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3(1 / 1)

贺随尾音落下,周边寂静。

许柏夏怀疑自己酒喝多了,听错了,不然贺随怎么突然会说这样的话。

她盯着贺随看了几秒,暗地里掐了把自己的食指,短暂的疼痛感被微醺的醉意带走。许柏夏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总算是打破了静置的氛围。

“你说什么?”许柏夏找回自己的声音。

贺随距离她不足一米远,眸光自上而下垂落,薄唇轻启,吐出的音被随他一道过来的单浩文打断:“怎么着,你刚在上面说得可是来叙旧。”

叶弘同他们把贺随的话听了真切,震惊之后还是单浩文反应过来,开始打趣,这一点不像贺随的作风。许柏夏视线转向他们,思索几秒在记忆里找了些模糊的影子,贺随的好朋友,以前在南城一中出了名的纨绔。

沈容到现在还没回过神。

许柏夏竟认识贺随!她白天听得交流会上的大佬晚上就跟自己闺蜜求婚?是求婚吧!谁家好人见面就问介不介意他当新郎,长成他这模样,家世学历样样都好,谁会拒绝!沈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看向许柏夏。

后者在连续看到三位熟人的情况下,将贺随说过的话抛了抛,发着愣。

“学委,你还记得我不,单浩文,他,叶弘同,至于你面前这位嘛。”单浩文单手挨上贺随的肩,还没嘚瑟几秒,就在对方倪来的不善视线里,犯怂的拿下手臂,嬉笑,“贺随,还记得吧,南中神一般的存在。”

记得,许柏夏轻眨眼。

贺随见她半睡半醒的模样,打断了单浩文的叙旧,正要开口,却见许柏夏眼睛一闭,倾身向前。贺随眼明手快扶住她的肩,指骨微微收紧。

沈容一口气落回嗓子。

她尴尬地笑了笑,“她很少喝酒,应该是醉了。”

许柏夏倾倒的位置直指贺随的方向,虽然被他及时阻止,但发顶还是轻蹭过,呼出的温热气息若即若离。贺随喉结滚了滚,摁住她肩的那只手背青色脉络凸显,肤色冷白,指骨一寸寸的像要扎进她的肉里。

叶弘同问:“要不到包间休息?”

沈容赶紧接过倾倒的许柏夏,让人靠在自己肩上,口袋里手机响起来,是许成军打得,估计是找不到许柏夏,急不可耐了。沈容知道现在的许柏夏不能回家,醉了,到时被许成军他们逼上婚车,一切都晚了。

“太晚了,我们先回去了。”沈容单人托不起许柏夏,吃力的脸都白了。

“我来。”

清冷的嗓音伴随着强势的动作,沈容还未反应过来,身侧的许柏夏就易位了。她抬眼,娇小的许柏夏已经进了贺随的怀里,他眸光微垂,一手揽腰,一手抄过并拢的膝弯,轻松至极,转而朝大门的方向迈开腿。

沈容愣了几面,抓了两人的包追上。

徒留单浩文和叶弘同面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相继上了二楼。

翌日,清晨。

许柏夏醒来发现自己在沈容家里,手机就在枕边,关着,她捏着发胀的额头,起身,想了想,还是将手机开机。随着开机键的启动,未接电话和短信蜂拥而至,她扫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半了,他们该要疯了。

“你醒了。”沈容进屋。

“嗯。”许柏夏倒扣手机,捏了捏眉心,惆怅道,“我等会要回去一趟。”

“电话都打爆了吧。”

“你爸给我打了电话,还有两个陌生号,应该是你后妈和许柏玉。”沈容坐在床边,见她动作,上手帮她,“不过,你竟然和贺随认识,你知道吗?昨晚你醉过去后,是贺随抱你上车的,超Man!”

“……”许柏夏神情僵了瞬。

沈容替她可惜,“你真的晕得不是时候,他那句话算不算跟你求婚啊。”

“别开玩笑。”

许柏夏忽略到心里泛起的涟漪,轻声道:“抱歉,没跟你说,我和贺随是高中同学。”她和沈容是大学认识的,沈容学得新闻学,寝室不够用,就到她们宿舍里住,两人一来二去的成了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沈容垂手,“这都小事。等会你回家,我陪你吧,就当给你壮壮胆。”

“你工作忙。”许柏夏握住她的手,给自己攒了些勇气,“我自己可以。”

“那你随时call我。”

许柏夏点了点头,她偶尔会到沈容这来住,有换洗的衣服,收拾妥当后只身回家。管家见到她的瞬间,指了指里面,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随之而来是许成军的怒吼,“滚进来!”

许柏夏垂在腿侧的双手微蜷,深呼吸,平复好心情后,迈步走进去,迎面是砸在脚边的花瓶,散开的瓷片犹如锋利的刀片。许柏夏脚步顿住,抬头朝里看,许成军坐在唯一的独立沙发上,手里的拐杖似要把地板杵出一个洞,后妈戚家颜则坐在靠他的那侧沙发,好言相劝着。

“你还知道回来!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竟然敢把赵家那么多人晾着,你让我这张老脸往那搁!”许成军的拐杖径直朝许柏夏的腿上敲,戚家颜赶紧拦住道,“打不得!夏夏细皮嫩肉的可禁不住你这手劲。”

许柏夏在心里冷笑,表面功夫。

戚家颜安抚好许成军,转而温和的面对她,“夏夏,你也长大了,做事不能鲁莽,要考虑后果。等会,你跟我们一起,去赵家好好认个错。”

“不认。”

“那你取消婚约也该提前通知,要不是俞青来说,我们谁也不知道。”

许柏夏想过告诉许成军的,但他一定不会同意,既然赵俞青给她难堪,她也不会让他好过。就是得让所有人知道,是她许柏夏拒婚在先的。

“有什么话不能婚后好好说。”戚家颜起身走向她,意图碰她的胳膊。

许柏夏让开距离,“他出轨了。”

许成军:“你说什么?”

许柏夏冷静的陈诉,“他昨晚从这离开后,直接去了凯悦8808号房间约人开房。我言尽于此,这门婚约一定要作废,没有转圜的余地。”

“……这会不会是一场误会。”戚家颜看着许成军的脸色说话,她知道许成军很满意赵俞青这个女婿。许柏夏却不想再说第二句话,理了理裙摆,越过戚家颜准备上楼,咚。许成军的拐杖重重打在地板上。

“站住。”许成军厉色开口:“今天这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不结!你要真想和赵家扯上关系,把许柏玉嫁过去吧。”许柏夏气急道,“作为父亲你竟然不顾我的想法,对,我差点忘了,你也出过轨,还把小三和跟小三生得女儿光明正大带回家,气死了自己的父亲!”

“混账东西!”许成军被说到通点,直接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朝许柏夏扔了过去。许柏夏后退两步,眼底充斥着怒和恨意,狠狠蹬了眼他们。

“怎么了爸爸。”许柏玉蹬蹬蹬从楼上下来,撞到许柏夏的肩也没停留,跑到许成军身边,顺他的胸口,“您别气了,前天才从医院回来。”

许柏夏敛了目光,上楼。

许成军气均匀了些,举起拐杖指着许柏夏消失的地方,“你瞧瞧,说不得骂不得,就会甩脸子,跟她妈一个脾气。还是柏玉贴心,不气我。”

戚家颜和许柏玉对视一眼。

管家这时从门外进来,“先生,沈老夫人来了。”

许成军闻言诧异几秒,回过神来忙让人把地上的东西收拾,起身去了外面。戚家颜和许柏玉不明所以,跟着一道,就见许成军恭敬的从外迎了位姿态雍容的老太太进来,点头哈腰的,哪里还有刚才的气。

“家颜,上茶。”

许成军瘦削的脸庞上那几两肉狠狠挤压着,请老太太上坐,“您请坐。”

“不请自来,打扰了。”沈老夫人面色白皙,虽有皱纹,但依旧掩盖不了年轻时的风华。许成军道哪里的话,等人坐稳后才落座在了下位。

许柏玉跟着戚家颜去茶室沏茶,好奇地问,“这谁啊?这么大的架子。”

“我记得你爸说过南城沈家,祖上是当官的,红极一时,后来下海经商,几乎垄断了国内的房地产。”戚家颜思索着,“平时我们与沈家并无交集,沈老夫人突然上门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等会说话小心点。”

两人沏好茶,过去。

沈老夫人饱经风霜的眼睛依旧清明,落在许柏玉身上看了几秒,后者脊背一凉。许成军拿不准她来做什么,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脸色发白。

“沈老夫人,喝茶。”戚家颜递茶。

她落座在许成军的左侧,许柏玉挨着她坐,一家三口看着和谐又紧张。

“不用拘束。”沈老夫人淡然开口,“我来是替我孙儿向令爱提亲的。”

“提亲?”许成军看向戚家颜,后者则看向许柏玉,许柏玉被惊喜砸昏了。许柏夏和赵家联姻,她爸就那么高兴,要是她嫁给了沈老夫人的孙子,以后这个家可就没有许柏夏说话的份了,她妈也不用再受许柏夏的辱骂,因此,她不由的坐直了身体,眸光增了些光。

“是的。”沈老夫人左手食指转了转右手食指上的祖母绿戒指,“我孙儿前天才回国,我便想着张罗他的婚事,他亲口跟我说中意你家女儿。”

许柏玉搜肠刮肚都想不起来,她认识沈家的人吗?戚家颜带她参加过名流宴会,但好似没有人能对得上。许成军因许柏夏的事生气,现在来了沈家,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忙拉着许柏玉站到沈老夫人的面前。

“能得您孙子的青睐,是柏玉的福气。”许成军招呼,“柏玉,喊人。”

许柏玉夹着嗓子,“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看着她,偏向许成军,语带疑惑,“这位是?”

许成军高兴的介绍:“这是我女儿许柏玉,26岁,属虎,尚未婚配。”

沈老夫人面露狐疑,许成军见她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恐是生肖上有什么避讳。正要开口,却见沈老夫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寸照片,捏在指尖,语气沉了几分,“我们沈家求得是照片上的小姑娘。”

许柏玉低头看,笑意僵住。

一寸照应是有些年头,照片上的人很青涩,但还是能一眼辨认出是谁。

许柏夏。

作者有话要说:贺总你先别急!

最新小说: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穿回暴君少年时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错认未婚夫以后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炙瘾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暴烈温柔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攻略排球R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