只是比起萧家血脉中自带的天赋,他们的子弟仍望尘莫及。

具有天赋却浪费在庸庸之中,是一件令人扼腕的事。

——萧臣夜在玄术世家眼中,俨然如此。

萧臣夜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情绪变化。

周湛倒是着急起来,他生怕自己的存在感被忽视,重提旧话,看向他:“我说过,春雨楼会出事——”

“现在验证了我的说法。”

周湛鼻孔高高抬起,脸色激动得涨红。他已经做好准备,迎接主角团倾佩的目光,将他捧上神坛。

然而,主角团并如他所想。

他听到原涛说:“我联络一下本家,看有没有安排谁来过这里。这清理的手段不会是普通人。”

文之昭:“这两天我在春雨楼附近多转转。”

决心不再涉及玄术道学的萧臣夜沉默一会。

他选择加入同伴的行动。

周湛落了单,他被忽视,一时愕然。

最早问他“有预知能力”的文之昭看了他一眼,不算轻视,平铺直叙:“你没有玄道手段,不能参与。”

普通人和他们这类具有“玄学道术”手段的玄士不同。

他们没有保全自我、求生挣命的能力,便不应该介入。

周湛怎能让机会白白溜走!

他说:“我虽然没有什么玄道手段,但是我会预知!具有先知能力总可以帮上忙吧!”

萧臣夜愣了下。

他对这个矮子没有太多好感——尤其是此前聚会结束后,他陡然出现,疯言疯语一番,在场人无不是一头雾水,而后,他又如临大敌般,灰溜溜离去。

前前后后,疑窦重重。

奈何,周湛“预知”到了春雨楼的跳楼事件,萧臣夜不得不开始重视他所说的话。

萧臣夜依旧不愿相信阮栀学姐本该死在那场聚餐上。

如果事情真的像周湛所说,他难辞其咎。

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他执意邀请阮栀前来参加饭局。

……

周湛喜忧参半地回到宿舍。

深夜,寝室内鼾声连连。

他勉勉强强地参与到主角团接下来的活动中,捉鬼打鬼的活动由主角团来干,他只要动动嘴皮子说点“预知剧情”即可。

事情发展与他设想中的差不多。

可是周湛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剧情笔记本揣在兜里,他摸出“春雨楼跳楼”的那段。

左思右想,还是没能想通:作为男主重拾玄道的第一个新手案件,春雨楼恶魂是萧臣夜及男配文之昭、原涛的练手剧情之一。

结果呢?

人到春雨楼,篮子打水一场空。

连恶魂的头发丝都没见到一根。

周湛甚至怀疑自己记错剧情。

他喃喃:“不应该啊……”

萧臣夜无声站在大教室外,听着讲台前教授唾沫横飞地讲课。

透过窗户,一眼望见,阮栀坐在前排,她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时不时与身旁女孩轻声交流几句。

日光倾洒,如同海藻般柔亮乌黑的长发垂在颊边,一双美目低垂,浓睫如扇翕动。

盛夏的阳光从不吝啬。

它大胆张扬地落进凡尘,仿佛就此拂去那场被校方禁止谈论的跳楼事件带来的阴翳。

课时结束,学生陆陆续续走出教室。

阮栀慢了一拍,她收拾着桌上杂物,抬头注意到萧臣夜。

英俊青年似乎难以启齿,他迟疑片刻,终于开口。

“阮学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阮栀:“……”

她没有接话。

萧臣夜只好兀自说下去:“上次聚餐时,你有没有觉得那家火锅店有什么不对劲?”

周湛预知的“阮栀必死之局”并未发生,想要查探真相,问当事人是最好不过的办法。

萧臣夜不能将这个任务拜托他人。

他独自前来,忐忑开口。

阮栀蹙起眉头:“那家店有什么食品问题吗?”

“食材过期?火锅汤底反复使用?”

顿了顿,美丽女孩脸色奇怪,“还是消防不过关?”

“……”

萧臣夜一句话也憋不出来,绞尽脑汁想着如何以普通人能接受的说法,解释那天聚餐可能存在的灵异状况。

“那天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同寻常的——诸如,手机信号不好、气温低,过于潮湿这类的……”

萧臣夜平时说话从不会像这样,用上反复的描述。他越说越没底气,最终,无奈地朝阮栀笑了下。

“我说的是不是让人困惑?”

阮栀直说:“学弟,你一直让我很困惑。”

漂亮女孩皱起鼻子,她的声线柔软清亮,语调毫不客气,“我不太明白你的来意。”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静默。

萧臣夜身心沉浸在“自己可能让学姐对他的印象分持续降低”的恐慌与愁苦中,他忽略余光里,偌大阶梯教室外玻璃窗上闪烁过的冷凉锋芒。

“……”

最终,他只能说:“我有个朋友,听说那发生了点灵异事件。”

“不知道你当时有没有受到影响。”

阮栀微不可察地抿唇。她的火锅店聚餐记忆很少,依稀记得自己喝了酒,在学妹小桃的陪伴下回到宿舍。然后,狠狠地睡了一觉,醒来头晕脑胀,吃了止痛片。

舍友温雅调侃她酒量浅,千叮万嘱要她将来不许沾酒。

她说:“我和你们一样,在包厢吃饭,中途上过一趟厕所。”

话音落下,阮栀迟疑一会,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

在卫生间里补了个妆?

再多的记忆没有,一切都像蒙上纱般朦朦胧胧,也难怪温雅不让她再碰酒。

教室内,他们的谈话没有旁人介入。

接近饭点,学生们匆匆赶往食堂干饭。

此时此刻,教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萧臣夜说话时,情难自禁向心怡学姐的方向靠近。

异常发生在下一秒。

阶梯大教室后方的玻璃骤然多了几条裂缝。

萧臣夜本能地朝发出清脆破碎声的窗看去。

正午时分,阳光艳丽,玻璃洁净。

一道黑黢黢、柔软、延展性极强的触手蓦地出现,黏腻而潮湿地留下痕迹。

萧臣夜瞳孔紧缩!

他身上携带的家族法具,腕上红绳。此刻炙热沸腾,嗡嗡震动,烫得几乎要烧出一层水泡。

那条触手周身笼罩着漆黑雾气,仿若无形,如同烟雾。

它位于阮栀的背后,在她的视线盲区。

眼看那条触手击空而来,将要抽打到女孩的雪白后颈。

萧臣夜目眦尽裂:“学姐!”

青年面露惶恐,试图将她拉开。

谁料,那条触手并未目标线路那般,直击阮栀柔软、脆弱的雪色脖颈。

它选择停滞。

紧随其后,蜷动触手尖尖,抚过女孩乌黑的发顶。

阮栀毫无察觉身后的异样。

她只错愕于眼前青年的一系列动作。

萧臣夜面上情绪急剧变化,伸出的手臂停留在半空,险险要握住她的手腕;破口而出的“学姐”两字接近嘶哑,充满恐慌;以及,这一刻,他依旧紧绷的面部表情,瞳孔缩如针尖。

她扭头看向后方。

空无一人。

她:“……”

再扭头看向萧臣夜,阮栀谨慎地退后半步。

“学弟,你刚才是……发疯了吗?”

英俊青年目瞪口呆,看到那条笼罩在黑雾中的触手再度出现在她的身后,极其得意地蜷缩、舒展。

像一朵开得灿烂的花。

萧臣夜吞咽喉咙,怔怔,无言可说。

作者有话要说:修了个错字,感谢读者>

最新小说: Alpha就不能咸鱼了吗? 这破女主她不当了[六零] 和好 和忍者恋爱吧! 弄蔷薇 女配也可以是万人迷吗 这女主角我不当了 京港撩惹 [红楼]林夫人种田日常 顶流的病美人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