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它没有名字(1 / 1)

这个人,听声音明明是少年模样,为何……

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威压??

穆盐心头一跳,蓦然抬眸。

眼神也随之变得恭敬起来,“不知阁下是何方大能?”

他入世这么久,还未曾听过这道声音,想来也是对方施以术法掩盖了。

他见到对方不吭声,又紧接着道,“我是穆家家主,此次犬子需要前去清云剑宗,刚好缺一把佩剑,此剑材质与犬子契合,我也已经寻找多时,奈何不知为何,整个南洲都未曾寻到,今日只是来地下市场碰碰运气,不料竟如此有缘。

“不知您能否卖给老朽一个面子。”

“至于这位女修……”穆盐一顿,抬眸看了沈晚白好几眼,犹豫着开口,“如若不介意的话,我穆家宝库,可随意拿取。”

他自认为自己做的足够好。

但没想到,说到穆家那一瞬,几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沈晚白的眸光凉了下来。

而摊主,更是颇为意味深长。

穆盐有些莫名其妙,他心底隐约觉得不安,所以又继续问道,“二位觉得如何?”

他话音落下。

紧接着,一道无形灵力瞬间击了过来。

他未曾防备,甚至没看出对方怎么出手的,眼前一花,喉间涌上抹腥甜,难以置信,鲜血自嘴边滑落,触目惊心。

平日身份尊贵如他,何时遇见过这种羞辱。

当场脸色不好看,“你!”

摊主笑意盎然,声线平和,“我说了,不卖。”

“再废话,就杀了你。”

最后几字,落地很轻,却宛如重锤,带着细碎杀意以及浓重的血腥气。

穆盐脸色一变!

忽而意识到,对方的确不是开玩笑的。

是真的想杀了他。

而且……

也有这个能力。

他自地面之上缓缓站起来,叹了口气。

“是老朽与它有缘无分。”

说完,行了一礼,依依不舍看了摊主的物品一眼,便打算告退。

方才走出几步,便听到方才一直未曾说话的那名女修开口。

“穆家主。”

穆盐步伐一顿,下意识回眸。

女修眸光平静,未曾看他,只是淡淡道,“穆家主为人慷慨正直,不知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如何呢?”

穆盐豁然愣住。

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难看,迅速抬步离开。

“怎么了?”

秦轻轻也一愣一愣的,听到这句话下意识问道。

沈晚白摇摇头,“一些私事罢了。”

穆家。

她记忆力一向很好,先前她去看谢矜月的时候,她清楚听到,对方是穆家少主。

他也要去参加弟子大会么?

思索间,她忽而察觉到了不对劲。

有人跟着他们。

因为是在地下市场,对方气息不宜察觉,但是他们目光实在太过明显了些。

摊主眸光忽而转向了她的身后,笑着开口,“来找你的?”

沈晚白与秦轻轻对视一眼,二人朝着身后看去。

虽然他们鬼鬼祟祟,也隐藏修为看不出面容,但是根据弟子人数,俩人也一下子认出,正是方才抢沈晚白剑的几个人。

秦轻轻差点气笑了。

不是,她寻思着还追到这里来呢?

沈晚白沉默片刻,“晚些我会自己解决。”

摊主意味深长瞥了她一眼,“不试试你的剑吗?”

“不必。”沈晚白看向秦轻轻道,“你待在这里。”

秦轻轻心底有异样,“师姐,你一个人能行吗?”

沈晚白未曾说话,只略微侧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白皙的下巴以及唇瓣。

几个人霎时被她吸引,自然一眼便认出来那是她,朝着她的方向缓慢逼近。

而沈晚白继续不疾不徐朝着暗处走去。

酒馆与地下市场的连接处应当是一处法阵,沈晚白越往暗处走,便越能感觉到地下市场并非想象中那般小。

路上行人匆匆,她刻意躲在了巷子的尽头。

而在这时候,弟子们也知道她无路可走了。

先前为首买单的弟子上前一步,声音冷冷,“沈晚白。”

沈晚白脚步一顿,回头看向他。

二人眸光直视,认出了彼此身份。

弟子冷笑,低声道,“想不到我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

这里根本就没什么人,更何况又是地下市场。

若是杀了她……

谁会知道?

杀心一起。

沈晚白自然也感觉到了。

她将兜帽放了下来,语调平静道,“你们确定要在这里动手吗?”

“少废话,我已经听长老说过了,你先前身受重伤,灵脉受损,最近又遭遇雷劫,本就没多少实力。”弟子声线冷冷,带着几分恶劣笑意,“当然,若是你跪下来求我们,我们或许还能考虑考虑放过你。”

几名弟子围住了她。

每个人都拿着剑,而沈晚白手中空空如也。

他们自然也放松下来。

沈晚白:“哦。”

平静,不带感情。

甚至没拿正眼瞧他们。

为首弟子刚开始根本就没打算放过沈晚白。

为了保险起见,几个人甚至围绕出了一个剑阵,瞬间灵力暴涨,锐利剑气朝着沈晚白直击而去。

但不过瞬间,便被无形的力量卸下。

几人纷纷愣住。

沈晚白依旧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动手。

她未曾戴着兜帽,一身黑袍,面容清丽无双,黑色瞳孔不夹杂任何感情,静静看着他们。

与他们仿佛不在一个世界。

那是一种看死人的眼光。

为首弟子心头一紧,眉心跳得飞快,但还是硬着头皮咬牙径直拔剑冲了上去!

但是很快,便被狠狠弹开了。

他呼吸蓦然停滞,甚至还未曾反应过来,便感受到空中剑气迅速凝聚,狠狠击在他的心脏中间!

不。

不止他。

还有……

其他所有弟子。

为首弟子眼睛睁大。

这是……

剑意化形!

怎么可能?

长老不是说过了吗?沈晚白已经从元婴跌落金丹了!!

他想说些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重重倒在地上,眼睛挣得很大。

他看见沈晚白一步步朝着他走了过来,喉间溢出一抹腥甜,声线嘶哑:“为……为什么……”

“我修为的确与先前不同。”沈晚白冷不丁开口。

“我现在是元婴中期,你赢不了很正常。”

对方愣住了。

元婴中期??

沈晚白怎么可能!?

即便是先前修为未曾有碍,她也才刚刚突破元婴。

现在才一个月……

元婴初期跟元婴中期听起来差别的确不大,但是对于修士而言,却是天与地的差别。

有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越的门槛。

但沈晚白,却只用了一个月。

弟子心底忽而生出一种绝望的情绪来。

但是……

凭什么!?

他双目赤红,无力倒在地上。

凭什么沈晚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到达元婴?而其他人却无论如何都跨越不了那道屏障……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沈晚白打断了他的思路。

她笑了笑,声线很平和,但是却难得展现出来了冷漠,一字一句道。

“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招数都没有用。”

说完。

她便转身。

而在那一瞬间,对方强撑着再度跳了起来。

他面容狰狞,身体膨胀,俨然是想自爆!狠狠朝着沈晚白的方向冲去。

但还没走几步,紧接着,空中成千上万的剑意扑面而来!

朝着他的方向猛攻。

万剑穿心。

弟子的身形像气球一样瘪了下去,然后“砰”地一声轻响,彻底消散于世间。

沈晚白察觉到了。

所以脚步一顿,她喃喃自语,“怎么说了不听呢。”

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

倒在地上的弟子们因在地下市场,尸体也很快被溶解,飘散在风中。

沈晚白眨了眨眼睛,这才意识到地下市场传言的法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死了之后,连尸体都不会存在,又怎么可能被查到。

她没再犹豫,踏出这里。

而此时的清云剑宗。

重阳长老本打算修炼,却未曾想到刚闭上眼睛,自己四名弟子的魂灯却瞬间湮灭。

他蓦然睁开眼睛。

眸光睁大,看着魂灯,猛然一愣,死死看着前面。

这几名弟子都是他的亲信。

此次明明是让他们去给曦儿买剑,为何……

他想调出他们死前的影像。

却没想到,刚刚施以灵力,便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

他们的死前影像被一层黑雾围住,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见背后的刀光剑影。

不过几息时间,他们便消失了。

重阳长老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前去了地下市场!

他面色难看,想要强行施加灵力揭开迷雾,但灵力加注那一瞬间,一股强大的魔气骤然袭来!

“噗嗤”一声。

重阳长老喉间涌上腥甜,一口心头血猛然吐在了地上,连手都在颤抖,心中大骇。

禀告宗主!

此事必须禀告宗主!!

他跌跌撞撞,朝着外面跑去。

魔族势力,竟已经伸手到了清云剑宗!!

沈晚白不知重阳长老想法,很快便回到了秦轻轻身边。

摊主眼皮抬都不抬一下,“解决了?”

沈晚白道,“是。”

“怎么不用那把剑?”他轻声开口,声线温和带笑。

沈晚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转而看向了那把剑上,“它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你可以为它取名。”摊主回答,抬眸看着她。

沈晚白觉得,他眉眼应当是俊美好看的,但是动用了灵力,因此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仿佛蒙上了一团雾气。

她没心思关注这些,道,“好。”

最新小说: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炙瘾 穿回暴君少年时 攻略排球RPG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暴烈温柔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错认未婚夫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