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1 / 1)

弟子大会在即。

沈晚白本不是喜爱打扮之人,但是秦轻轻却非要说这是四年一次的机会,很重要,于是便非要拉着她梳妆打扮。

秦轻轻精挑细选了一件红衣。

对方做工精细,每个细节都相当精致。

她朝着沈晚白身上比划了一下,诧异开口道,“好像很适合你唉!?”

沈晚白蹙眉。

看着这件红衣,忽而想到许久以前。

前世之时,她也是穿得红衣。

她穿衣鲜少关注风格,只是见衣柜里有,便穿了。

彼时师弟尚在身边,见到她穿第一次穿红衣,很是惊讶,笑着开口道,“师姐很适合。”

她原本有些不适应,但听到这句话,竟也是出乎意料心情好了起来。

她应当是喜欢师弟的。

她梳妆之后,秦轻轻更是睁大眼睛,“师姐!你穿红色衣服也太好看了吧!”

沈晚白闻言,坐在镜前,看着镜中面容。

镜中之人五官可以称得上是极其好看,不施粉黛,清冷非凡,眉头微微上挑,带出几分凉意。

但红衣缓和了这份凉意,青丝如瀑,莫名灼人。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惊艳感。

秦轻轻啧啧两声,“大家都说你穿白衣最好看,我看也不是嘛……”

沈晚白眨了眨眼睛,“走罢。”

说完便抬步,朝着屋外走去。

弟子大会,来来往往有极多五湖四海聚集而来的人,距离极远。

他们有的准备充足,面色喜悦。

有的面色惆怅,颇为忧虑。

但是来此处的弟子目前为止也只有一小部分,等到长老正式宣布开始,所有弟子才会一同进来。

沈晚白不过扫了一眼,便走上台去。

她一身红衣似火,瞬间吸引了绝大多数目光,而底下弟子也纷纷愣住了,开始议论起来。

“这是谁啊……”

“好像是沈师姐?但是沈师姐不是传闻一向穿白衣吗?”

“咦,沈师姐穿红衣也如此好看吗?但是……”

一名弟子欲言又止。

他话音落下便有人催促道,“话别说一半啊!但是什么你说来听听?”

那名弟子偷偷瞧了眼沈晚白,而后压低了声线,“……但是我听说,今日来的不止有沈师姐,重师姐也来了,而且……也是穿得红衣。”

“……”

几名弟子瞬间瞳孔地震。

长老们已经等候多时。

重阳长老刚刚见到她,脸色便不由自主有些不好看。

毕竟前几日的事情他还记得很清楚,那几名弟子他也去调查了一番。

他们出事那日,恰巧沈晚白也刚好出去。

因为此事,他很难不怀疑是不是沈晚白的问题。

自然察觉到了对方的眼神,她瞥了眼对方,未曾开口,并不放在心上。

她的目光停留在中间,等待着其他长老宣布开始。

丹青长老依然身负重剑,笔直坐在那里,见到沈晚白也只是略微颔首,眸光扫视一圈,语调冷淡道。“既然人已经到齐,那便开始吧。”

此言一出,身后弟子面面相觑,眼看着便要以灵力打开阵法,重阳长老却不乐意了。

“谁说人到齐了?”重阳长老怒瞪他们一眼,“曦儿还未曾到呢。”

他说完,便听见丹青长老抬眸冷然看了他一眼,冷喝一声,语调嘲讽,“你自己私自违反宗主命令,非要让重曦来此,偏偏还是最后来的。”

“眼下也已经到点,难道让我们等她吗?”

丹青长老实在不喜欢重阳长老,所以语调也未曾客气。

她话语不曾遮掩,周围一圈都听见了,此刻全部愣住,引起一阵哗然。

重阳长老私自违背宗主命令?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也是,这些东西他们都心知肚明,但被这么赤果果说出来,还是会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重阳长老更是不服,“胡说八道!”

他冷声开口,“这本就是我们一起投票的结果!沈晚白违背宗门规定,独自外出!曦儿本就应该在这里!”

丹青长老反唇相讥,“你执意如此,宗主同意了吗?”

重阳长老面色一黑。

但紧接着,身后便有一道含笑的声音划破了沉寂。

“丹青长老当真如此不待见我吗?”

众人抬眸看去。

女修一席红裙,气质有几分张扬,但是面容却颇为温和,步步生莲,惊艳无比,不同于沈晚白,她眉目含笑,落落大方。

是重曦。

她俨然是精心准备过的,面容漂亮到让丹青长老面色都缓了缓,冷哼一声。

丹青长老眸光暗了下来。

她方才出场,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但更多的,是一些无法表达的微妙情感。

二人穿得都是红色衣服……相比之下,竟也不相上下。

丹青长老冷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言,只是淡淡道,“既然来了,那便开始吧。”

她虽看不惯重阳,但也没有为难人家女儿的道理,更何况重曦天赋却是惊人。

来不来其实对她没什么影响。

重曦唇瓣含笑,“那便谢谢长老体谅了。”

她静静扫视一圈,朝着弟子们点点头。

她与沈晚白不同,这么多年来与宗门之人颇为亲近,平时温和又大度,因此也获得了不少人的喜欢。

“沈师姐。”在目光落到沈晚白身上的时候,重曦顿住了,绽开一抹笑意,“好巧。”

她说得是二人身上的衣服。

重曦的出现让原本安静的人炸开了锅。

哪怕二人都觉得没什么,但是其他人愣了许久之后,却瞬间炸开了锅。

“没想到沈师姐都在弟子大会穿红衣了,重曦师姐还如此淡定,当真是如同传言般大度温和。不过有一说一,二人都很好看……我瞧着沈师姐貌似更胜一筹啊。”

“一派胡言!重曦师姐往日速来喜欢穿红色,大家都说她穿红衣最为好看,但是今日这么重要的日子,沈师姐又是什么意思?”

“沈师姐不是向来不谙世事吗?最近有传言重师姐步入金丹中期,而沈师姐则是先前误入万魔窟,修为掉落了一个大境界……沈师姐莫不是有危机感,故意这般?”

“……”

修士耳聪目明。

即便他们如此说话,仍然被台上修为高的沈晚白等人听见了。

秦轻轻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一瞬间就傻眼了。

她下意识看向了沈晚白,开口道,“我没有想那么多。”

“我知道。”

沈晚白嗓音清清淡淡,而后似笑非笑看着重曦,“的确很巧。”

一个照面,便彼此收回了视线。

但是周围依然议论纷纷,只是在接触到沈晚白的时候,略微躲闪。

而重阳长老,见到其他人都这么说,当下面色也好看了不少,他哼哼两声,“我早便知道我们家曦儿受欢迎,但是未曾想到竟会如此受欢迎。”

言语之间颇为阴阳怪气,在场之人但凡有些脑子,也知道重阳长老是在暗戳戳指责沈晚白。

秦轻轻听得心底很不舒服,当下便忍不住低声反驳道,“什么嘛,怎么就你们家重曦能穿红色衣服?”

重曦扬着笑,听到这句话,眼神也不由得落了下来。

她看着沈晚白轻声道,“父亲此言差矣,衣裳不过就那几种颜色,并不止我一人独有,沈师姐穿这件衣裳也的确好看,今日倒是别有一番风采。”

重曦朝着沈晚白眨了眨眼睛,“沈师姐,是吧?”

她的举动极其善意。

沈晚白抬眸定定看着她,突然笑着开口,“重阳长老的确将师妹教导得极好。”

沈晚白这句话是真心夸赞。

重曦在沈晚白的记忆中,一直都是这幅模样。

她活泼灵动,救了许多人。

她温和有礼,在系统的形容中,哪怕直到最后一刻,她都只是站在正义的那一方,与曲不凡联手杀了她的师弟。

沈晚白朝前走了一步。

而重阳长老却下意识挡在重曦的身前,眸光颇为警惕,似乎生怕沈晚白做些什么。

沈晚白有些想笑。

这位大长老,很少能做好一件事,但对重曦的维护却到了极致。

她也的确笑了,看着重阳长老,有些戏谑道,“长老这般防备我作何?”

“大庭广众之下,我还能对师妹动手?”

“我与师妹的灵力区别并不大。”沈晚白的声线很轻,“我只是好奇一件事。”

她在来时,便已经利用血符隐藏了自己的修为。

因此在场之人见她,仍然是她自万魔窟归来,修为跌落金丹的模样。

周围之人众目睽睽,看向沈晚白的眼神也同样不对劲。

有异样,有防备,有羡慕。

沈晚白在宗门内只能说是被尊敬,但是她平时很少露面,与弟子间并不亲近。

哦不……

甚至对于许多久待在宗门内的弟子而言,沈晚白的存在是他们的耻辱。

无他。

只因在十四岁之前,这位表面光鲜亮丽的大师姐,是他们随意欺凌的对象。

沈晚白眸光扫过他们,却不做停留。

她感情生性淡泊,并不计较。

但是并不代表,她会忘记。

她说完这番话,重曦眼中划过诧异,她低声无奈道,“父亲,不必拦着,沈师姐不是坏人。”

重曦自小到大都是被宠着的,重阳长老对她周围之人也一贯多有防备。

最新小说: 暴烈温柔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攻略排球RPG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炙瘾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错认未婚夫以后 穿回暴君少年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