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1 / 1)

因为九阿哥给了两间铺子,董嘉柔需要重新设计铺子的装修,打算将三间铺子的门脸处重新改装。而且之前挂上去的那个招牌显然也小了,还得重新打个大的,桌椅板凳也得多定制些……

如此一来,原本打算正月里开业显然也是来不及了。

如此一来,左右还得等些时候,加之“甩卖”让董嘉柔进了一笔账,她倒是没有之前那般着急了。

九阿哥这些时日每每早出晚归,大约是添两个庶福晋的事情,觉得有些对不住董嘉柔,这段时间都宿在董嘉柔的院中。

看在别人眼中,那是福晋最近很是得宠,那是荣耀。

可这份别人眼中的荣耀于董嘉柔而言,那是“不涨工资却天天加班”的无力与苦恼。

可恨那郎氏被关了,还是被判了个“无期”;

刘氏一直处于“病休”状态,根本指望不上;

就是素日里爱争抢的完颜氏,自从提拔成庶福晋后,竟然像转了性一般,再不争抢。

整个后院“妻妾和睦”得不像话。

董嘉柔将完颜氏的变化理解为,刚被提拔,还没适应新身份,正处于极度兴奋中,一时间迷失了奋斗的方向。

董嘉柔决定,要给完颜氏打打鸡血,好歹是个宠妾,怎么能止步于庶福晋?前面还有侧福晋的职位等着呢。

董嘉柔哪里知道,完颜氏是因为府里有新人来,兆佳氏还直接是庶福晋。

完颜氏觉得自己这个庶福晋是拼了命生下小格格才得来的,而兆佳氏却是一进来就成了庶福晋,这若是再得个一男半女的,岂不是直接成侧福晋了?

谁说完颜氏没有瞄着侧福晋努力的?她只是改变了策略而已。

以前完颜氏走的是九爷的门路,可她伺候了九爷这么多年,还为他生下了长女,她在九爷眼里也不过是个玩物。

这还是福晋进门这么久,又加上小格格的事情,完颜氏才渐渐品出味儿来的。

以前,完颜氏觉得九爷待她挺好,经常给她带些小玩意,她使性子,九爷还会哄她。

可自从福晋进门,她使了几次小心眼,虽然九爷确实来看她了,但明显不像以前那般了,特别是在九爷同福晋吵了几次之后,九爷对她都开始甩脸色了。

之前是她没看透,如今完颜氏算是清楚了,她们这些格格在九爷眼中不过是如阿猫阿狗般的玩物罢了,开心的时候逗弄下解闷罢了。

往常她闹一闹,九爷还能当个情-趣,如今九爷有了九福晋,她再有小心思,坏了九爷和九福晋的情分,九爷怕是第一个饶不了她。

完颜氏很庆幸,在她看开前,九福晋好像先看透了,所以变得很是大度,根本不再与她们计较。

完颜氏也是娘家人来看望过她的时候,替她说透了才渐渐悟了的。

还是当初的药膳嬷嬷回去后,告诉了完颜氏娘家人,董嘉柔在完颜氏生产时候的那句“保大”,娘家人来训斥了完颜氏,完颜氏才渐渐转变了观念的。

完颜氏生完小格格的时候,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感谢董嘉柔,只觉得董嘉柔让太医“保大”是为了不让她生下小阿哥,再担上谋害皇嗣的罪名。

但最后,完颜氏和小格格都保住了,又有娘家人的开导,完颜氏这才渐渐相信,九福晋当时是真的关心她,否则,九福晋大可以去母留子。

明白了这些之后,完颜氏渐渐停止了小动作,开始认真照顾小格格。

郎氏出事的时候,完颜氏更是惊觉自己识人不清,便哭去找福晋,没想到福晋这么好说话,竟然真的没计较她之前的小动作。

完颜氏没想到,福晋爽快答应让她跟去宫宴,九爷却心不甘情不愿;

福晋爽快地替她求了侧福晋,九爷却老大不愿意;

明明福晋求的是侧福晋,最后她却成了庶福晋,完颜氏觉得,这八成是九爷为了讨好福晋弄出来的事情。

这么算起来,完颜氏决定,往后抱紧九福晋这条大腿,争取再兆佳氏进门前跟九福晋搞好关系,早日成为侧福晋……

立志跟九福晋搞好关系的完颜氏,第一件事就是,不争宠,左右她身子还没调理好,也没法生养。

因此,这段时间董嘉柔格外怀念九阿哥去别处睡觉的时光。

所幸九阿哥并没有沉迷男女之事,多数时候都只是搂着董嘉柔睡觉,至于九阿哥有需求的时候嘛,董嘉柔也还能应付,左右她也是人。

九阿哥多金、大方,人还长得不赖,若不是经历前世,对男人丧失了信心,董嘉柔都觉得自己没准会爱上九阿哥。

但这也不妨碍董嘉柔开始期盼兆佳氏进门,期盼完颜氏和兆佳氏赶紧将九阿哥叫走,让她赶紧恢复每月只有初一、十五上两天班的日子。

刚过完年,皇宫各处该走动的也都走动了,董嘉柔正在同前来拜年的林晚晚探讨奶茶的一百零八个口味,有婢女来报:“庶福晋和刘格格来给主子请安了。”

林晚晚朝董嘉柔行礼道:“福晋有事先忙,民女不打扰了。”

董嘉柔点头,给了绿芹眼神,道:“去送送晚晚姑娘。”

绿芹立马笑眯眯地递给林晚晚一个荷包道:“福晋赏你的,快谢恩。”

林晚晚又是一番叩拜行礼,便跟着绿芹出去了。

董嘉柔去了前厅,完颜氏和刘氏立马起身行礼。

“都免礼,九爷一会儿回来,今儿咱们一起用膳吧。”还没出十五,在董嘉柔眼里就还是新年,既然这两人过来了,那便一起吃个饭。

完颜氏和刘氏连忙谢恩道:“谢福晋恩典。”

“刘格格如今身子好些了吧?我瞧着这气色比年前好了不少。”董嘉柔道。

刘格格半垂着脑袋柔柔道:“婢妾的身子还是那样,这段时间仰仗福晋照拂,风寒总算是痊愈了,不然婢妾今儿也不敢来福晋这里。”说着又给董嘉柔行了一礼。

“刘格格年纪小,也要好生养着身体,早些为九爷诞下子嗣,我也好有理由给你抬抬分位。”董嘉柔道。

刘氏一愣,忙道:“婢妾惶恐。”福晋怎么突然提起给九爷生孩子的事情?莫不是在敲打她?

完颜氏心中也是一紧,难不成福晋这是对她最近的表现不满意了?她最近可一直认真完成福晋交办的事情,一次也没打扰过福晋和九爷啊。

或者,是因为今天这个时候来请安?

哦,对了,福晋刚才说什么来着,等九爷回来一起用膳,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完颜氏脑子快速运转着,忐忑地以为自己找到了原因,正琢磨着该如何挽回,就听到自己也被点名了。

“还有完颜妹妹,我们府里姐妹本就不多,你虽然给九爷生了小格格,也该多花些心思将身体调理好,你如今是庶福晋,更要肩负起为九爷开枝散叶的重任,再说,咱们府里还没有侧福晋呢,你们都要好好伺候九爷……”

董嘉柔将准备了几日的话一一同刘氏和完颜氏说着,只希望这两人能花些心思在九阿哥身上,她也不用日日早起伺候九阿哥更衣洗漱了。

果然,这世界上就没有轻松、钱多的活。

董嘉柔语重心长道,只希望这两人赶紧支楞起来,该干活了,该努力了。

这两人清闲了,她可就累了。

完颜氏听董嘉柔这般交待自己,虽然不知道董嘉柔这话是不是真心的,但至少还是确定了,九福晋没有对她不满。

完颜氏试探道:“小格格如今还小,婢妾如今只盼能好好将小格格抚养长大,婢妾这身子,一时半会儿怕是也没法再……”

“身子慢慢调养着倒是不着急,但你也要多伺候九爷,别与九爷生分了,兆佳氏很快就要进门了,你是府里的老人,都是庶福晋,你得多让九爷垂怜你些才是。”董嘉柔道。

福晋做成她这样,也没谁了吧?看看她,还得帮着庶福晋争宠,给庶福晋打鸡血,让庶福晋时刻保持一颗争当侧福晋的心。

完颜氏听完豁然开朗,心道:“原来福晋是想拉拢她,好同兆佳氏争宠!”

“婢妾多谢福晋提点。”完颜氏一边说,一边起身朝董嘉柔盈盈一拜,心中十分高兴能进入九福晋的阵营,如此一来,她就能压那未过门的兆佳氏庶福晋一头了。

见完颜氏愿意将心思放回到九阿哥身上,董嘉柔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又说了会儿话,很快就有婢女来报,“福晋,九爷回来了。”

董嘉柔起身,与完颜氏和刘氏一起迎到了门口。

九阿哥穿着朝服,一边解开大氅挂在臂弯,大步进来,听见一众请安声音,抬头看向众女眷随口问到:“今儿怎么都在这里?”一边将手里的大氅递给董嘉柔。

董嘉柔接过,侧身递给婢女紫苏,道:“都在等爷一起用膳呢,臣妾还以为爷这会儿是在外头忙呢,怎的?今儿这是才从宫里出来?”

九阿哥往常下了朝都会去外头忙,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身常服。至于九阿哥在外头忙的什么,董嘉柔猜测,除了应酬和玩乐,多半是在忙生意吧。

九阿哥道:“嗯,下朝后,皇阿玛留了我们兄弟几个去御书房,商议了去五台山的事。”

“哦,爷饿了吗?是现在传膳吗?”一听是皇帝和皇子们商议事情,董嘉柔赶紧转移了话题。

九阿哥点头。

董嘉柔唤了一声“绿芹”,绿芹应声便出去安排了。

董嘉柔随九阿哥进了内室换衣裳,穿衣服的空档,九阿哥随口问道:“你那小吃店什么时候开张?”

“爷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最近有笔买卖差点没做成,幸亏今天八哥帮我在皇阿玛跟前求了个京里的差事,不然我这要是也跟去五台山,这笔买卖就没法做了。所以今日特别有感触,这买卖啊,能挣钱的时候就得赶紧下手了,稍一耽误,这商机也是稍纵即逝。”九阿哥感叹道。

转头看向董嘉柔,“你那小吃店若是真想做,不妨加快些,赶在十五开张,花灯节上人不少,那会儿大家伙花钱也不心疼,你能好好赚上一笔。”

“多谢九爷提点,只是这铺子突然增大了许多,臣妾还需要些时日准备,恐仓促开张会得不偿失。”董嘉柔这生意在得了九阿哥的两个铺子支持后,便也不打算对九阿哥藏着捏着。

当然,有些吃食的配方,董嘉柔倒是没准备同九阿哥和盘托出,在商言商,商业机密她还是得守住的。

九阿哥点头,“你说的也对,不过瞧你准备了这许久,我都有些好奇,你到底打算买什么吃食的?莫不是今日这晚膳是让大家先一饱口福?”

董嘉柔尴尬地一笑,“爷说笑了。”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先让九阿哥在府里尝那些小吃。

怕九阿哥再问,董嘉柔一边帮九阿哥系扣子,一边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方才爷说的什么五台山之行和买卖,是怎么回事?”

“哦,最近不是内务府需要采购一批木材和香料嘛,我刚好准备走水路亲自去跑这一趟,这趟下来爷至少能挣这个数”九阿哥骄傲满满地伸出一个指头。

“一万两?”董嘉柔惊讶,就跑一趟货就能挣这么多?“爷这笔买卖到底做到多大了?”

“是十万两!”九阿哥对董嘉柔的惊讶表示十分满意,不过很快他面上又浮现些许惆怅,“这笔买卖我倒是有把握稳赚,不过你也知道,我开府没几年,我跑这一趟也是需要成本的,我算了一笔账,包括途中开销,我至少得有十五万两,要是能有十八万两就更稳妥了。”

董嘉柔心中快速算了下,这投入都快二十万两了,一趟下来挣个十万两,倒是跟董嘉柔预计的盈利率有些出入,后世这样的买卖动辄就是翻倍,她还以为九阿哥的成本在十万两左右。

难得九阿哥与她说起这些,要知道,九阿哥到现在都还没跟她透漏西子妆呢。

董嘉柔忍不住问道:“那爷手头有多少银子?准备怎么凑银子?”

九阿哥叹息一声道:“爷到现在才只凑了三万两,原本想从户部借银子的,一趟下来也就个把月,一个月后爷就能还,奈何户部那边至今不肯松口,说是户部吃紧,当爷不知道呢,不外乎就是怕爷不肯还了,爷是那样的人吗?”说到这里九阿哥明显有些上火。

董嘉柔赶紧道:“既然户部那边都那么说了,爷也别打户部的主意了,想想还有没有旁的办法。”

九阿哥有些不高兴道:“什么叫打户部的主意?爷只是想借点银子,又不是不还了!再说了,要是还有旁的法子,爷年前就跟船出发了,也不至于拖到现在。”

“说起来,要是等皇阿玛从五台山回来了,爷要是还没去成的话,这能挣十万两银子的买卖,爷怕是接不住了,哎!”九阿哥心痛道。

最新小说: 怎奈她姝色动人 她是全球领袖 娇娇小青梅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陷笼 云泥之别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