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反派师弟被我一剑穿心后 > 第4章 诈一诈重阳长老

第4章 诈一诈重阳长老(1 / 1)

沈晚白挑眉。

这一世的进展与前世大不相同。

她沉思片刻,询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带你走?”

谢矜月抬眸看着她,琥珀色的眸光带着笑意,微微弯了起来,“既然能让你救我,那一定是很重要的故人,对吗?”

“众所周知,清云剑宗的大师姐从来不问世事,更别提离开宗门。”

他认出她了。

沈晚白对此并不在意。

她名声在外一向很好,所以也不因此怀疑些什么。

“你觉得我此番是特地为你而来?”沈晚白声线凉了下来。

谢矜月垂眸,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般,“若是你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会再说了。”

“你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她声线淡淡。

意味深长看了谢矜月一眼,一字一句道。

“被我一剑穿心。”

她看着谢矜月眸光似是愣了愣,而后便收回了视线。

指尖灵力一点,直直落在他的眉心处。

“一月之后,弟子大会。”

“若是你能夺得第一,我便跟师尊说,让他收你为徒。”

临别之际,她一身红衣,眸光清冷,深深回头看了他一眼。

对方落在阴影处,看不清面容上的神色,影子被拉的很长,呈现出一种孤寂的感觉来,似乎是勾了勾唇角,再度轻声询问道,“师姐的师尊会同意吗?”

沈晚白颔首道,“你已经叫我师姐了,不是么?”

说完便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背后的谢矜月看着她的背影,眸光中的笑意缓缓敛了起来,转而看着自己的掌心。

细密的血色灵力在手中凝聚起来。

谢家的能力只有谢家子嗣才有,只要在对方识海中刻下印记,无论对方是生是死,都能感应到。

而到他这一代,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已经死绝了。

那……

师姐此次是专门来找他的对么?

血、符?

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

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聚起了一位魔修。

见到对方的模样,这位魔修面色惨白,声线甚至有些颤抖,轻声询问道,“主上?”

“谢家嫡子,不见了!”

他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等待接下来的惩罚。

这位主上向来阴晴不定,他没完成任务,几乎可以想象到接下来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但出乎意料的是,但对方只是幽幽看了他一眼,声线慵懒。

“没完成便没完成吧,正好我最近也要去一趟清云剑宗。”

下属一惊。

“主上……”

还不等他再度开口,对方便已经不见了踪影。

留下下属惊疑不定。

主上今日,是心情很好吗……?

这位年纪轻轻的魔将是在三年前横空出世的,短短几年,修为便深不可测,甚至稳坐四大魔将的首位,杀人如麻,甚至登位那天血洗魔城,无数魔族深受其害却无人敢反对,只能期盼传言中的魔神尽快出世。

可他跟在谢矜月身边三年,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见证了他的各种手段,却只觉得只怕是魔神也无法奈何。

他今日,竟如此装扮,只为让那名女修露面。

甚至要只身前往清云剑宗……

清云剑宗是什么地方?

当世已知实力最强的剑宗,其修士剑下亡魂无数,镇宗之剑更是专斩魔修,哪怕上任魔神也要敬畏三分。

谢矜月却全然不怕。

沉泽越想越是心惊。

沈晚白回到清云剑宗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她刚刚进来,便发现了不对。

屋外有人正在靠近。

对方没有刻意的收敛气息,甚至步伐极快,带着怒气冲冲的气势。

不。

不对,不止他一个。

是一群人。

沈晚白扬眉。

门被一脚踹开,而其中重阳长老走在最前面,脸色极黑,俨然怒不可遏。

他一进门便看到沈晚白,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才怒气冲冲开口,“沈晚白,我不是说了让你未来一个月不能出宗门吗?!”

“你居然还敢离开?”

重阳长老脸色难看,说到这个更是气得不行,“方才执法堂弟子检查,发现你居然不在?”

“以前你便肆意妄为胆大包天,你师尊平日惯着你,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你此次居然犯下如此大错,无视长老之言!”

“无论如何,这次你都必须跟我去执法堂走一趟。”

“此次,哪怕是你师尊,也护不住你。”

他上次念着对方受了伤,犯得也不是大错,为了避免徒生事端,这才只关了她几日禁闭。

没想到……

沈晚白怎么敢的?

秦轻轻从门外匆匆赶来,俨然也使得到了一些消息。

听到这番话,震惊道,“长老!”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沈师姐一向遵守宗门规定,怎么会……”

“我的确出去了。”

沈晚白承认得干脆利落。

二人皆是一愣。

尤其是重阳长老。

他本以为对方会否认,没想到对方竟会如此爽快,当下便眯了眯眼睛,冷声开口,“既然如此,那便……”

他话音未曾落下。

沈晚白便抬眸看着他,笑着开口道,“长老不想想我出去干什么了吗?”

她一早便想过这件事,所以也早有准备。

重阳长老心生警惕,阴阳怪气道,“你能出去干什么?”

他高高在上地俯视她,“你自小未曾经过什么锤炼,师门此次也不过是为了你好,没想到你心性竟如此之差。”

“看来,天赋高,亦不能代表全部。”

沈晚白静静听着他说完,才扬唇,“谢家被灭族一事,长老应当知晓罢?”

她声线很轻,用着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

“我今日出去,发现谢家一夜被灭,现场魔焰痕迹明显,修真世家千万,却无一家支援。”

沈晚白话音落下。

重阳长老立马不作声了,惊疑不定看着她。

秦轻轻也有些懵。

但是下一刻,周围威压瞬间传来。

她看了看沈晚白,又看了看重阳长老。

见两个人都默不作声,这才恍然大悟般,给身后几个弟子使了使眼色,立马退了出去。

重阳长老面色古怪道,“你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沈晚白坦诚道,“长老难道不怕,此事也降临在你的母族之上吗?”

“笑话!谢家是被魔族所杀,与我母族有何关联?”重阳长老冷漠开口,死死盯着她,“你此番出去,是为了谢家一事?”

沈晚白应道,“是。”

她话音转了回来,看着对方阴沉的脸,面色尤为平静道,“谢家多是符修,所写符咒对修士加成极大,有强大的竞争对手。”

“如若我没记错的话,这些情况与您母族薛家,应当是极像的。”

重阳长老别的不行,却对母族有极强荣誉感。

薛家是丹修世家,掌控整个南洲的丹药,接近垄断,眼下谢家被灭族,他竟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沈晚白前世便觉得奇怪。

她的师尊,整个清云剑宗的宗主,应当最厌恶蠢人才对。

但重阳长老出了名的蠢,他竟也被他视为亲信知己。

她的师尊又想做什么?

甚至……

在这一次行动中,同样没有动手。

明明清云剑宗是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

重阳长老冷笑,“你觉得我们薛家也会被灭族?”

“不可能!”

沈晚白反问,“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

“我们薛家是千年世家,与那落魄的谢家可不同,化神强者数十名,怎么可能说被灭就被灭?!”

“他们谢家被灭,不过是因为谢家废物!”重阳长老语调冷冷,“倒是你,你怎么会好意提醒我?”

沈晚白微笑道,“能一夜将谢家悄无声息覆灭之人,你为何会认为数十名化神期强者便能阻拦?”

“谢家覆灭,其他家族并未有所动作,你难道不担心,彼时薛家出事,也一样吗?”

她当然不会傻到提醒对方。

对方的生死与她无关。

修真界沉沉浮浮,一个即将落魄的谢家覆灭,的确没有掀起太大风浪。

她前世这时忙于与系统斗智斗勇,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却发现确实很少听见谢家的信息。

谢家像是被悄无声息抹去。

而市面上的符咒,则是被另外一个更强大的家族取代。

沈晚白隐约觉得,谢家之事只是开始。

背后暗藏了关乎整个南渊,甚至修真界之事。

当然……

薛家最后的确没死,甚至后面没传过任何家族覆灭,倒是全被谢矜月杀了。

这次只是诈一诈重阳长老,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毕竟就他最蠢。

重阳长老哑然,显然也是瞬间想到了其中利害关系,但还是凝声道,“此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去禀告宗主,让他彻查的。”

“另外,我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此事我自会想办法,倒是你,你擅自离开宗门一事,还未曾算账!”

“既然宗门困不住你,那你便自己去无尽涯领罚三日吧!”

“若是你屡次违反门规,那按照宗门规定,便废去修为,逐出清云剑宗!”重阳长老声线冷冽,厉声道。

沈晚白笑道,“好啊。”

重阳长老一愣,但是见她未曾反驳,也只是不再多言,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般,匆匆朝着主峰而去。

沈晚白看着对方方向,斜靠在门口,轻轻“啧”了一声,喃喃道,“去找宗主了啊……”

看来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表面虽然装作不在意,实际都慌得六神无主。

作者有话要说:再强调一遍,谢家嫡子谢千,不是男主qaq

最新小说: 暴烈温柔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攻略排球RPG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炙瘾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错认未婚夫以后 穿回暴君少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