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1 / 1)

默默筹备了这么久,如今一个大好的□□会摆在面前,董嘉柔没道理不抓住。

“小吃店?当真?我怎么没听说?”四福晋道,虽然小吃店这个说法挺新奇,但到底意思十分明确,四福晋倒没纠结这个说法,却是对这事情的真假持怀疑态度,这种事情九福晋都听说了,她怎么没听说?

对上董嘉柔肯定的眼神,四福晋转头又问身边的人,“你们有听说过吗?”

众人自是摇头表示没听说过,并都开始对这家小吃店生出好奇心,一个个都巴巴地看向董嘉柔,等着她为大家揭开谜底。

就连五福晋都忍不住碰了下董嘉柔的胳膊道:“九弟妹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董嘉柔笑着道:“我最近就爱让底下的人去外头给我寻新鲜的小吃,这不,我的贴身婢女绿芹有次外出就得了这样的消息。”

众人听说是婢女得的消息,一时间眼中的期待少了几分,四福晋笑着道:“怕是婢女为了哄你开心吧?或者是因为九弟妹已经将京中的各色点心吃遍了,婢女寻不到新鲜点心了,就寻了这么个说辞来交差吧?”

“那不会,那家东家正在寻摸合适的铺子,我不是有个卖胭脂的铺子嘛,后来那人还寻来我那铺子,问我能不能将铺子盘给他,我琢磨着,左右我那铺子也不挣钱,如今西子妆这般火热,我那铺子怕是早晚经营不下去,我也正琢么着要不要盘给他得了。”董嘉柔道,“说起来,那人跟我说,就看上我那铺子,我还不相信,我以为他会到处打听铺子,这样,大家应该都会有所耳闻,原来竟是真的,只看上了我那铺子。”

五福晋轻轻拉了拉董嘉柔,在她看来,董嘉柔那个胭脂铺子本就羡煞了不少人,董嘉柔还在这种场合提出来,谁知道多少人会酸成什么样。

四福晋却是笑道:“那人估计还不知道那铺子是九弟妹的,不然准得找九弟妹合伙,甚至直接投到九弟妹门下,要是人合适,九弟妹不妨直接让那人给你干,总比他自己没头没脑地在京城闯荡合适。”

众人纷纷点头……

董嘉柔眼中闪过意外,这正是她下一步打算,没想到竟被四福晋点了出来,不过这也无所谓,原本董嘉柔就打算安排这样的剧情,便直接顺着四福晋地话惊叹道:“四嫂说得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如此一来,我就能先尝尝那些小吃了,要是好吃,我那胭脂铺子就可以改成小吃店了。”

董嘉柔觉得这四福晋简直是她的神助攻,如此,这趟宫宴她可算是将小吃店的广告打响亮了。如今挑明了这小吃店是她的,想必找麻烦的人也会少很多吧?

“还惦记着吃食呢?九弟妹这心思也该多放在后院了,不然等九弟的庶长子生出来了,九弟妹怕是吃什么都吃不出味儿了!”八福晋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婢女的搀扶下走近了。

董嘉柔无语地闭了闭眼睛,实在不明白,这八福晋怎么就这么喜欢追着她咬呢?

“八嫂!”董嘉柔行礼道,问候完便乖巧地站在五福晋身侧不再多言,直接忽略八福晋的话。

“宜妃娘娘到~”小太监唱喏道。

紧接着就是“德妃娘娘到~”“良妃娘娘到~”……

众人纷纷行礼。

各位娘娘落座后,德妃眼尖地看见几位福晋聚在一起,便笑着道:“难得看到福晋们都聚在了一起,不知是在聊什么新鲜事。”

良妃笑着附和,“是呢。”

宜妃也眼巴巴地看了过来。

四福晋道:“回娘娘的话,儿臣们正在说京城最近和胭脂呢。”至于九福晋说的那个小吃店,毕竟只是传言,四福晋可不敢在这种场合胡乱宣扬。

“哦?是吗?”宜妃饶有兴致道。

八福晋连忙点头,“可不是呢,我们不仅聊胭脂,还在夸九福晋呢。”说着还满眼得意地看向九福晋。

良妃直觉不好,她这个儿媳妇家世确实没得挑,人也是直来直去的,倒是没有太多弯弯绕绕的心思,不过只要八福晋这个表情夸人,多半被夸的人要倒霉了,今日是宫宴,来的人可不少,这会儿要是生出事端,回头皇上指不定怎么责备她没管束好儿媳妇。

良妃为难地看向德妃和宜妃。

显然,八福晋的性子,大家都心知肚明,德妃用帕子轻轻按了下嘴角,转身接过宫女递过来地茶水,只当没瞧见良妃求救地眼神,左右她嫡亲的儿媳妇没掺和进来。

宜妃的笑容明显淡了下来,“九福晋自然是好孩子,不然也不会得了万岁爷的赏赐。”

皇帝都被抬出来了,谁也没料到八福晋依旧没打算打住这个话题,“是呢,前不久儿臣也听说了,九爷府里添了个小格格,听说多亏了九福晋的照拂,请了太医院的柳院判亲自接诊,不然九爷府里的完颜格格只怕保不住了,如今这京中谁不夸赞九福晋心慈大度。”

随着八福晋的话,果然有几个命妇也跟着夸赞了董嘉柔几句。

八福晋佯装同董嘉柔说悄悄话,轻声道:“说起来,你们府上还没有庶福晋呢,如今完颜氏好歹生下九爷的长女,怎么也得抬抬分位了吧?”

八福晋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附近的几位福晋和命妇、小姐们听见,上首的几位娘娘均是只瞧见八福晋同九福晋说话,对于谈话内容却是听不清楚。

不过都是人精,这种时候谁也不会好奇八福晋同九福晋说了什么。

董嘉柔却是豁然开朗,原来八福晋在这里等着她呢,她还以为八福晋能憋出个什么大招呢。

“八嫂教诲得是,我们府里确实还没有庶福晋,完颜氏给九爷生了长女,这分位是该抬一抬了,这等功臣自然不能只抬个庶福晋,侧福晋才能不辱没完颜氏的功劳。”董嘉柔乖顺地朝八福晋微微垂头测身福了身子,朗声道。

给底下人升职嘛,左右也越不过她这个九阿哥府里一人之下的嫡福晋,升职有利于提高完颜氏的积极性,郎氏被关,刘氏隐形,她如今打算转战商场,偌大的九阿哥府总得有人干活,“格格”这身份确实不够了。

这般想着,董嘉柔便立即出列,朝几位娘娘行礼,对宜妃道:“还请额娘禀明皇上,抬了完颜氏为侧福晋。”

说话间,“啪啪”几声鞭响,接着便是“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董嘉柔连忙起身归队,同众人一起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皇帝笑呵呵地喊众人起身,接着便好奇道:“朕方才老远瞧着这边很是热闹,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说着便看向几位娘娘,宜妃便将董嘉柔在八福晋提点下,想请旨抬完颜氏为侧福晋地事情同皇帝长话短说了起来。

皇帝笑呵呵地道:“老九媳妇自己求的?”

皇帝似乎故意忽略了宜妃短说的长话中“在八福晋提点下”这标了重点的话。

董嘉柔赶紧出列应答。

皇帝点头道:“是个好孩子,老九得你这样的嫡福晋定能子嗣昌盛,朕准了。”

“谢皇上恩典!”董嘉柔叩首,心里盘算着,等圣旨下来,她应该又会得些赏赐吧,回头完颜氏也会再给她送些值钱玩意吧?嗯,她小吃店的周转资金也是够够的了。

八福晋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看着满眼欢喜的董嘉柔,所有的认知在这一刻都被打碎了,怎么有人给夫君抬侧福晋抬得这般发自心底的高兴?

董鄂氏一定是装的!

不过这演技也太好了吧?

……

八福晋越看董嘉柔越不懂。

宫宴开始后,场中歌舞升平,丝竹悦耳。

宫人们端来各色点心,董嘉柔认真品尝每一道点心,暗自点头,到底是皇宫里的御厨,一模一样的东西,就是比外头好吃不知道多少,同样的点心做出来的花样更不是外面的厨子能比的,心中默默将原先菜单中的几款点心去掉……

没多久皇帝和太后便先行离席。

皇帝离开后,各宫娘娘也陆续离席。

众人也就放开了许多,说话声也比原先大了不少,四福晋来到正享受地在阵阵丝竹中欣赏舞蹈的董嘉柔身边,语重心长道:“九弟妹,不是四嫂说你,有些事情我们没法左右,但也大可不必上杆子给自己添堵。”

董嘉柔愣了一瞬间才反应过来,四福晋是说方才抬完颜氏为侧福晋的事情,董嘉柔倒是真的完全不在意,毕竟福晋们当阿哥们是自己的丈夫,她却只把九阿哥当老板。

老板提拔几个得力的属下,而这个属下又越不过她,她自然开心,毕竟得到提拔的属下才好多分担她手头的活儿,董嘉柔甚至暗自想着,回去得将哪些活分给完颜氏。

不过董嘉柔也不想被四福晋等人视为异类,便露出些许委屈道:“左右都是早晚的事。”一副逆来顺受的小媳妇样子,丝毫没了请旨时候的毫不在意。

四福晋叹息一声,微微摇头。随即又打起精神道:“等九弟妹的小吃店开张了,回头咱们妯娌几个也约着一起去好好尝尝,让九弟妹做东。”立马将话题转移开了。

“那是必须的,只要事情真能谈成。”说完董嘉柔又连忙改口道:“就是那小吃店开不成,我也可以请大家去别的地方聚一聚嘛。”做戏还是得做得真些,至于这其中或许有些人精已经猜到小吃店的事情是董嘉柔自导自演的,那也没关系,左右不也只是猜嘛,猜到了又能怎样?

……

一趟宫宴下来,董嘉柔十分满足,提拔了个侧福晋,九阿哥府里打工的活儿可以分出去些,还打了波广告,为发展自己的私产奠定了不错的基础。

九阿哥看着一上车就靠着马车闭目养神的董嘉柔,越看越觉得她上翘的嘴角很是刺眼,终是忍不住问道:“今日这么高兴?”

最新小说: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她是全球领袖 云泥之别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怎奈她姝色动人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娇娇小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