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1 / 1)

詹嬷嬷眉头轻皱,看向董嘉柔的时候迅速换上笑脸,道:“福晋,九爷这是护着您呢,您别想歪了。”

是她想歪了?董嘉柔探寻的目光扫向詹嬷嬷,詹嬷嬷眼眸中一丝不确信被董嘉柔抓住。

董嘉柔觉得有些好笑,詹嬷嬷说这话自己都不相信吧,不过是为了安慰董鄂嘉柔,多半是怕董鄂嘉柔又闹起来,或者心里不舒坦。

只是詹嬷嬷不知道,如今站在这里的是打工人董嘉柔,而不是原来那个真福晋董鄂嘉柔。

九阿哥只是董嘉柔的老板,董嘉柔才不管九阿哥是不是真的会去管那边院子的琐碎事情,只要那边的事情别牵扯到她这里就行了。

董嘉柔不再多说,只让詹嬷嬷和绿芹、紫苏看好院子,省得惹麻烦,自己则又将心思投入到如何经营铺子、多挣银子上去了。

就这般过了两天,午后小憩的董嘉柔一边喝着紫苏递过来的热茶,一边吩咐道:“紫苏,你和绿芹去我库房清点下现银,再将那些不常戴的金银首饰也整理出来。”

紫苏应了声“好”,见四下无人,轻声道:“福晋,您这两日一直在翻看账本,现在又要清点现银,您是要盘铺子,准备做什么买卖吗?”

董嘉柔有些意外地看向紫苏,一口咽下嘴里的茶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目光中毫不掩饰对紫苏的夸赞,或许这丫头真的是块做生意的料。

紫苏本就有些功夫,又常做给董嘉柔跑腿的活,董嘉柔觉得或许往后真的可以往这个方向培养紫苏。

紫苏眸中的小得意也丝毫不掩饰,道:“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奴婢跟着的主子是谁?”

“也对,不过你如今这拍马屁的本事也是长进得飞快,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董嘉柔打趣道。

紫苏笑道:“奴婢是实话实说,从未想过拍主子马屁。”

董嘉柔将手里的茶杯递给绿芹道:“行了,赶紧去清点下咱们的家产,你主子带你们赚大钱去。”

紫苏笑眯眯道:“奴婢这就去。”

此时的紫苏对董嘉柔的“赚大钱”根本没当真,只是见她家主子做这事情挺开心,便也跟着觉得开心。

“哎哟!”绿芹惊呼。

紫苏走到门口,跟快步进屋的绿芹撞了个正着,要不是紫苏身手敏捷,一把扶住了绿芹,绿芹只怕是当场被撞倒了。

绿芹摸着被撞的鼻子,疼得只吸气。

“绿芹姐姐,你没事吧?”

“对不住!对不住!”

紫苏连声道。

董嘉柔听见动静也走了过去,对绿芹道:“你没事吧?”

绿芹摇头,“奴婢没事!”

确认了绿芹没事,董嘉柔这才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急成这样?”

绿芹朝董嘉柔行了一礼道:“回禀主子,奴婢刚听说九爷罚了郎格格,让她搬去了碧落阁,还禁了郎格格的足,不准郎格格踏出碧落阁,还说,没有九爷的允许,谁都不准去看郎格格。”

听了这个消息,原本还在打量绿芹鼻头有没有受伤的紫苏立马转移视线,望向绿芹的眼中燃烧着熊熊八卦之火。

董嘉柔眼中也全是意外,她原以为九阿哥那日叫她别管那事了,是想和稀泥,避免后院的争执,没想到九阿哥真的去处理这事情了。

“禁足多久?”董嘉柔道。

绿芹立马带着些许幸灾乐祸回道:“九爷只说禁足了,没说多久。”

在绿芹眼中,郎格格这是被判了无期。

董嘉柔却没这么想,道:“没说多久的话,那就是随时可能放出来了吧?只要九爷高兴。”语气里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

见董嘉柔这样,紫苏和绿芹对视一眼,紫苏眼中的八卦之火与绿芹眼中的兴奋之色均被疑惑取代。

“主子,您怎么会这么想呢?九爷要是只是意思一下,大可不必命郎格格搬去碧落阁,住在现在的院子里就行了。”紫苏有些不明白道。

绿芹也补充道:“是啊,主子,九爷这次是真的护着您呢。奴婢听说,碧落阁许久不曾住人,里头阴暗破旧,这次九爷应是也被郎格格气狠了,陷害完颜格格,还想嫁祸给主子……”

不等绿芹说完,董嘉柔便笑着道:“好啦好啦,九爷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就不要再这里猜测了,只要这件事情跟我们没关系了就成,你们两个,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什么事情都别想耽误她挣钱,她还要琢磨菜谱、餐具、经营模式……忙着呢。

董嘉柔正和绿芹算着手里能动用的现银,紫苏就来禀报“主子,完颜格格求见。”

董嘉柔轻皱眉头,指着炕桌上的库房册子对绿芹道:“快将这些收起来。”又对紫苏道:“请完颜格格进来吧。”

董嘉柔还没坐好,完颜氏抽抽噎噎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福晋,婢妾好苦啊~”

董嘉柔抚裙摆的手一顿,抬头就见完颜氏跌跌撞撞地进屋,一进来就跪在地上,“福晋,请福晋为婢妾做主啊~”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董嘉柔看了完颜氏的婢女一眼,“还不赶紧将你主子扶起来。”

完颜氏在婢女的搀扶下起身,一边用帕子擦拭眼泪,一边道:“是婢妾失礼了,多谢福晋。”

“嗯,往后多注意些,莫要让有心人以此来说我们府里没规矩!”董嘉柔说得义正言辞。

完颜氏连忙起身,恭敬地朝董嘉柔行礼应答。

完颜氏落座后,董嘉柔道:“小格格最近怎么样?”

完颜氏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不明白董嘉柔怎么一下子将话题转到小格格了,她方才哭成那样,福晋难道不应该现问问她怎么回事吗?

完颜氏眼中的错愕自然没有逃过一直看着她的董嘉柔,笑话,她又不是才穿越过来,完颜氏这些小把戏她还能不明白?

白天九阿哥才刚禁足了郎格格,都是一个府里住着的,郎格格做下的那些腌臜事情完颜氏定是也知道了,只是九阿哥发话了,没有九阿哥的吩咐郎格格出不了碧落阁,别人也不能去碧落阁。

这完颜氏估摸是一肚子气没处撒,想让她董嘉柔去碧落阁再处置郎氏一番,她才不上当呢!

对上董嘉柔的眼神,完颜氏眼神闪烁,很快打起精神,道:“有劳福晋惦记,小格格一切安好,就是最近有些黏婢妾,眼看着宫宴就要到了,今儿个奶嬷嬷还在发愁,担心宫宴那日婢妾不在小格格身边,小格格若是哭闹,只怕……”

完颜氏一边说,一边偷眼瞧着董嘉柔,见董嘉柔并无不悦,便壮着胆子道:“婢妾想跟福晋讨份恩典,宫宴那日,福晋可否让婢妾一起进宫?婢妾一定照顾好小格格。”

说话,完颜氏起身朝董嘉柔郑重地行了跪拜礼。

董嘉柔原本想与身边的紫苏来个眼神交流,不料小丫头满眼不乐意地盯着完颜氏。

这神情,活像是完颜氏又来坑她家主子了。

董嘉柔有些好笑,不过想到宫宴,再想到小格格才那么点大,要是中间出了什么纰漏,她还真没太多精力去照顾小婴儿。

董嘉柔便爽快道:“行,那你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宫宴那日小格格就交给你了,务必照顾好小格格。”

完颜氏显然没想到董嘉柔这么爽快答应了,眼中的意外来不及收起,连忙磕头谢恩,又闲话了几句,便开开心心回去了,早将郎格格那些破事抛之脑后。

“福晋,您怎么就这么答应了完颜格格带她进宫了呢?”完颜氏的身影刚消失,紫苏就有些着急道。

“小格格才那么点大,这趟进宫,我还得应付别的福晋……”

不等董嘉柔说完,紫苏就道:“福晋,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您只收了套头面就答应带完颜氏进宫,太便宜她了,再说了,那套头面是宜妃娘娘赏赐,咱们还没法换成现银…”

说到后面,紫苏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似乎有些为自己产生这样的想法而略感羞耻。

董嘉柔“噗嗤”笑出了声,这次是她狭隘了,还以为紫苏脑子里想的是后宅争宠那套,没想到小丫头竟然这么有觉悟,她果然没看错这丫头。

董嘉柔笑眯眯拉着紫苏道:“你方才怎么不早点提醒我,我也好让完颜氏先给我千八百两银子买个带她进宫的机会。”

“福晋,您别取笑奴婢了。”紫苏有些羞恼道。还不是因为这些天天天跟着福晋盘点库房,搞得她脑子里除了银子就是银子了……

董嘉柔笑得端庄,心里却在狂喊,她不是在取笑紫苏,她是真的觉得这是条生财的路子。

因为宫宴就在明日,董嘉柔这天也没再盘点家产了,而是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备考状态,在心中认真预演明日宫宴中宜妃以及康熙可能会同她说的客套话,比如“这段时日你辛苦了”之类。

董嘉柔认真准备的劲头一点不输当年准备面试的认真劲。

真比起来,这会儿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明天要见的可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也不知道九阿哥最近在忙什么,处理完郎氏那事,九阿哥竟然连续好几天都没回府。

府里郎格格被禁足,刘格格本就是如同隐身人,完颜格格忙着准备进宫,董嘉柔忙着规划挣钱,竟是没有一人关注九阿哥最近歇在哪里。

直到第二日要宫宴了,众人才想起九阿哥,这也是九阿哥头一回没被府中女眷惦记。

“啊切~”翻看账册的九阿哥突然一个喷嚏。

九阿哥吸吸鼻子,一边抬手揉鼻子,一边嘀咕:“爷也该回去了,后院那几个女人这么久没见着爷,也没有爷的消息,只怕心里都急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4-01-16 00:52:55~2024-03-15 12:06: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空山新雨后、67772908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67772908 2个;空山新雨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猫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她是全球领袖 怎奈她姝色动人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娇娇小青梅 云泥之别 陷笼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