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他是谢家之人(1 / 1)

她犹豫道,“尚可。”

“师叔问我此话,是何意思?”

重曦有些不大懂,为何最开始问曲不凡,现在又问她。

“曲不凡与你沈师姐有婚约一事,你应当知道。”清云剑主的语调冷淡,而此言也让重曦更是抿唇愣住。

“我不知你与曲不凡有何过往,但若是你与他有过多私交,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清云剑主的眸光意味深长,“谢衿月天赋极好,配你绰绰有余。”

“此前,我调查过他的身世,他先前一直在南渊附近流浪,是一个乞儿,后面偶得机缘,遇见我们清云剑宗之人,这才开始修炼,得知清云剑宗弟子大多不凡,也想来试试究竟如何。”

“师叔!”重曦脸色骤变,“我对他无意!”

“何况您也说了,他不过是一个乞儿!”

“可他的天赋与你沈师姐相比并不差。”清云剑主冷声开口,“若是按照你沈师姐接下来的天赋,很快便会成为甚至于我都不弱的存在,将整个宗门拱手让人,你难道也愿意?”

提及沈晚白。

重曦死死咬唇,“可您不才是清云剑宗的宗主吗?”

而且……

而且沈晚白不是他亲手认定的首席师姐吗?

她不才是宗门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吗?

她有些不大明白对方的话,眸光茫然。

“我修为一直不得突破,若是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十年便会走到人生尽头。”清云剑主负手而立,他白衣飘飘,一副仙人做派,说出来的话却极其淡漠,“各大宗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血液,长江后浪推前浪,沈晚白那等天赋,她本就针对于你。”

“唯有与她同一般天赋之人与你为伴,我才放心。”

原来。

这也是为了她么。

重曦站在谜团之中,只觉得面前一片雾蒙蒙,她也看不清眼前的路。

重曦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是。

对方的话,却仿佛有魔力一般,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谢衿月的面容在脑海中反复放大又回放。

不对。

她喜欢的明明是曲不凡才对……

曲不凡、曲不凡。

重曦蓦然清醒了些。

她狠狠咬了咬舌尖,疼痛让她清醒过来。

最终还是退后了一步,看着站在面前二人。

重曦顾不得那么多,只是低声道,“父亲,师叔,我会好好考虑的。”

说完。

便迅速起身,关上了门。

“此次本应当是沈晚白独自一人前去秘境,你父亲已经带你违反过一次我的命令,若是你没想清楚,那三日之后秘境便不用去了。”

而直到最后,清云剑主缓缓的声线才传来,“但若是你想清楚了,那秘境修炼,可与沈晚白一同前去,顺便再接触接触那几位天赋绝佳的少年,确定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重曦手指一抖。

不对劲。

实在太不对劲了。

她脑海中一片混沌,却全然想不出来那里不对劲。

重曦缓缓闭上了眼睛。

清云剑主在逼她做选择。

此次秘境修炼,她缠着父亲想要去,也是想出现在大众之人面前,让所有人知道,她天赋同样不差。

她想与沈晚白公平竞争。

但眼下……

再睁眼时,已经有了几分清明。

她深深看了眼身后,垂了垂眸子,还是闭上了嘴。

屋内。

二人看着重曦离去的身影。

重阳长老忍不住忧虑道,“你方才这般对重曦,她若是知道,不知会如何想。”

清云剑主冷冷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开口,“难道你希望她与沈晚白和睦相处?”

重阳长老蹙眉道,“可你方才用了灵力,或多或少都会留下痕迹。”

至少重阳长老没想到清云剑主竟会这般直接,企图用灵力催眠她。

“放心,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清云剑主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道,“毕竟,她更像我。”

有能力,有野心。

但她自小到大都在他们的保护中成长。

她缺少一个契机来激发。

此次秘境之行,是最好的契机。

重阳长老面色仍有担忧,“可是……这毕竟违背了曦儿的意愿……”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清云剑主冷冷瞥了他一眼,“况且,重曦之事,无论如何,都用不着你管。”

重阳长老面色倏然难看。

他胸口上下起伏,眼底有所恼怒,但却只能硬憋着。

清云剑主刚准备离开,但是面容却一变,捂住自己的胸口,蓦然吐出一口鲜血。

鲜红的血液缓慢滴落在地,重阳长老先是一愣。

他未曾开口,却被对方灵力骤然掀飞!

碰——

重阳长老狠狠跌落在地。

“我马上便要再度闭关。”

清云剑主冷冷回眸瞥了他一眼,“此次秘境一事,若有下次,我绝不轻饶。”

清云剑主,说得自然是这次弟子大会,重阳长老独自让重曦前去一事。

重阳长老被狠狠击倒在地,他错愕看着对方。

但是清云剑主却已经不想给他回头一眼,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重阳长老的手死死紧扣地面。

不知过了多久,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眼底带着浓重阴霾。

沈晚白思索再三,最终还是决定去看看谢衿月。

他登天梯时的表现极好,但是沈晚白仍然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他前世也曾登过天梯。

但是与曲不凡相比,却未曾超越过他。

那一日谢衿月的成绩与曲不凡持平。

但是这一世,却全然不同。

甚至于,这一世他也是筑基中期。

清云剑宗会给来参加此次比试的每一位弟子都提前准备好住所,而谢衿月所在的院落较为偏僻,沈晚白要七拐八拐才能走进去,旁边有一处竹林,氛围很是幽静。

沈晚白没有多想,便直接推开了门,但是没想到的是,屋内烟雾缭绕,飘飘渺渺在半空之中,空气中还能闻到似有若无的香味。

沈晚白默默想要退出去,但是头忽而有些发晕,眼前天旋地转。

不对劲。

周围有杀意!

甚至是那种,浓烈的,不带丝毫掩饰的杀意。

她蹙眉,脑海中的混沌驱散了几分,灵力与周身血符同时运转。

在血符出现的瞬间,对方明显顿了一下。

但是杀意更加明显。

更加明确。

对方想杀的,是谢衿月!

这个想法落下时,沈晚白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的灵力迅速,手中执剑,狠狠朝着帘后之人击去!

“撕拉——”

帘子蓦然被撕扯开来!

沈晚白瞳孔猛然一缩。

手中灵力即便聚集再快,也只能堪堪抵挡住那致命一击!

水花迅速溅起!

谢衿月回头,面容也自此定格。

她看见了对方的模样。

一身黑袍,面容被完全遮住,看不清面容,但是在她见到他的瞬间,他眸光俨然有所意动,起身便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沈晚白来不及追对方,但在匆匆一瞥之时,却清晰的看见,对方做左手手背之上,有一颗鲜红的痣。

谢衿月的脸色惨白如纸。

他被灵力击中,即便沈晚白反应再如何迅速,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些许伤害,而在见到沈晚白的时候,那双琥珀色的眸光中带着明显的惊愕。

“有事吗?”沈晚白蹙眉看着他,言简意赅。

而后,眸光却定格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

少年的皮肤白皙,锁骨之上还带着些许水滴,又顺着身形的肌肉曲线上滑落,滴落在浴盆之中,雾气笼罩在二人周身,青青袅袅升起。

他沉默片刻,才似笑非笑开口,“师姐准备看多久?”

谢衿月的声线很轻。

沈晚白蓦然一僵。

她冷静片刻,声线也凉了下来,“他为何要杀你?”

“我也不知。”

谢衿月的眸光眨了眨,“想杀一个人,还需要理由么?”

他问得很无辜。

沈晚白的身形顿住。

她未曾说话,但指尖却瞬间凝聚上了清晰冰冷的剑意,霎时扼住了对方的脖颈。

“他是谢家之人。在那次登天梯之时,他很怕你。”

沈晚白一字一顿,看着他的眼睛。

她说,“谢衿月。”

“你应当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最新小说: 错认未婚夫以后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炙瘾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穿回暴君少年时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暴烈温柔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攻略排球R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