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1 / 1)

一行人赶到慈宁宫的时候,八阿哥、八福晋已经同良妃先到了。

八福晋正坐在太后身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将太后哄得笑眯眯的。

太后见宜妃和德妃进来,也是连忙让人安排了座位。

“哀家这慈宁宫啊,也就年节时候,你们都过来才这么热闹。”太后笑眯眯道,满眼的慈爱。

宜妃笑着道:“皇额娘若是喜欢,臣妾往后天天带人过来。”

太后抬手指了下宜妃,笑嗔道:“就你贫嘴。”

董嘉柔站在五福晋身后,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可是一屋子大人物,她人生地不熟地,哪里敢冒头。

太后这里,说话的主要是宜妃、德妃几人,就连四福晋和五福晋都只是偶尔搭一两句,董嘉柔这样的新媳妇,没怎么开口倒也不突兀,毕竟没几个人能像八福晋那般,走到哪里都能登上舞台。

女人们在一起,聊着聊着,话题就到了衣服、首饰上面去了。

太后说:“哀家新得了一盒子绢花,说起来,内务府如今办事也是越来越不着调了,哀家都什么岁数了,竟给哀家送那么多绢花,今儿要不是看见你们这些花儿般的孩子们,哀家都要忘记了。”

转头对身边的嬷嬷道:“你去取了过来,让各位娘娘和福晋们挑着戴。”

宜妃笑道:“皇额娘说哪里话,内务府给皇额娘送绢花,还不是因为皇额娘容貌依旧,皇额娘要是再说自己老了,臣妾头一个不依!”

八福晋连忙道:“就是,皇祖母瞧着年轻着呢,对了,皇祖母用的是什么胭脂?瞧着可真是服帖,宫里的东西就是比外头的好。”

太后眼中闪过意外和惊喜,双手抚了下脸,“胭脂?我都多少岁了?早就不用那玩意儿了,那都是你们小丫头用的。”

八福晋却是满脸的不相信,“啊?没用胭脂啊?孙媳还想跟皇祖母讨要一盒呢,也好像皇祖母这般好看,原来皇祖母是天生丽质,那孙媳可怎么般?”

董嘉柔觉得八福晋的表情有些浮夸,不过太后似乎很吃这一套。

“哈哈哈,你这丫头,怪会哄皇祖母开心的。”一番话逗得太后开心极了,直言道:“一会儿绢花你多拿几朵!”

八福晋连忙谢恩,还不忘得意地瞥向董嘉柔。

董嘉柔却是心中冷笑,不是都说八福晋傲娇,说话伤人都是“她性子就那样”吗?这不是也挺会哄人开心地嘛。所以说,八福晋是什么性子,是因人而异的,这还能叫“性子”?

“皇上驾到!”

内侍的唱喝声响起,慈宁宫众人闻言,除了太后,纷纷起身迎驾。

董嘉柔顿时有些紧张,皇帝啊,康熙皇帝呢,她倒是想过今天能见着康熙皇帝,只是没想到还没到宫宴,竟然提前见到了。

董嘉柔跟在五福晋身边随众位福晋一同行礼。

一阵爽朗的男子笑声传来,“儿臣就知道,皇额娘这里才是这宫里最热闹的地方。”

话音刚落,董嘉柔的余光便瞧见一道明黄色身影进了殿内。

皇帝恭敬道:“儿臣给皇额娘请安!”

太后连声道:“免礼,快到哀家身边来。”

康熙大手一挥,“这里都是自家人,大家都免礼!”

康熙落座后,底下众人也呼啦啦起身,各回各位。

康熙笑着道:“方才你们说什么呢,朕老远就听到热闹了,是不是朕来的不是时候,扫了皇额娘的兴了?”

“哀家知道皇上忙着国事,但皇上也不能因为没时间常来坐会儿,反倒是倒打一耙吧?”太后笑着说道。

皇帝连忙认错,“皇额娘教训得是,朕最近是过来得少了,但是朕对皇额娘的心可一点没少,每回得了新东西,朕可都是先紧着皇额娘这边的。”

太后笑道:“瞧瞧,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就说内务府怎么连绢花也往哀家这里送了这许多,感情是得了皇帝的吩咐啊。”

众人配合地轻笑起来,皇帝显然不明白,内务府送绢花有什么好笑的,他眼中的疑惑很明显,太后便将方才赏赐绢花,以及八福晋夸她的话同皇帝提了一嘴。

末了,道:“皇上,您瞧瞧,这老八媳妇的这张小嘴是不是抹了蜜了?”

皇上眼里含笑,一本正经地打量了一番太后,道:“嗯,皇额娘要是没说,朕也以为皇额娘抹了胭脂水粉了呢,老八媳妇倒是没说假话。”

大手一挥就是“赏!”

一时间八福晋简直骄傲得要飞起来了。

康熙又问了太后的近况,嘱咐宫人好生伺候太后,没坐多久有小太监在门口张望,康熙便起身说是还有政务处理,先行离开了。

太后自是让康熙以朝堂为重。

众人呼啦啦又跪了一起,恭送皇帝离开。

太后到底年纪大了,说了会儿话,就露出了疲态,众阿哥福晋自然是跟着各自的母妃回了各宫。

宫宴即将开始,宫妃自然是和皇帝迟些到场,董嘉柔便跟着五福晋一同前往。

老远就看见御花园里张灯结彩,说起来有些悲伤,上辈子,董嘉柔还是小时候随父母来过故宫,之后就是进入了紧张的初中、高中学习中,再然后就到了大学,遇上了她的凤凰前夫。

因为凤凰前夫手头紧,董嘉柔大学期间也没怎么旅游,前夫兼职打工的时候,她多半都是宿舍睡觉、追剧,或者直接去图书馆学习,以这种方式陪伴他。

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再看见御花园的时候,董嘉柔只觉得看哪里都像是第一次看见一样。

大概是因为两人不是很熟,为了缓解尴尬五福晋便很温柔地在董嘉柔耳边给她介绍老远看见的那些扎堆的夫人、小姐,这是谁家夫人,那是哪家小姐的。

董嘉柔脑子也是飞速运转着,认真记住五福晋说的那些夫人小姐,以及偶尔透漏出那些夫人小姐的喜好,想着将来或许什么时候能用上。

董嘉柔记得认真,原本五福晋只是找话题,见此也就介绍得更认真了些,还带着董嘉柔与一些夫人小姐打了招呼。可这会儿御花园的夫人小姐实在太多了,绕是董嘉柔记性不错,这会儿也不由得有些眼花缭乱,董嘉柔只恨不能随身携带小本本。

“五嫂,我们休息会儿吧。”董嘉柔双眼发懵道。

五福晋笑着道:“说起来,我都有些不明白了,宫里的娘娘们你不熟悉也就罢了,怎么这些夫人小姐你也像是头一回见到似的,我怎么记得你马术还不错,往常应该也同那些夫人小姐们打过照面吧?”

董嘉柔心里“咯噔”一声,糟糕,差点露了马脚,“这不是头一回以九福晋的身份参加宫里的宴会,平日里我哪有机会见到这些夫人小姐们打扮得这般隆重。”

因为董嘉柔回得挺快,五福晋倒也没真的放在心上。

董嘉柔刚舒了一口气,就听见一阵清脆的笑声:

“呵呵,可不是,董鄂氏原先就是个掐尖儿的,如今成了九福晋却处处被九爷府里的格格压了一头,心里肯定是憋着气呢!”

“一个福晋,被格格压了一头,怨谁?还不是她自己不争气?”

嚯,居然是八福晋的声音!

董嘉柔与五福晋对视一眼,显然五福晋也听出来了。

五福晋准备上前,被董嘉柔拉住了,她倒是想听听,这个九福晋在别人心目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便冲五福晋摇摇头,示意她别惊动那些人。

“这刚进门,哪里那么容易就能压过原先的格格?听说九爷对完颜格格宠爱得紧呢。”

“宠不宠的又能怎么样,不也只是个格格?”又是八福晋的声音。

“听说她闹了挺长时间,九爷最近八成是被她得不得安宁,都直接宿在外头了。”

“你倒是消息灵通。”

“哎,说起来,九福晋还真的挺可怜了,这不,那个得宠的格格还生下了九爷的长女,虽说是庶出,可到底占了长字。”

“嘁!庶女罢了,又不是庶子,要是再有格格生下长子,董鄂氏……”

不等八福晋说完,五福晋出声道,“九弟妹,你看看那边,好像是四嫂她们。”

五福晋的话一出口,那群人果然闭了嘴。

董嘉柔明白,五福晋多半是怕这些人越说越离谱,怕董嘉柔听了难过,所以才出声打断了那些人的交谈。

董嘉柔笑着应答着五福晋,面上丝毫不见别的神色,施施然从方才那些背后讨论她的女眷们身边走过去,心里却是考虑着,回府后是该整顿下九阿哥府了,不然,这府里的事情怎么能传出来的?

别的闲话倒是算了,董鄂嘉柔先前同九阿哥闹别扭都能传到别人耳里,这就有些过分了……

四福晋见五福晋和董嘉柔过来,连忙招手,道:“五弟妹、九弟妹,快来,我们正在说西子妆的胭脂呢。”

西子妆?

董嘉柔没想到会是这个话题,笑着道:“四嫂觉得西子妆的胭脂怎么样?”

四福晋笑着说:“老实说,胭脂确实不错,不过我倒是觉得西子妆更厉害的是那些胭脂的盒子,我瞧着那些式样各异的盒子,都觉着,那胭脂要是使完了,我都舍不得扔掉,我得将那些盒子都收到博物架上去。”

旁边有人也笑着附和,表示和四福晋有同样的感觉。

四福晋笑道:“九弟妹觉得西子妆的胭脂怎么样?”

别说那西子妆很可能是九阿哥的产业,即使不是,四福晋和这些贵人们交口称赞,董嘉柔也不会持相反意见,笑着道:“自然是极好的。”

“是吧,没想到京城竟然还有人想到这样的主意,将胭脂换个盒子,竟然卖得这么好,据说最近好几种胭脂都卖光了,这会儿想要,还得先付定金了呢。”四福晋道。

董嘉柔倒是没想到四福晋竟然是聊起这些兴趣十足,便道:“那四嫂听说没?有家小吃店正张罗着开张,听说不仅吃食很有特色,桌椅碗筷也很有趣呢!”

最新小说: 怎奈她姝色动人 云泥之别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她是全球领袖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陷笼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娇娇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