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1 / 1)

“啊?”被老板突然点名,董嘉柔立马惊醒,该死,一定是今晚的果酒喝多了些,不然她怎么就在九阿哥这个顶头上司面前迷迷糊糊地神游了?或者是睡过去了?

董嘉柔正襟危坐,等候批示,“九爷有什么吩咐?”

九阿哥盯着董嘉柔看了会儿道:“今日为何请旨抬侧福晋?”

董嘉柔偷眼看了九阿哥一眼,心思一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八嫂是什么样的性子,今天她都提了好几次完颜氏的事情了,臣妾要是不应下,谁知道她在宫宴上会说些什么,臣妾是后宅妇人,她说什么倒是不重要,可九爷如今也是在朝堂办事的,八嫂这般不顾念九爷,八哥难道都……”董嘉柔适时闭嘴,委委屈屈又看了九阿哥一眼。

她这算是乘机黑八阿哥一把吧?

没错,董嘉柔就是想破坏九阿哥跟八阿哥的兄弟联盟,省得日后夺嫡大战中,九阿哥因为站队八阿哥最后落得凄惨下场,而她董嘉柔如今跟九阿哥是一个阵营的,端着九阿哥府这个大企业的金饭碗,她没道理眼睁睁看着九阿哥府倒闭。

但凡她如今能跳槽,她也就跳了,这不是不能嘛,所以只能努力让九阿哥与八哥不要走太近,或许历史能改变吧?不然她董嘉柔怎么会变成历史上的董鄂嘉柔?

九阿哥面色一紧,看着董嘉柔严肃道:“八哥是八哥,八嫂也只是娘家惯坏了,没什么坏心思,往后八嫂说话你别理会就成了,她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爷还是阿哥呢,那么多皇子皇孙,谁还不是家里娇惯着长大的。”董嘉柔故作委屈的嘀咕道,在碰到九阿哥的目光的时候又连忙“怯怯”地移开,改口道:“臣妾知道了,往后不理会八嫂,不让九爷为难。”

对,她不理会不是因为不想计较,而是为了他。

董嘉柔忽然觉得,这后院大宅的还真挺锻炼人的,想她一个直来直往的现代打工人,如今茶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往后八嫂若是再同你提咱们府里的事情,你别同她硬顶,至于侧福晋的事情,你就往爷身上推就成了,她一个当嫂子的难不成还能硬往我府里塞侧福晋?”九阿哥显然挺吃董嘉柔这套可怜兮兮。

董嘉柔面上感动,对九阿哥连连点头。心里却是想着,男人啊,还真是不分古今地就爱吃“茶”。

马车晃晃悠悠地回了府里,或许是宫宴上喝多了果酒,这具身体不胜酒力,董嘉柔直接在马车上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日了。

董嘉柔望着熟悉的床幔,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昨晚好像在马车上睡着了。

那她是怎么睡到床上的?莫不是九阿哥抱进来的?

应该不是吧?

难不成真的有人能睡着觉让人挪了地方都不知道?

要是有,那也是董鄂嘉柔,她董嘉柔什么时候这么不胜酒力?睡得这么死过?

嗯,不关她的事。

……

“福晋~”绿芹带着笑意轻声道,“该起来了。”

董嘉柔“嗯”了一声。

绿芹身后跟着两个端着洗漱用具的婢女进屋,她一边扶董嘉柔起来,一边道:“福晋,九爷出门的时候交待了,让您今天不要睡懒觉,估摸着下朝的时候宫里就会有圣旨送来,您今天得接旨,可不能让宫里的人等太久。”

“就是抬完颜氏为侧福晋的圣旨?”董嘉柔狐疑地看向绿芹,这种事情她这主院里不应该就她一个人高兴吗?怎么绿芹看起来好像比她还开心?

“是的。”迎着董嘉柔狐疑的目光,绿芹点头道,一边帮着董嘉柔更衣,递洗漱用具,一边为董嘉柔解惑道:“九爷说了,等他下朝有惊喜给福晋,福晋只管等着。”

昨晚她们福晋可是九爷亲自抱下马车的,那小心翼翼的珍视着的模样,整个府邸的下人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福晋是嫡福晋,还这般得九爷的宠爱,完颜氏就是抬了侧福晋也越不过她们福晋,何况,完颜氏生产的时候还伤了身子。

绿芹远比董嘉柔想象中想得开,侧福晋什么的早晚会有,但现在抬了完颜氏为侧福晋,她家主子还能与九爷重新亲近起来,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顶顶合适的。

听到有惊喜,董嘉柔也跟着心情好了起来,九阿哥的惊喜,多半是些值钱的玩意儿,到时候她的小钱钱又可以多起来了。

想到日渐丰厚的家底,董嘉柔眼中的喜悦也多了起来。

婢女们看在眼里,只觉得九爷和九福晋夫妻情深。

董嘉柔这边刚开始用早膳,就有婢女来报“福晋,完颜格格来了,说是来给福晋请安。”

对于完颜氏的到来,董嘉柔倒是没有意外,不管怎么说,昨日可是她亲自给完颜氏求的侧福晋,完颜氏怎么也会来表示感谢的,只是,圣旨还没下,完颜氏从来也不会在饭点过来,董嘉柔心生疑惑,嘴上倒是没耽误,道:“请完颜格格进来吧。”

董嘉柔继续吃着东西,见完颜氏提着一个大食盒进来,恭敬地跪地行礼道:“婢妾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董嘉柔放下碗筷,一边用帕子擦着嘴角一边道:“免礼了,我正用早膳,你也坐下一起吃点吧。”

完颜氏忙道:“多谢福晋厚爱,婢妾最近学了一道点心,知道福晋对点心颇有研究,今日特意早起做了给福晋送来,还请福晋指点一二。”

“哦?”董嘉柔挑眉,完颜氏一大早给她送点心,这倒完全出乎了董嘉柔地想象,便笑道:“那你也过来同我一起用膳吧。”

完颜氏应了声“好”,却是起身走到董嘉柔身边将食盒打开,将里面地点心一一端出来放在桌上,并开始伺候着董嘉柔用膳。

董嘉柔知道,妾室伺候正室用膳,在这个时代是天经地义,不过董嘉柔穿越这小半年以来,还从未让那几个格格伺候过用膳,今日还是头一遭,想说不必了,可见完颜氏今日似乎还挺有兴致的,只得作罢。

“福晋,您尝尝这个桂花牛乳糕,这些桂花还是去岁婢妾收集起来……”

桂花?这大冬天的还有这玩意儿?有点意思,董嘉柔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董嘉柔朝完颜氏点头以示肯定。

“福晋,再尝尝这个蜂蜜熊肘,这熊是婢妾娘家庄子上送来的。”

熊?熊肘子?不是说点心吗?这叫点心?!

董嘉柔心下惊讶极了,面上却是极力稳住,又尝了一口。

完颜氏的食盒里足足带了五六样,一通品尝下来,原本就吃得差不多了的董嘉柔吃了个十分饱。

董嘉柔用完早膳,詹嬷嬷就来禀告,“福晋,林掌柜求见。”

一听董嘉柔这边有事,完颜氏很有眼色地道:“福晋先忙,婢妾告退,福晋下次若是想吃婢妾做的点心,派个人来传话就成。”

董嘉柔点头,完颜氏这“点心”,她可没敢想着随时能吃,毕竟那熊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林掌柜是詹嬷嬷丈夫的发小,詹嬷嬷的丈夫姓严,幼时跟着村里的先生识过几个字,因为灾情生存不下去,流落到京中,因为识得几个字,被董鄂嘉柔家中安排到庄子上做事,之后做成了管事,人称严管事,董鄂嘉柔的额娘更是牵线将詹嬷嬷嫁给了他,从此严管事虽然没签卖生契,也算是真正成了董鄂嘉柔的人了。

这次也是巧合,詹嬷嬷丈夫的发小林掌柜竟然寻了过来,两人一见面甚是聊得来,又互相看彼此的儿女甚是喜欢,便想起幼时的玩笑“将来结为亲家”。

詹嬷嬷就一个儿子,如今她身份特殊,这种事情自然是先禀明了董嘉柔。

董嘉柔派人去调查了林掌柜,林掌柜原先在老家正好是做吃食买卖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前些时候家中幺女被恶霸看上,想要强占为妾,林掌柜好言相劝,拖延了时间,举家连夜逃来京城。

林掌柜原先只知道发小严管事在京中给贵人办事,没成想竟是九福晋门下,这便赶紧去投奔……

林掌柜倒是也不隐瞒举家来京城的原因,不过这份坦荡董嘉柔还是挺欣赏,正好是做吃食的,董嘉柔便直接打算让林掌柜来她的小吃店做掌柜。

林掌柜与严管事的交情本就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若不是二人主动提起,旁人很难查到。

所以董嘉柔才敢在宫宴上那般说。

林掌柜这次过来,还带了幺女林晚晚,父女两一同朝董嘉柔行礼问安,“草民给九福晋请安,九福晋万福!”

“民女给九福晋请安,九福晋万福!”

董嘉柔道:“免礼。”

父女二人站定,谁都不敢随意乱看,均是垂头等着九福晋发话。

这些年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贵人?

“事情詹嬷嬷都同你们说清楚了吧?”董嘉柔是指她在宫宴上的说辞。

林掌柜忙道:“草民明白,草民一家因幺女的事情逃来京城,原本是想开家特别的小吃店,看上了九福晋的胭脂铺子,草民原先不知道那是福晋的铺子,现下知道了,草民一家被欺负怕了,想求福晋庇护,草民愿意给福晋当个使唤人……”

林掌柜口齿清楚,倒是将事情说得明明白白,董嘉柔满意地点头,“行,往后那铺子就交给林掌柜打理了,至于晚晚姑娘,林掌柜要是愿意,往后就先跟着詹嬷嬷学着吧,这样一来,我这边有个什么事情,也有晚晚姑娘即使通知林掌柜,林掌柜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即使让晚晚带消息来我这边。”

林掌柜和林晚晚父女两自是千恩万谢。

“绿芹会告诉你们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们先跟詹嬷嬷去寻绿芹吧。”董嘉柔交待完,林掌柜父女两恭敬地倒退出了屋子。

董嘉柔这边才刚喝了口茶水,外头又有婢女匆匆过来禀报:“福晋,九爷的人回来的了,说是圣旨很快就要到了,让您先准备准备。”

最新小说: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穿书] 永不沉没的漂流岛屋[末世] 被迫和死对头贴贴后 慢穿在小世界的咸鱼日常 她是全球领袖 丞相微时妻(双重生) 云泥之别 娇娇小青梅 假公主想摆烂又失败了 怎奈她姝色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