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1 / 1)

这是老板来检查工作了?董嘉柔立刻正襟危坐,幸好她已经安排过,便朝九阿哥扬起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道:“回九爷的话,臣妾同完颜氏提过,完颜氏说她娘家已经给安排好了,生孩子是大事,臣妾到底没有完颜氏娘家周全,便让完颜氏用她娘家安排的三个稳婆和一个药膳嬷嬷,一应药材、补品,都让完颜氏家中送来的药膳嬷嬷去库房随便挑。”

董嘉柔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詹嬷嬷和绿芹、紫苏可没少嘀咕:

“完颜氏一个格格,生个孩子而已,哪里可以让娘家又是送三个稳婆外加一个准备给完颜氏做饭的嬷嬷的,还让药膳嬷嬷在库房里随便挑药材和补品的。”

想到嬷嬷和婢女的念叨,董嘉柔只觉得自己真的是把“大度”展示得相当到位了,就等着九阿哥这位顶头上司赏她一句肯定的话了。

当然,要是给点金银赏赐就更好了。

意料中的“赏”迟迟没有到来,反倒是九阿哥脸色肉眼可见地变臭。

打工人董嘉柔怯怯道:“九爷?”

九阿哥只觉得这董鄂氏越发过分了,装贤惠冷落他也得有个度吧?完颜氏不过是府中一个格格罢了,先前这董鄂氏因为府里格格有孕就找他闹,他还只是觉得这董鄂氏有些不懂事,冷落了这些时日,这董鄂氏倒是懂事成这样了?

“你一个当福晋的连稳婆都不给人家安排?爷府里是请不起稳婆吗?一个格格生产,还巴巴地要人家娘家又是送稳婆又是送药膳嬷嬷的?”九阿哥冷声道。

董嘉柔心里暗道:糟糕,忘记这森严的等级制度了,这算是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不被马儿来一蹄子就不错了,赏赐什么的就别做梦了。

打工人董嘉柔一脸苦涩和为难,垂着脑袋等着老板继续训话。

见董嘉柔这样,九阿哥见好就收,缓了声音,“晚膳吃什么?”直接切换了话题。

“啊?”董嘉柔抬眼看向九阿哥,见九阿哥正看着自己,又连忙垂了眼,道:“还没定下呢,爷晚膳想吃什么,我让人做好了给爷送去?”

给爷送去?这都说的什么话?九阿哥的耐心终于磨没了,起身道:“不必了。”说完抬脚朝外走去。

绿芹忙上前给九阿哥开门打帘子……

董鄂氏!你玩过头了!既然你想玩欲擒故纵,那爷就陪你好好玩玩!九阿哥离去时狠狠地想着。

看着九阿哥离去的背影,董嘉柔只觉得,这男人真是难伺候,他宠爱的小妾要生孩子,还非要她这个情敌去插手,就不怕她让那完颜氏一尸两命吗?还有,她都说了,想吃什么她让人送过去了……

“福晋!”九阿哥刚一消失,詹嬷嬷就走了过来,面上全是“恨铁不成钢”,“您怎么将九爷给气走了呢?”

“我气走的?”董嘉柔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福晋!”詹嬷嬷握住董嘉柔的手,道:“九爷问您晚上吃什么的时候,明显就是要在您这里用晚膳的,您倒好,还说给九爷送去,这不明摆着赶九爷走嘛,九爷能不生气嘛。”

“啊?”竟然是这样吗?董嘉柔仔细想了一遍,好像詹嬷嬷说得确实挺有道理的。

董嘉柔在内心深刻反省自己,她错把九阿哥当成一个纯粹的老板了,竟然忘记了九阿哥是她老公这件事情。

往后她一定努力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护好手中的金饭碗!董嘉柔暗自在心中立志。

转眼又过了几日,难得一个晴天,董嘉柔正一边享受着绿芹、紫苏两个丫头给她剥着刚买回来的糖炒栗子,一边讨论着怎么将外头的亭子围起来,吃一次火锅。

主仆三人正说得兴起,詹嬷嬷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福晋。”

董嘉柔收了笑容,道:“怎么了?”

詹嬷嬷上前,道:“福晋,完颜格格发动了。”

董嘉柔脑子里全是晚上吃什么,一时没反应过来詹嬷嬷话中的意思,一脸懵地看着詹嬷嬷。

见董嘉柔满眼迷惑,詹嬷嬷又道:“完颜格格屋里遣了人过来,求福晋往宫里递个牌子,请个太医过来。”

董嘉柔这才反应过来詹嬷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詹嬷嬷,完颜氏的预产期不是下个月吗?怎么提前了一个月?”

不等詹嬷嬷回答,董嘉柔便对婢女吩咐道:“紫苏,你让人拿着我的牌子去请太医过来,绿芹,你去找管家,让他派人将九爷找回来。”

两个婢女领命各自出门。

詹嬷嬷叹口气道:“也就福晋您慈悲。老奴也问了完颜格格院里来传话的小丫头,那丫头吞吞吐吐一阵,也没说个所以然,老奴估摸着……”

詹嬷嬷顿了顿,往门外看了眼,压低声音道:“是那完颜格格自己将自己弄早产了。”

董嘉柔起身道:“詹嬷嬷,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詹嬷嬷却上前一步,蹲身行礼,拦住了董嘉柔,“福晋,太医还没到,这会儿您还是先别过去,省得惹麻烦。”

董嘉柔知道,詹嬷嬷是原主的奶嬷嬷,自然是一心向着她的,这会儿也只有詹嬷嬷敢这么大喇喇地说“惹麻烦”这样的话。

詹嬷嬷见董嘉柔脚步顿住,赶紧道:“福晋,格格那边的院子本就不宽敞,如今为了生产,还住了不少嬷嬷,您去了反倒没地方落脚,这死冷的天,总不能让您一直站在院子里候着。再说,完颜那边有她娘家派来的产婆和药膳嬷嬷伺候着,完颜格格又是头胎,没那么快,您安心等太医来了,跟太医一起过去看看就成。”

董嘉柔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倒也没有逞强,毕竟这会儿外头还怪冷的,她与那完颜氏也确实不熟,便道:“詹嬷嬷,你派人去那边院子传个话,让完颜格格那边有什么情况立马来报,谁若是误了格格生产,不管她是什么来头,我定绕不了她。”

詹嬷嬷福身应下,退了几步转身去外面安排了。

詹嬷嬷刚出去没多久,紫苏和绿芹就先后回来了;

紫苏带着从厨房提来的食盒,道:“福晋,您先简单吃点东西。”

几样点心刚摆好,绿芹就进来了,先朝董嘉柔福身喊了声“福晋!”便在屋中的火炉边轻轻拍了几下衣裳,生怕将屋外的寒气带到董嘉柔身边。

绿芹几步走到董嘉柔身边压低声音道:“福晋,您猜完颜格格怎么早产的?”

被绿芹那双冒着熊熊八卦之火的双眼看着,董嘉柔就知道,这丫头定是打听清楚了,便笑道:“怎么早产的?”

转眼看见一旁的紫苏也正巴巴地看着绿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绿芹,等着绿芹开口。

见此场景,董嘉柔莫名有些想笑,嘴角压都压不住了,忽然想到完颜氏这会儿还疼得死去活来的,自己这样似乎有些不道德,才又压下了嘴角。

“完颜格格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送子娘娘这几日会放几船男孩来人间,过了这几日,后面就是女孩了,刚巧,完颜格格娘家嫂子昨日生了个男孩,完颜格格今天就发动了。”绿芹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董嘉柔皱眉道:“这种话往后你别胡说,你怎么知道完颜格格是因为听了那样的话才早产的?”

绿芹面上闪过一丝急色,想到方才的消息来得太过容易,忽的明白了什么,连忙跪下,道:“奴婢知错,差点给福晋惹祸,请福晋责罚。”

董嘉柔拉起绿芹道:“地上凉,快起来。”

绿芹是个聪明人,往往稍加提点,她就能想到很多,多到就如现在,董嘉柔原本没那么多意思,倒是被绿芹这反应弄得不得不也跟着往深处想了起来。

屋中一时有些安静,还是紫苏开口打破了这震耳欲聋的静默,“怪不得前段时间,奴婢也听到有婢女、婆子说什么送子娘娘、什么渡船、什么男孩女孩的,原来这些话都是说给完颜格格听的?”紫苏面上全是认真的神色。

紫苏也是自小跟在董鄂嘉柔身边的婢女,董鄂嘉柔作为家中嫡长女,自小就被宝贝着长大,知道将来这个女儿要参加选秀,家中也是早早就为她做了准备,培养了绿芹这个七窍玲珑心还懂药膳的,也培养了紫苏这个有些拳脚功夫的婢女。

董嘉柔和绿芹对视一眼,董嘉柔给了绿芹一个眼神,绿芹立马点头,转身出去了。

或许是因为习武的原因,紫苏的性子明显比绿芹要大大咧咧许多。

紫苏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才懒得管那些,忙劝着董嘉柔开始吃东西,她还等着福晋将吃不了的赏给她吃呢……

“福晋,张太医给您请安来了。”婢女挑帘在门口道。

紫苏连忙收了炕桌上的点心。

“请进来吧。”

一位提着药箱的太医躬身进屋,朝董嘉柔单膝跪下道:“微臣见过九福晋,九福晋吉祥。”

董嘉柔连忙起身道:“张太医快请起,完颜格格那边就有劳张太医了,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府里人去办,救人要紧,还请张太医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微臣谨遵九福晋吩咐。”说完,张太医起身朝董嘉柔抱拳行礼,提着药箱跟着婢女往完颜格格院中去了。

“紫苏,快给我拿个手炉,咱们也过去瞧瞧。”

紫苏给董嘉柔裹了厚厚的狐裘披风,又装好手炉,主仆两正要出门,一个婢女跑进来道:“福晋,不好了,完颜格格那边难产了,詹嬷嬷这会儿还在那边守着,小阿哥还没生出来,完颜格格却已经晕过去了。”

“太医不是刚过去吗?”董嘉柔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婢女点头,“奴婢方才在路上碰到太医了,是詹嬷嬷让奴婢来告诉福晋的。”

也就是说,太医还没看过?

董嘉柔心下稍安,“走,过去看看。”

董嘉柔老远就听见产婆在喊,“格格,您用力啊,您可不能睡啊……”

等赶到完颜氏院子的时候,便看见一盆盆血水从屋里端出来。

得知福晋亲自过来,刘格格和郎格格立马从各自的屋子里出来,在廊下候着,一见到董嘉柔就连忙行礼,“福晋吉祥。”

董嘉柔脚步匆匆,也没心思同二人周旋,朝两人抬手道:“两位格格不必多礼。”便不再理会二人,朝刚出来的詹嬷嬷看去。

迎上董嘉柔的目光,詹嬷嬷却是关切道:“福晋,您怎么来了,这里到处都是血腥味,又冷……”

话没说完,就被董嘉柔抬手止住,朝詹嬷嬷身后刚出来的张太医道:“怎么样?”

张太医道:“微臣已经给完颜格格扎了针,一会儿她便能醒来,只是完颜格格已经虚脱,恐怕醒过来也没力气生产,这妇人生产,主要还是得靠自己发力,完颜格格这样下去恐怕只能保一个了。”说话间,张太医一脸的难色。

这是让她保大保小?董嘉柔皱眉,想到前世自己生孩子时候的场景,连忙道:“产婆呢?产婆到底会不会助产,不是可以顺着肚子往下推吗?……”

“福晋!”詹嬷嬷打断董嘉柔,朝她微微摇头,眼中全是提醒。福晋又没生产过,产婆的活怎么能张口就来?“完颜格格娘家派来的产婆自然是将能做的都做过了。”

“福晋,大人孩子恐怕只能保一个了。”

张太医的话音刚落,屋里就有嬷嬷带着哭腔喊道:“格格,您快用力啊!”要是再不用力就没命了。

“大人小孩都要保!”董嘉柔铿锵道。

“这……”张太医面露难色。

“那就先保大人!”

张太医不可置信地看向董嘉柔,“福晋……”

一旁的詹嬷嬷和紫苏也齐声道:“福晋!”眼中甚至还带了惊恐,她们福晋疯了吧?完颜氏不过一个格格罢了,她肚子里的可是皇室血脉!

董嘉柔再次肯定道:“没听见我说话吗?保大人!”

张太医有些哆哆嗦嗦道:“微臣,微臣……”

“福晋,求福晋请院判大人来救救格格吧!”屋中,完颜氏的药膳嬷嬷听了董嘉柔的话,从产房冲出来跪在董嘉柔跟前请求道。

若是平常,詹嬷嬷多半会阻止,一个格格罢了,哪里有资格劳动院判大人来接生的,但想到董嘉柔刚才的话,詹嬷嬷不敢阻止,若真的保大不保小,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她家主子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詹嬷嬷连忙在董嘉柔耳边道:“太医院的院判大人医术十分了得,尤其擅长妇产科。”

张太医也连忙道:“微臣出来的时候,院判大人正在给各宫娘娘配养生药材,这会儿应是还在太医院。”

“那还不快让人去请院判大人?”董嘉柔道。

“奴婢立刻安排人去!”说完紫苏就要出门,詹嬷嬷连忙道:“紫苏,你亲自跑一趟。”那可是院判大人,可不能随便派个人去请。

屋里,张太医和产婆还在努力中,众人则在廊下焦灼地等候着。

詹嬷嬷一个眼神,董嘉柔身后跟着的婆子立马会意,转头就将方才在廊下的几个婢女和婆子敲打了一番,以确保董嘉柔方才“先保大人”的话不会传出去。

另一边,刘格格和郎格格邀请董嘉柔去她们屋中坐会儿,董嘉柔摇头道:“我在这儿等会儿就成!”

两位格格也不好强求,只得跟着董嘉柔一起在廊下等候。

有眼色的婢女立马端了炭盆摆在董嘉柔跟前,随后刘格格和郎格格跟前也都摆上了炭盆。

太医院的院判大人还没请来,九阿哥倒是先回来了,一进院子便看见裹得像个粽子似的董嘉柔在炭盆旁冻得轻轻跺脚。

“九爷吉祥!”有眼尖的婢女看见了九阿哥。

董嘉柔转身,见是九阿哥,正要福身请安,被大步走来的九阿哥一把扶住,“福晋不必多礼。”

董嘉柔顺势停止了屈膝的动作,“九爷,完颜……”

九阿哥握住董嘉柔的手,轻轻拍了拍,安慰道:“不必多说,我都知道了,你做得很好。”语毕,便立马松了手。

说话间,太医院的院判柳大人也过来。

九阿哥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讲究那些虚礼,柳院判被直接请进了产房。

没过多久,产房内就传来婴儿的啼哭,紧接着就有嬷嬷出来报喜道:“恭喜九爷,恭喜九福晋,完颜格格生下了一个小格格。”

最新小说: 云泥之别 她是全球领袖 娇娇小青梅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陷笼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怎奈她姝色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