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反派师弟被我一剑穿心后 > 第22章 今日之事,是我底线

第22章 今日之事,是我底线(1 / 1)

沈晚白的眸光是漆黑发亮的,她定定看着谢衿月,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丝表情。

她希望得到她想要的回答。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谢衿月的眸光才缓缓挪开,挪移在她的面容之上,声线戏谑,“师姐想知道什么?”

“或者师姐确定,要一直这么看着我吗?”

而沈晚白,则是蓦然反应过来。

她转过身,声音有些凉,“你先穿好衣服。”

谢衿月似是笑了笑。

片刻后,他才换了衣袍出来。

少年如同清风明月,一身白衣,衣袂飘飘,琥珀色的眸光看不清神色,胸口大片大片的血迹被衣衫所掩盖,面容却清隽无双。

沈晚白瞥了一眼,而后眸光微顿。

她已经很少见到他身着白衣的模样了。

印象中,谢衿月自入魔后,便不再穿着门服,而是深沉的黑色,让人愈发看不懂心中想法。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屋外忽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外面脚步匆匆。

“有人来了。”谢衿月垂眸,冰凉食指抵住了对方的唇瓣,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琥珀色眸子落在她的身上,满怀笑意,眸光却冷了几分。

他附耳在沈晚白的耳边,语调微扬,声线动听,震得她耳朵有些许的痒意。

“等他们离开,你想知道的,我会一一告诉你。”

“你要相信我,师姐。”

二人距离有些过于近了些,沈晚白能清晰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

沈晚白心脏似是漏了一拍,而后冷静下来,同样退后两步。

而谢衿月也似乎察觉二人距离过近,他先是有些怔然,而后才哑然失笑道,“师姐这般防备于我?”

沈晚白蹙眉,还未说话。

“砰——”

就在这时,门被一脚踹开。

二人猝不及防,落入他人眼中。

“谢衿月!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筑基二阶便爬上天梯一千层之人!”

“就是,哪怕当年的沈……”

第二个人话音还未曾落下,紧接着便看向了沈晚白。

直接傻眼了。

“沈……沈师姐?!?”

众人先是不知所措了一瞬,而后人群之中,却有一道清晰的声音传来,“晚白,为何你也在此处?”

众人回头。

人群簇拥之中,曲不凡走上前来,眸光讶异。

他仍然是当时的打扮。

沈晚白:“这句话应当我问你。”

曲不凡没想到对方将问题抛给他,此刻也看向沈晚白,声线很是冷静,“谢衿月无灵脉一事,在近几日来流传甚广,清云剑宗也饱受非议,今日我们来,是想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灵脉。”

有了出头的人,众人也像是吃了壮胆药般,有人很快反应过来,跟风道,“就是啊!我现在已经四十岁了,也是看了整整十年的登天梯,从未见过他这般如履平地之人。”

“他若当真是个天才,那在刚开始测试天赋之时被被发现,但眼下这么久,才不过筑基中期。”

“我之前便听闻凡间有能伪造修为之物,实际佩戴者并无灵力,谢衿月说不定也是因此。”

“……”

他们你一嘴我一嘴,看向谢衿月的目光也全是敌意与不满。

沈晚白的眸光越过了他们,落在方才说话曲不凡身上。

曲不凡身着宗门服饰,看见沈晚白抬眸看向他,模样仍然不卑不亢,只是朝着她点头,淡声道,“希望沈师姐明查。”

沈晚白就那么站在那里,未曾说话,但周围无形的气场,却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谢衿月抬眼看向了沈晚白,琥珀色的眸光仍然扬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曲不凡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再度道。

“多年来,从未有一人能扛得住来自天梯之上,天地法则的威压……并非我们不想相信,而是此次实在太过奇怪。”

沈晚白忽而开口,声线淡淡,“尹千让你来的。”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曲不凡愣住,他唇瓣微扬了扬,“沈师姐这是何意?”

“不是何意。”沈晚白站在他的面前,语调平静,“只是想告诉你,清云剑宗在选拔弟子之前,比你想象中的严格很多,无灵力弟子不可能进来,同样,无灵脉弟子也不可能进。”

“你们之间的心思,放在修炼之上,或许比放在此处好很多。”

曲不凡身形一僵。

对方的视线过分淡了些,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底,仿佛他的一举一动,无法动摇她半分。

这是曲不凡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未婚妻。

但是没想到,对方的性格远比他想象中的难缠许多。

曲不凡眸光幽深了些,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拿出先前尹千给他准备的东西。

曲不凡低声道,“我有一秘法,他是不是没有灵脉,一试便知。”

沈晚白直白道,“你不相信清云剑宗?”

她不爱耍那些心机,于是相当平静的告诉曲不凡。

“若是你不相信清云剑宗的检测能力,大可滚出去。”

滚出去三个字。

甚至不带任何犹豫。

不过任何人面子。

哪怕是先前那些弟子,也不由得傻眼了。

曲不凡是谁!??

那是沈晚白的未婚夫!

他与沈晚白当年婚事闹的沸沸扬扬,外界无数人称,若曲不凡不流落在外,应当是天作之合,郎才女貌,天赋极高。

感受到周围人异样古怪的眼光,曲不凡脸色当场就变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晚白,你这是何意?”

谢衿月“噗嗤”一声便笑出声了,他似笑非笑,漫不经心道,“先前一直听说曲小少爷与沈师姐是天生一对,眼下一看,也不过如此。”

“依照我的角度来看,曲小少爷倒是与重阳长老的女儿更配一些。”

他话语说得漫不经心,有意无意便挑明了几人之间的问题。

曲不凡脸色顿时漆黑如墨,有些恼怒道,“休得胡言!”

言罢,他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脑海中闪过尹千先前对他说过的话,冷声开口,“既然二位不想配合……”

他厉声呵道,“起!”

周围风声瞬间扬起!

带着强大的阵法以及符咒,瞬间激发而出。

是阵法,与血符的结合。

沈晚白蓦然一愣,眸光冷了下来,脑海中倏然浮现出了先前那个人的身影。

尹千。

谢千。

二人的身形在脑海中反复回荡。

原来。

方才那一剑,不过是试探。

地面上的阵法,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

尹千布置,曲不凡催动。

一切是针对与谢衿月的局。

而血咒启动的瞬间,地面上的符咒几乎是瞬间便化为了金色。

曲不凡脸色骤变!

其他人,刚刚从地面血符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便又再度见到了血符,脸色猛然难看起来。

有人惊叫道。

“金色?!?”

“这……这不是魔吗?!!”

“这好像是谢家的那个血符吧?我靠!谢家之人不是死绝了吗?还有这个金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

曲不凡惊疑不定看着地面上面的金色影子,眼神闪过几分狂喜。

果然。

尹千说得果然对。

这道阵法,可以测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但是……

居然是魔?!

他还没来得及发声。

但是下一刻,地面之上的颜色便再度轮转。

红色转而化为了浓烈的黑。

谢衿月站在中间,表情仍然不变,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却凉了许多。

而也是这一瞬间。

血符颜色不断变化,由金色变成红色,到黑色,再到蓝色。

最后越来越快。

即便众人再如何傻x,此刻也猛然察觉到不对劲了。

“不是……这什么情况啊……”

“我去,又黑又红又蓝的,干什么?这玩意是坏了吧??”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咱们这真出了一个魔。”

沈晚白看着地面之上的颜色,眸光微凉,心底说不出来的惊涛骇浪在翻涌。

而最为震惊的,无非是曲不凡。

他竟是僵在了原地。

谢衿月轻笑着反问,“曲少爷检查完了吗?”

不。

不对。

曲不凡此刻只觉得对方的笑容刺眼,像是扎在他心底般,但他仍然知道礼节,因此也退后两步,“是在下唐突了。”

他刚要行礼,准备告退。

但紧接着,一股灵力蓦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股灵力尖锐冰冷,仿佛要刺穿他的脑袋,却又只从他发间堪堪经过。

沈晚白声音很凉,语调比平时淡漠些。

“眼下你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如此算了?”

她眸光锐利,直视着对方眼睛。

曲不凡一愣。

他暗自咬牙,低声开口,“晚白,此事事出有因……”我们日后再说。

这几个字未曾说口,却被沈晚白打断了。

“挑拨是非,是为清云剑宗大过。”她声线清冷,指尖燃起灵力,轻划在半空之中。

“今日之事,是为我底线。”

“你我二人,婚约就此作废!”

最新小说: 反派师姐看见弹幕后 炙瘾 穿回暴君少年时 攻略排球RPG 穿书后因没手机郁郁而终 暴烈温柔 高专硝子会喜欢波本吗 癫子,但后台过硬[无限] 被教师悟捡去当女儿后 错认未婚夫以后