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2(1 / 1)

赵俞青出口就是抱歉,声音听着很疲惫,“夏夏,不好意思,太忙了。”

若是之前,许柏夏还会体谅。

现在的她后背发凉,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是否正确。见她不说话,对面的赵俞青继续道:“别生气了,我下午三点到南城,到时我去找你。”

许柏夏还是没说话。

赵俞青那边传来说话声,许柏夏听出是他助理的声音,几秒后,赵俞青借口挂了电话。许柏夏手臂垂下。沈容一直没等到她进来,也出了会厅,看她面色不佳,关切道:“怎么了,赵俞青跟你说什么了?”

“……说下午三点回来。”许柏夏思绪乱得很,她认识赵俞青三年了,自认对他了解,并未发现他有二心。况且也不能因为可能看错的珍珠手链,就断定刚才那位女生和他有不正当的关系,或许是她多想了。

“我们宣主任找我,我得过去。”沈容没怀疑,“你要不要继续进去听?刚才你都没看到,贺总下了台,好多女生都围了过去问东问西的,什么行业前景就业环境,有没有招聘意向……”沈容记得刚才的场面,说得画面感很强。许柏夏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忽略心里的波动。

“我去趟工作室。”

许柏夏临走前朝馆内方向看了看,微风拂过,凉意迎面而来,她的淡青色裙摆轻晃了晃。许柏夏的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规模很小,除了她之外,只有一个助理邹春景,胜在位置好,四周的商圈都很发达。

她来时,邹春景正在茶水间里刷微博,余光看到她,立刻放下了手机。

“许老师。”

许柏夏点头,“陈老师来过了吗?”

邹春景立刻应话,“来过了,十分钟前刚走。陈老师让我跟你说谢谢你。”

许柏夏闻言点头。

邹春景放下茶杯,跟着许柏夏进了她的办公室,“许老师,你明天就结婚了,今天还要工作啊,那些书画修复的材料要后天才能到货。”

许柏夏没打算工作,只是想来看看。

邹春景真的要被她的敬业所折服,许柏夏大学主修文物保护和修复专业,因在一档纪律片里修复古画而获得了一些关注。毕业后,她回了南城,开了自己的书画修复工作室,因着以前的名气也会有人专门前来找她修复。邹春景是个半吊子,跟着许柏夏倒也是学了不少新知识。

许柏夏午饭在工作室吃得,下午两点半时,赵俞青说他下飞机了,问她在哪。许柏夏说了位置,两个半小时后,赵俞青的车子停在了楼下。

婚礼的所有事宜都已经准备妥当,赵俞青同她一起回了许家,和许父谈笑风生。他没留下吃晚饭,临走时,意图去拉许柏夏的手,许柏夏让了让,一闪而过的嫌弃,赵俞青弯腰看她,“还生我气呢,夏夏。”

“没有。”许柏夏面无表情。

“你知道的,我事业刚起步,家里多少双眼睛盯着我,我要是不做些实际出来,他们看不起我。”

赵俞青家是家族企业,他父亲是家中长子,继承了家业,两年前生了场重病,修养期间,家中势力意图架空他。也就是那时,赵俞青接手了家业,其中难处,可想而知,他也确实努力,没日没夜的奔波劳累。

同时,也冷落了许柏夏。

许柏夏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她心不在焉地应了声,赵俞青也自知理亏,温声道:“那你今晚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我明天早上就过来娶你。”

随着他的离开,许柏夏内心的不安逐渐放大,她想起女生说得凯悦,转身拿了车钥匙,是不是,她得去应证。许柏夏一路冷静的开到凯悦门口,车停稳,她深呼吸,开门下车,逐渐暗下去的夜色被霓虹托起。

凯悦的大门极其华丽,越往里走越奢靡。

许柏夏径直走向前台,“你好,请问赵俞青住在几号房间?”

前台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请问您是?”

“我是他未婚妻,他电话我打不通,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许柏夏话音落,前台就查到了,得知了房号,许柏夏立刻道谢,转而前往电梯。

8808号房。

许柏夏看着电梯一层一层向上走,内心愈发清明,本来只是怀疑的事一下就得到了佐证。他从许家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开房。

叮——

电梯门开。

许柏夏眼前映入一抹高大的身影,她没仔细看,侧转身出去,反倒是那人盯着她看了几秒。许柏夏的平底皮鞋踩在软垫上,几乎无声,越接近8808,她内心的紧张就多一分,转眼,她站定在房间门口。

凯悦的隔音很好,她听不到里面的声。

许柏夏深呼吸,敲响了门,那扇门开的刹那,她见到了那位女生的脸。

“你找谁啊?”

许柏夏看着眼前只裹着浴巾的女生,心彻底凉透,随即看到出现在女生身后的赵俞青。他裸着上半身,腰间围着浴巾,胸口处有几道抓痕。

“夏夏!”赵俞青脸色立刻白了,拉着女生朝后甩,自己则走到许柏夏面前,急头白脸道,“夏夏,你听我解释,我跟她不是你想得那样!”

“明天就是婚礼,你却和别的女生开房,你让我觉得恶心。”许柏夏挥开赵俞青意图揽来的双手,后退一步,“明天的婚礼,直接取消。”

“夏夏——”

许柏夏利落转身,不想听他说话。

踏出凯悦的瞬间,空气都变得舒适干净,许柏夏拨通了沈容的手机号。

“什么!他竟然出轨!”

沈容直接约了附近的一家酒吧,在听闻许柏夏淡定抓奸的事情后,圆眼睁得更圆,“完全看不出来,他看着就是很老实很纯情的一个人。”

之前,大概是这样。

许柏夏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这么做,寻求刺激,还是给她难堪,如果她没有发觉,赵俞青会将这见不得人的关系带进他们的婚姻里。沈容咋舌,“果然,这男人只有挂在墙上才老实,幸好你发现的早,真恶心!”

“是啊。”许柏夏苦笑。

“那你现在单方面取消婚姻,你爸那边怎么办,他那么好面子。”沈容的担忧不无道理,许柏夏和赵俞青的婚礼进程,有百分之七十得益于许成军的催促,妄图想让许柏夏嫁进赵家,给许氏带来融资的机会。

“赵俞青有错在先,我有理由。”许柏夏思索几秒,“我不会嫁给他的。”

“他简直是畜生!当时在学校他追你的时候,送花送礼物,上下学能接就接,为了和你有共同话题,选修了文保课,费劲心力才追到你的。”

许柏夏想起过往种种,暗想物是人非,或许她从来就没了解过赵俞青,冷不丁地,手机响起,先是赵俞青,后是许成军,她通通都没接。

与此同时,二楼。

单浩文已经盯着她们的方向看了许久,不是猎艳的观察,而是觉得熟悉。

却左右都想不起来。

单浩文返身进了包厢把叶弘同喊了出来,叶弘同一眼就认出许柏夏。

“刚才在凯悦看到就觉得熟悉,没想起来,现在想起来了。”叶弘同边说边往里走,单浩文没得到答案,急着向里,“你倒是说她是谁啊?”

“咱们班学习委员。”

叶弘同看向包厢暗下去的一角,抬了抬下巴,“说起她,阿随比较熟悉。”

单浩文随即看过去。

昏暗的光影掩藏了沙发的原色,让那暗红都染了黑,贺随斜倚着沙发,双腿叠加,黑色的衬衫和西裤让他完全融进暗色,教人辨不清神情。

“学习委员?我记得叫许、许、许什么来着?”单浩文一时想不起来。

“许柏夏。”

贺随清冷的音响起,单浩文闻言哦了声,随即看到他起身,修长的身影带来极强的压迫感,弱光里,他左手腕上那串漆色佛珠映入眼底。

叶弘同:“你去哪?”

“和老同学叙旧。”贺随越过大理石桌,跨步往外,叶弘同目露疑惑。

“多少年没见了,叙什么旧。”

单浩文不解道。叶弘同也是这个想法,今晚是给刚回国的贺随办的接风宴,主角都离开了,他们玩也没劲,不如去会会许久不见的老同学。

“你就这样晾着啊。”沈容见她关了手机。

许柏夏嗯了声,她圆润白皙的指腹轻敲杯壁,现在接电话,绝对会被许成军劈头盖脸的骂。这时,沈容的手机响起,是赵俞青打过来的,沈容掐断,把赵俞青的号直接拉黑删除,多留一秒都怕沾染到晦气。

“反正我肯定是支持你退婚的,你爸那边,实在不行找你外婆给你顶着。”沈容道:“总不能现在随便找一个人,拉着他明天就跟你结婚吧。”

“你说笑话呢。”

她被沈容的话逗笑。

“许柏夏。”

蓦然,许柏夏听到身后有人喊她,陌生的音色掺了些熟悉,她循声看。

沈容也回头,“卧槽!”

许柏夏喝了点酒微微犯迷的双眸,在看清是谁后,瞬间清醒,她竟会在酒吧碰到贺随!近距离下,贺随的脸比白天在台上更清楚,眉眼精致,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气度,冷白手腕上的漆色佛珠禁欲又低调。

她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假。

“许柏夏。”贺随目光灼灼看着她,“不介意的话,我当你的新郎。”

作者有话要说:叶弘同&单浩文:他在楼上说得是叙旧吧?!

最新小说: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穿回暴君少年时 暴烈温柔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错认未婚夫以后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攻略排球RPG 炙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