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坠落初雪 > 第14章 坠落

第14章 坠落(1 / 1)

“灯光调试好了没有?”

“让模特抓紧时间换衣服化妆。”

“芙姐,第五位出场的模特现在还没来,怎么办呀?”一位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的女生着急忙慌地跑过来。

“还能怎么办,赶紧给她打电话啊。”

女生弱弱地举起手机,讪讪道:“打了,没人接。”

“什么?”贝芙儿提高嗓音问。

秀场过于嘈杂,声音稍微小一点都无法听清对面人说的内容。

楚兮晚刚踏进门便看见贝芙儿站在秀台下,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手上拿着黑色对讲机,身旁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十分焦急的女生。

正要走近,就听见贝芙儿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没接就一直打,我就不信还能找不到人。”

女生急到声线中带上些哭腔:“芙姐,真联系不上,我打了三十多个电话。模特的,模特助理甚至经纪公司的,能联系的都联系过了。”

时装秀在半个小时之后正式开始,贝芙儿原本就忙到脚不沾地,现在又出了这档子糟心事,烦得她没忍住爆了声粗口。

“是谁把我们芙儿惹生气了?”楚兮晚双手举起一捧花束递到贝芙儿面前,“别生气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还有,带了你最喜欢的郁金香。”

不同于那晚接风宴中的青春可爱形象,处于工作状态的贝芙儿将减龄羊毛卷换成了黑长直,外加修身简约的西服套装,更多出几分成熟女性的魅力。

“兮晚!”仿佛看到亲人似的,贝芙儿一把抱出楚兮晚,方才的成熟稳重人瞬间消失,“你可算来了,我真的好紧张。”

举办一场专属于自己的时装秀是每个服装设计师最大的愿望,贝芙儿也不例外。

而楚兮晚此时回国之行,也是在贝芙儿多次邀请后促成的。

她没有理由拒绝见证好友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芙姐,联系上那个模特了。”带着工作牌的女生再次开口,神色比之前还要着急,“但她说自己突然有点急事,来不了了。”

“什么——”贝芙儿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不可置信地反问,“说不来就不来,当我在和她玩过家家啊。”

“现在怎么办呀,要换人吗?但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适合的模特人选。”女生为贝芙儿提供了个解决方案。

贝芙儿拔高音量,彰显自己此时怒意。

“换,当然要换。”

“把那个模特拉进黑名单里,以后我的秀再也不会用她。”

“至于新模特的人选。”

说到这里,贝芙儿眉眼间染上化不开的愁色,神情非常苦恼。

时装秀马上就开始,这么段的时间里她上哪儿去找合适的模特。

贝芙儿长叹一口气,下意识侧头,动作顿住几秒,随后脸颊晕开一个甜美笑容,双眸跃上几团跳动的火苗。

伸手拍了拍前额,话语间尽是惊喜。

“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兮晚,你是我设计作品的最大灵感来源呀。”

眼前女人穿着最简约的黑色套装,一字领上衣晚上是优越流畅的颈部线条,毫不吝啬地展露出如白瓷的细滑肌肤,衣裤连接处系了条腰带,黄铜色的锁扣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她的绰约身姿,下半身是一双笔直的大长腿,高腰直筒长裤,裤脚掩过高跟鞋跟部,堪堪与地面擦过。

身材比例简直能够和国际超模媲美,浑然天成的气质也与本次时装秀的主题完美契合,楚兮晚就是她的最佳模特人选。

贝芙儿拉楚兮晚的双手轻晃,以撒娇口吻道:“兮晚,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有个模特临时鸽了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楚兮晚随即反应过来贝芙儿的意图。

她心里咯噔了下,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

“你……不会想让我替她上台走秀吧?”

贝芙儿点头,满眼期待地盯着她,很认真地说:“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场秀,我不希望它被任何人搞砸,包括我自己。兮晚,帮帮我,好吗?”

话已至此,楚兮晚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硬着头皮上场。

“好,只要你不在乎我没有尝试过。”

“不在乎,不在乎。”听见她给出的肯定答复,贝芙儿心情瞬间由阴转晴,继而对挂着工作牌的女生说,“把她带到后台去换衣服化妆,动作要快。”

自当博主走红后,楚兮晚经常能接到各大品牌的时尚邀约,也参加了不少场大大小小的时装秀。

但作为模特上台走秀还是第一次。

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楚兮晚来到秀场后台。

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地专注自己手中工作,为上台走秀做最后准备。

“给她补一下眼线,眼尾拉出去,往上翘。”

“把别针拿过来,衣服稍微有点大。”

“千万要注意穿戴在身上的装饰品,这些都是向品牌方借的来的,丢了我们赔不起。”

……

看到眼前这番场景后,楚兮晚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小时候玩的换装游戏当中,而下一个被操控换装的模特是她。

“兮晚姐,你皮肤也太好了吧。”

“而且脸部还是三庭五眼的完美比例。”

“女娲在造人的时候也太偏心了,我也想体会一把当仙女的感觉。”

“不得不说芙姐选人的眼光真是一绝。”

化妆师为楚兮晚做妆造时,等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感叹出声。

五官精致大气,皮肤滑腻白皙,无法让化妆师展现自己高超的化妆技术。

本以为十多分钟的时间不足以完成整个妆造,工作人员都开始着手准备,将楚兮晚出场顺序放在最后,但她美貌太过于优越,即便只涂了淡淡一层口红,也能气场全开,直接让她们省去了调换顺序这一麻烦举动。

音乐响起,时装秀正式开始时,楚兮晚完成了最后的检查工作。

“兮晚姐你别紧张,把下面所有坐着的人当成白菜。”一直领着楚兮晚的女生在旁边劝慰她。

楚兮晚微微侧过脸,不解地问:“我看起来很紧张吗?”

女生点头:“你紧张得脸上表情都没有了。”

楚兮晚抿了下唇,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住,说不出话来。

她想说这是自己最平常的表情,真不是紧张。

而且根据现在情况来看,紧张的人似乎是她身旁这位女生。

“你放心好了,我不紧张。”

更大的场合都经历过,这个小小时装秀还没到能让她紧张的地步。

下一秒,女生轻轻拍了拍楚兮晚的手臂,然后指向幕布前的秀台,小声说:“兮晚姐,轮到你了。”

楚兮晚在脑海里回忆了下自己以前看秀时,模特们的走路姿势,微微扭动身体后跟着前一位模特走出。

踏入秀台那一刻,全场灯光向她聚焦,随之而来的,还有数不清的目光,不过这些都被她习惯性地忽略。

在以往人生经历中,投向她的目光数不胜数。

有打量的,爱意的,羡艳的,嫉妒的……

楚兮晚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这场秀走完。

站在秀台中被灯光包围的人朝台下望去,眼底是一个个辨别不出身形的黑影。

但楚兮晚还是从中发现了熟人。

坐在正前方第二排的人。

是谢斯遇?!

楚兮晚大脑有一瞬空白,差点儿停在原地。

惊诧几秒后,她才想起,贝芙儿是她的朋友,也是谢斯遇的朋友,贝芙儿邀请他来观秀很正常。

但楚兮晚不知道的是,惊讶的人不止她一个,谢斯遇亦然。

谢斯遇本来正在侧身与人交谈,耳边忽然传来一句:“那个穿着银白色长裙的模特好漂亮,身材也是一顶一的绝。”

他不是好奇心爆棚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后却神使鬼差地朝秀台上望去。

仅此一眼,谢斯遇的目光便再也无法从那个模特身上移开。

在这里见到楚兮晚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没和贝芙儿邀请的其他朋友一样坐在台下观秀,而是站在被聚光灯包围的瞩目之处。

这次时装秀主题是‘雪’。

楚兮晚以一袭银白色的挂脖抹胸长裙出现在众人视野内,用一根细长丝质飘带修饰腰线,上面有手工缝制的小雪花,配上冷白调肌肤,犹如赤脚游走在雪地中的仙女,清冷灵动,不染丝缕尘埃。

有多久没见到如此生动明艳的楚兮晚了,由内而外流露出别人难以企及的自信。

谢斯遇视线紧紧地随她动作缓慢移动,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她下一秒便会消失不见。

终于,楚兮晚走到秀台最前端,也走到仿佛他伸出手就能触碰的地方,甚至能看清楚她长睫间落满的点点晶亮。

与此同时,耳旁又不可避免地传来几道交谈声。

谢斯遇轻‘啧’一声,眉宇间浮现了些不耐烦的神色。

他们打扰到他了。

“听说有位模特放了主办人鸽子,她是临时被人拉来救场的。”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她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生。不过话说回来,拥有这般暴殄天物的美貌,不进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no no no,一点儿也不可惜,人家在外网上名气可大了,粉丝有七位数呢。”

“你看见她身上穿的那件银白色长裙了吗,是‘雪’这一系列作品里设计师最满意的一件,为此还特意赋予了其带有特殊含义的名字。”

“什么名字?”

“初雪。”

“还有你信不信,不等这场时装秀结束,我们走出秀场后这条裙子就已经被卖断货了。”

“不是吧,有这么夸张?”

“有。”回答声铿锵有力,安静几秒后又道,“等着看吧,马上你就会知道这条裙子为什么能被赋予‘初雪’的名字。”

……

初雪。

这个词语稳稳地停留在谢斯遇脑海当中,倏而感到心跳一悸,好像某个封存在心底的回忆将要破土而出。

还没等思绪练成一条完整的线,硬生生被眼前出现的画面斩断。

谢斯遇骤然瞳孔紧缩,一动不动地盯着某处,太阳穴上的青筋不停跳,眼角沁出猩红之意。

想再一次把她藏起来。

好想好想。

最新小说: 娶妻黛玉 七零大佬的美艳作精 夫君他清冷又黏人 成了农家秀才娘子 热吻神明 今天也要好好吃饭 清冷小师弟他黑化了 夫君变心后 清穿之百年贵妃 白切黑徒弟他总想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